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新作20首:《方和它的对抗者们》等(2009/1-4)

◎唐果



1、《方和它的对抗者们》

住宅楼的对抗者众,计有
小区的拱桥
冬天瘦得锁骨毕现的小河
三角梅、棕榈树摇曳的影子
一条弧形的公路
公路上拖拉机的“吐吐”声
摩托车的“呜呜”声
大货车的“轰轰”声

与门框对抗的有油漆古铜的光泽
冰凉的金属门把手、圆形的锁孔
锁孔里繁复的路径
以及保护舌头的稚嫩的齿
与阳台对抗的是列队的仿古花砖
拱形的雨篷
沙子的蕊藏在水泥的花瓣里
每一级楼梯的圆边与整个楼梯对抗
还有扶手的转角
栏杆上穿木裙子的花朵
裙子下暗藏的巧克力之果
永不凋谢的对抗永不坠落

与横梁对抗的是榉树的阴影
与窗户对抗的是拖地窗帘,以及窗帘上绛紫色的花朵
与衣橱对抗的有上衣空荡荡的袖子
与内衣对抗的有牙齿尖尖的乳房
与双人床对抗的是蓬松的枕头
凹下去的棉絮,揉皱的床单
挤在一边的被子,两具重叠的肉体

2、《为什么他们只记得你的脸》

为什么他们只记得你的脸?
愤怒时打它。
为什么你只愿意亮出它?
为什么不拼接身体?
觉得它丑陋?
它配不上你深刻的脸?
疑或是,当脸和身体完成无缝拼接,
不同的审美观便于它们朝对方开火。

绝大多数人仅凭脸辨识你。
谁会凭身体的一小部分:
手脚、膝盖,或者两只哭泣的乳房?
谁会扒开草丛,
凭那口与众不同的泉眼找到你?
谁会在一堆白骨中,敲响肋骨听出你?
谁会从骨灰中嗅出你的味道?
轻捻你,舔食你。

3、《提着牛仔裤下楼》

提着牛仔裤下楼
是怕牛仔裤掉下去,楼梯看见我的隐私
摸索着裤包里的硬币
“活了半辈子,我吞下过多少这样的圆”

光脚走在地板上,地板是凉的
仿若,我的脸蛋贴上他的脊背
仿若,别人刚打完我的左脸,紧跟着
我把自己的右脸呈上

绿色水管靠在墙角
它是我为屋前屋后的花草输液准备的
救命的液体靠这根绿色的管子输送
深处藏着不锈钢管以及粗大的塑料管道

管子又好又长,液体干净透明
我这个医生兼护士多么辛苦
门前花朵灿得像要烂掉
行道树绿得像要晕死过去

倘若,在外你不能填补门厅的虚空
在内你不能点燃寂灭的花瓶
看顾我俯身灯下的手指弯曲的孩子
你只有缺医少药,血流尽而亡

4、《太阳也病了》

太阳到这时候才出来
有气无力地
懒得像服过药的我
脸有淡淡的胭脂

它照着前面的空地
照着不远处的住宅楼
再远一点的公墓
它就懒得看顾了

公墓和远处的山笼罩在薄雾中
这两位穿白大褂的医生
表情严肃的端坐着
从没见他们为病人开过一张处方

5、《当世界堕落得只剩沙发》

当世界堕落得只剩沙发
人压着沙发
沙发温柔地反抗

当世界只有沙发
现在,我只能躺在沙发上
打点滴,幻想
幻想“滴答滴答”

我将吞下丝绒包裹的弹簧
缓缓流进血管的,是海棉
在血管来回奔跑的
是红红的,像棉一样的花

沙发高吊,发出淡淡的绒光
我躺在床上
世界安静得只剩“咯吱”声
那是弹簧在温柔地反抗

6、《我家住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山凹》

我家住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山凹
我喜欢坐在门前的台阶上
托着腮,想:
山那边的人是否和我们一样
生活,劳作
他们的爹娘是否和我们的爹娘一样
严厉地爱着几个野孩子
他们种庄稼
允不允许沟垅边的野草自由生长

有一天,我爬上山顶
看到炊烟自他们的屋顶缓缓上升
仅升到一半就淡得看不见了
田野里麦苗青青
沟垅正在给它们镶边
我走下山坡敲开陌生的房门
端起冒着热气的凉水
吃着马铃薯、玉米棒
听着与我的腔调有些微差别的话语
仿佛回到自家的火塘

7、《我还欠你一个甜甜的吻》

从一楼到三楼,从客厅到卧室
地板肮脏,水池沾满油腻
金鱼饿得呕出水泡

饭桌上的饭粒像银子,等我去收拾
楼梯扶手上有一层均匀的灰
是哪个技术精湛的油漆工刷上去

楼梯上小狗的爪印清晰可辨
像一个个耳光,打在楼梯栗色的脸上
转角是蚊虫首选的聚会场所

卫生间,几件衣服在互相埋怨
“这味道连自己都得掩鼻”
三楼阳台上,晾着的床单想与风私奔

卧室里,两件内衣还没归队
三只裸露的衣架被同类耻笑
老想拉扯旁边的衣服来给自己遮羞

三楼卫生间几乎是全封闭的
可地板上仍有一层厚厚的灰
一个吻掉在灰尘上
我要把它捡起来,送给噘着嘴唇的你

8、《下山的草莓》

她蹲在草丛里,伪装成一片叶子
如果你遥望山坡
看到有一簇绿得特别
那就是她了

披件石头的外衣蹲在路边
假如你走累了,坐在石头上歇息
你坐到一个咯血的石头
那也是她

她还会爬到树上
伪装成橄榄,假如你摘果子时
看到一个奇形怪状、颜色迥异的橄榄
那还是她

假如,你觉得她十分有趣
就把她放进篮子,带她回家吧

9、《一张虚构的处方》

以下是她陈述的病情:
“头晕,心惊肉跳
脸部麻木,多梦
大货车的`轰轰`声,地板伸懒腰的`咯吱`声
隔壁小俩口的亲昵和吵闹
都拉扯着我的神经
它们载我走上一段又把我扔下
兴奋的我睡不着觉
哎!除了我的睡眠
除了我永远年轻的睡眠
谁愿为这个残局买单”

以下是医生为她开的处方:
“让门前的小河倒流
让鱼骨重新披上肉身
去垃圾桶拾起鱼眼还给眼眶
让重生的鱼儿倒游
让草地上还没来得及变黄的叶子回到树上
让蜜蜂把蜜还给小小的花蕊
让花蕊狭窄的屋子里只有蜜
只有蜜,只有蜜
让蜜罐浸泡在蜜里

让雨水从地上下到天上洗刷乌云
白天打开路灯让眼睛明亮的人行走
晚上关掉让找不到地洞的人逃生
让京巴狗给你缝制一件马甲
让它领你在花园遛,像你领着它那样
当孩子喊你“宝贝宝贝”
你要摘下面具哭倒在他面前
让指甲剪你,门打开你
让门缝看你,让清醒的人看扁你”

最后是一剂偏方
“让不甘心离去的朋友或亲人
代替你在世上行走
你躺在他腾出来的床位
抬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胸脯上
要缓缓地、缓缓地,闭上眼睛
在黑暗中叨念着,原谅抛弃你的爱人”

10、《哀嚎的手掌》

他在台上举牌
我拍掌
有人拿棍子把我的手掌赶下河岸

他为什么高兴成那样
红得了传染病,抵抗力最差的是他的脸
还有  我的手掌

粉红的手掌在哀嚎
整个下午
我贡献了多少巴掌

牌子上写着什么激动人心的话语
我的手掌  鼓风机一样
得到掌声时  该想朝哪方

被有力的巴掌扇  想要晕倒
海上翻腾着的  是什么样的脸
“啪  啪  啪”  手掌掴在脸上

11、《一日》

一日,她被八个人抬出家门
我在后面追
想着总有一天,纸的变成鲜的
棺木变成柏树
她站在枝头,厌恶人抬,总想自己单飞
一日,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
我跌跌撞撞地下楼
楼下走过一群陌生人
他们谈兴正浓,我避让
与路边的树站成一排
一日,我盼望已久的暴风雨终于来临
我兴奋地奔跑着锁门、关窗
窗帘拉得没有一丝缝隙
他拍打我的门窗央求我让他进去
他还派狂风来游说
我躲在门后,任恐惧和甜蜜尽情撕扯
一日,我打盹醒来,想写首诗
我写下《哀嚎的手掌》
我的手掌便下了一天的雨

12、《不愿像灯塔那样亮着》

一个被判了死刑的重症病人倚在床头
我坐在床边
他似乎想把所有的话在一天之内说尽
我装出倾听的样子,并时不时地颔首

我需要一个将死之人的好感
假如我去到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他——这个先入之人
这个熟悉当地民俗、风物,认识很多人的人

一个合格的领跑者,一个称职的免费导游
我期望他把朋友都介绍给我
我不愿像灯塔那样亮着
肚里装满了飞蛾的尸体也不知向谁诉说

13、《向阳光致以诚挚的谢意》

那一天,天真的塌下来过
像谁抽走了巨兽的骨头
其身体沉重、绵软,其毛发浓密、漆黑

山峰、树木、楼群、汽车和行人
这些承受者不但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庞大天空身上的赘肉还堵塞其毛孔

我站在窗前,感到楼房的不堪重负
听到它粗重的喘息
我犹豫着,我要不要走出门去

我要不要献上自己的头颅
我要不要把一棵弯曲得快要跪下的树
从天空松垮的肚皮下拉出来

起先  一缕阳光硬挤了进来
接着二缕、三缕、一大片……
他们默默接过行人、树木、楼群和山顶的重担

羞涩、轻飘的阳光撑起整片天空
年轻的天空又缓过气来,她迫不及待地
向下面的人炫耀其安宁、洁净的脸

我松了一口气
我在感叹外表像羽毛的阳光居然有千钧之力之时
我向阳光致以诚挚的谢意

14、《过于美好是极其危险的》
    ——纪念在5.12中遇难的孩子们

小区的花全开了
像一大片黄色的豆芽菜
她说,多漂亮的花呀
不如死掉算了

那天,她和他坐在咖啡馆
喝茶、聊天
她又说,多美好的人呀
不如死掉算了

成天把“死”挂在嘴上的人
还一直活着
那些从不说“死”
想蹦跳着活的人  却死了

15、《地板开裂的声音》

地板开裂的声音很响
大多数时候是在深夜
每次都能把我从梦中拖出来
我害怕得拥紧被子,确信
它们不会再发出声响
我才入睡

偶尔也在中午
我正在看一本书
汉字的湖水淹过我的头顶
我在水中潜行
它总能把湿淋淋的我从水中拉出
抖去身上的水珠并快速烤干我

有一天我去森林
有风吹过,我听到树叶“沙沙沙”
树在呼唤,森林在交谈
它跟沙漏借来了沙子
被把它倒进嗓管
它开口说话:“沙沙沙,沙沙沙”

伐倒、锯开、打磨后才来到我家
嗓子也被倒空了
它们想交谈,想呼朋引伴
没有了盛沙的嗓子
它们便向公鸭借来一副
它开口说话:“嘎嘎嘎,嘎嘎嘎”

找不到传声筒,它不得不放开嗓门
吓着我这个胆小鬼了

16、《我似蜜蜂  采集着灰尘》

灰尘无所不在——
地板、床头、窗台、窗格、阳台......
就像所有的花蕊都含着蜂蜜

勤劳的蜜蜂采蜜于花卉中
我采集灰尘——在地板、床头
在窗台、窗格,在阳台上

蜜蜂回到蜂巢,养蜂人取走蜂蜜
我把灰尘倒在门口,过一会儿
清洁工将护送它们,去跟同伴汇合

17、《爱是最好的春药》

爱是最好的春药
最绿色,最环保的春药
自己动手  便能炼造

爱是最天然的春药
来自身体深处,与真正的春药相比
它的生长期一点也不短少

像那埋藏了几千年的好酒
又像在地下默默行走的甘泉
总怀着对手掌的小小的渴念

爱是最好的春药
原料码在仓库,工具拿在手中
我准备炼造它,给喜欢的人喝

18、《皮肤饥渴症患者》

小时候他得过一种病——皮肤饥渴症
整天要人抱着,如果没人抱
他就“哇哇”大哭
最好的药是母亲,其次是父亲和奶奶
到十五岁,他以为他的病全好了
甚至为曾是个皮肤饥渴症患者感到可耻

后来他发过一次病。一个深夜的晚上
他喝醉了,一个人在街上走着
撞到电线杆  上去抱一抱
撞到棕榈树  也上去抱一抱
最后他抱着垃圾桶不放
垃圾桶的颜色跟母亲的衣服一样
垃圾桶的肚子跟母亲怀孕时一样
似乎还是柔软的
他把所有的秽物呕进垃圾桶,像小时候
把眼泪和鼻涕都揩在妈妈身上

好多年没再发病,他以为他已痊愈
可最近几天的种种迹象表明
他的皮肤饥渴症又复发了
怕人看出端倪,他只有多穿几件衣服
并戴上一幅冷漠的面具
可他管束不住身体里伸出的小手
从他的身上伸手无数只饥渴的小手
别给他铜板。别给他铜板
打发皮肤饥渴症患者最好的东西
是你家门口那堆金黄的柴禾

19、《跟植物进行一场生长比赛》

和屋里的植物进行一场生长比赛
我们请吸顶灯当裁判
吸顶灯亮,就是起跑的信号
植物善于攀缓、钻缝
它们的手脚乖巧,抱住谁就不撒手
我善于跳、跑、倚墙、爬墙、研究地板缝
还善于用尺子描述长势

我趴在墙上像青蛙
我所有的力气全都用于如何稳住自己的身体
我的吃力让植物产生错觉
它同情我的长势缓慢,屡次回眸
微笑着  等上我一段
比不过的时候我就开始耍赖
松开手脚,掉在地板上
并宣布:"停止一切生长!"

植物不管吸顶灯发出的比赛结束的指令
还拼了命地往上长
看样子,如果不撑裂墙体,不顶开天花板
它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20、《为一个至今还记得的梦而作》

1

梦  做得太久,
便以为它是真的,
不愿醒来。
醒后  时时想着。

2

当我从梦中走出,
梦便在我身后紧闭大门,
比驱赶逆子的父亲还狠心。
任我如何懊悔,
任我如何哀求,
任我如何击打门环。
梦的门比金库的大门还结实。

3

梦做得太真,便以为那不是梦,
不惜伪造黑暗欺骗自己。
当我被梦的奴才摔出家门,
当我抱着摔折的腿。
哦,是的,
所有的梦都长着相同的嘴脸,
我总是被不同的梦驱逐。

4

前方不远处有一扇虚掩的门,
我知道  一旦我走进去,
里面的人将如何待我,
屋里浑浊的灯光穿着温情的外衣,
她是孩子的小嘴,
我是母亲的乳房,
她饿了,她要吸吮我。

5

梦做得太深,
像我深陷泥泞拨不出双腿,
像你用大钻头钻我,
像我已长出无数气根,
像你已把我镂空。

恐惧让我不愿醒来,
疼痛让我不愿醒来,
欢乐让我不愿醒来。

6

梦像个孩子,
长着一双善于丢弃的小手,
一张喜新厌旧的小脸,
喜欢新玩具,
对新伙伴抱有极大的热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