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宜兴 ⊙ 梦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被带走的称呼(四首)

◎谢宜兴



父亲的忌日



2月18日于我已是黑暗,我最亲的人

却把它再黑一遍。如果苍天有眼

生养我的土地为什么突现巨裂

时间凝固在下午3点18分



是谁剜去我的左心房,却让我的

疼痛失去疼痛,像一个废弃的矿坑

任何遗忘和抚慰也无法把它填平



我眼睁睁地看着怀中沉甸甸的金子

好端端地成为无法兑现的银票

比劫匪更不讲理,比血煤还黑



一个待渡客独立岸边,泣血的呼唤

再也唤不回江上远去的孤舟

这个日子已然天堑,从今往后

我的每一次回想都是最深的深渊





从殡仪馆出来



我抱着你的骨灰,弟弟为你打伞

“爸,上车了。”打开车门的时候

我们同声呼唤,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上车下车过溪过桥都要提醒”妈妈说

灵魂是幽暗的,也是怯懦的

生命也一样,像黑夜里的昙花



小时候你抱着我,我在你的怀里笑

而今天我抱着你,我在我的心里哭

叫我如何接受这现实,人生的结局



一捧冰冷的无机物。一切生命信息

爱与梦想,都化作烟缕飘逝

像风被风吹走,又像山岚归于云窝





送父亲上山



去世叫“做老”,安葬叫“上山”

按老家风俗,你的儿孙麻衣竹杖送你上山

山道崎岖像你已经岁月的艰难



多年前我想在公墓为你寻一处归宿,而你

翻山越岭选了这个依山面海却孤零零的地方

不为看山那边云卷云舒山脚下潮落潮涨



只是相信山脉风水相信地底下有一条

我们看不见的河流,你想找到那条河流

浇灌儿孙的运田让儿孙潮平岸阔顺风远航



一辈子孤苦从不曾为自己着想

做老了仍只想隐成一座让儿孙倚靠的山

父亲,什么时候做你的儿子我不再心疼





被带走的称呼



是谁执意掐灭我对你的呼唤

却仿佛是你决然收回你给我的称呼

一生善良的你,临终了还要再一次

代人受过,带走你的人逼你



也带走这个与我血脉相连的称谓

让我在人世间再不能对人喊爸爸

让我的儿子从今往后叫我

都成为一种提醒一种思念一种隐痛



忘不了你最后的一咬牙,看我的眼神

无限不忍,那一瞬间多么残酷

带走你的人以阴阳隔开我们的亲缘

曾经最亲的称谓从此是最远的天涯



2009\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