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一忘二 ⊙ 水的雕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09年4月诗8首

◎得一忘二




2009年4月诗选


   愚人游戏
这一次,我们从谎言开始投入
将痛感装在玻璃瓶中
放倒它,旋转,玩俄罗斯轮盘
瓶口指着的人必须急速起身
奔跑,把裹着心的手绢丢在暗恋者的身后
不停留,不摔碎,不动声色

要羚羊挂角、有口无心、声东击西
一旦声音开始缓速、凝滞
就扬起手随便将一个方向系上眼神
拖走专注,将脸上的表情拽得变形

目的在于保全,我们内外的井水都不会管涌
进入东流,眼看着红叶片片无字,漂浮着空空的筏子
偶尔,有鱼跃出水面,更偶尔,与飞过的鸟儿照个面
而天,杳阔依旧,水,自我镇静
       2009年4月2日




  敬畏的期待

在一个瞬间之间,我看到了你,
错层的乌云后,独眼巨人的大眼白。
而我继续走着,低着头,大部分时间
看着脚前三尺外的东西逼近,模糊、清晰、再模糊。

你知道我忍不住要偷瞄那乳白的
凹陷,我知道你并不试图掩饰你轻蔑的微笑。
我这样走着,脑颅内的声音缠结了
菟丝子,我像一只被自己双腿带动的木偶。

而你,你对此早已腻味了,是吧?
腻味得甚至没心思去终止任何运行的事物。
我就这样无人理会,我的身体与灵魂玩,
偶尔,大着胆子盯着西天,希望你刚刚斜眼瞥了我。
            2009年4月5日



  复活节

那两个S之间没有木栓或焊接的横档,
他们如此亲密地崇拜着扭曲的光滑无间,
相信急性的爱需要慢性的展示。
看,我们的平行曲线多么激情!

她把他涂在眼皮上,好像闪光的眼影,
她将自己的影子像膏药一样帖在他并不宽厚的
影子上,于是他更浓了,而且还防水。

做着世人让他做的梦,长了这么大,他终于
被吊了起来,有特权获得一只肚脐一样的蛋,
需要被封在框子里,放在她的床头柜上。

那可以孵出来的一直贞洁地隐居在她肚里,
她只可以数着之间的日子,数几十年。
它的时刻永远不会来临的,
但她可以哭着喊着追它,一夜又一夜。
       2009年4月12日星期日复活节




   另一生

一年前我写了一首诗的草稿
两页,有关你
那时我在读你,或者反思自己,试图追索
那些意象,将它们一一还原成日常生活中的具体
我要构想一幅新生活的图景,隐藏在
所有有幸目睹你脸庞与身影的目光之外
那种生活因为意象的节点而另有节奏
不被作息和三餐、公共的节假日、或者季节性的情绪波动打乱
那个人生里,白昼像蜂窝,布满灵魂出窍时的黑洞
夜的帐幕缀满迷走者的灵魂钻石
花草虫畜与人嬉闹、也深情对视
那是某种与生俱来的不可揭示的生活
是你内在的另一个
如果是反思,那另一个也存在于我的内在

然后那草稿就被埋在桌边的文件架里
日常的来往文件
有的滞留不走、有的焦躁不安、有的去了又回来
以此显示自己的重要
然而,那回形针夹起的两张纸草稿
犹如沉静的喧响
如我最喜欢的夹克,从乞巧节穿到万圣节,我最喜欢的季节
而现在是深冬
所以我只能翻看,温习那仍未构建完成的新生活
偶尔修改或者添加几个词
你那些时日的人生就这样一再改变,从未稳定
现在,我已经不知道它是否真的存在于那个已经过去的时空
不知道曾经何时、何地、何人
所以我就写了这首诗,而将那草稿扔进了垃圾桶
        2009年4月8日



   小睡醒来看到梦中所见

地毯上细碎的形状与色彩
肯定是那盒图钉、别针、大头针、回形针
我从小卧榻上醒来
手麻木了,该如将它们找齐、送回,而且毫无伤害
难以想象这样的逼仄中竟隐含如此宏大的任务
我用赤脚的探雷器在姿态各异的书籍中扫出一片安全区
然后匍匐着身子
下体的坚硬还没回到现实
我双肘撑起自己,等待
眼睛适应这幽暗的书房,看清这艳阳下的碎花与小蘑菇
谁在我眼皮下翻找什么呢
难道你在梦中躲开我,然后慌手慌脚地回去,头发凌乱
就是来了这里
种类再多,也只能夹纸,一小片梦都按不住
            2009年4月16日




  航向黎明的半个月亮
         (为M而作)
天很蓝,像静静的水。月亮
那么小,却要铆住那么大一片。
匆匆的偶然的人,甚至
和我擦肩而过的感觉都没有。
我放慢脚步,把躁急的声音挡开
在两臂之外,我愿意失聪,
成为惟一带着满心之爱看她的人。
假若另有其人,我相信一直都有,在别处,
望着月亮,按照几何光学幻觉的原理,
我们便两两相互折射。只是我们
目力的极限,也是我们信念的底线。
我们对空画一个圈,然后回到桌边,
月光就被收集,展平,在镜中溢满,
那本来是深渊,现在有了月亮打底。
         2009年4月17日




  钉子

那是一种硬与内敛
被精神充血
形状,只为了让视觉
将其他感官穿孔

疼痛和忍受
在木纹中,年轮被铁刺
挤出水分
永恒?不过是锈蚀
磁铁逐渐失效
从此殉身的人轻如鸿毛

最后一锤将钉子砸进木匠的手
再不可以指着谁说“看!那个人!”
血手
将复原成罪孽的蹼
       2009年4月20日



    守寡

我在失眠症的中心挖井和心思
记忆的情欲载着我飘飘然越过厅堂的大洞穴
如雕塑的软泥滑过毛玻璃,重重地跌坐
在闪电般的不锈钢底座上,我自我夯实
而廊灯色衰,空洞的凌晨又将腆着脸而来

这世界多的是不幸人,而幸运的伪君子
心宽而体不胖,趴着像热狗,鼾声从嘴角拖出
仰卧像一只土狼,晒双腿间的假货
庸俗的卧室是多么堕落啊,镜子彻夜照着
软塌塌的旧垫子,堆满大半个双人沙发

而我最讨厌的莫过于古诗书法,无论什么体
尤其是立轴的王维李白陶渊明律诗真令我恶心
农民、酒鬼、假正经!不如串起一排湿毛笔
随便什么豪,从天杆上挂下来,波澜不起地滴
给地杆吸收,或者,风干再润湿,润湿再风干

浸吸过墨水的,怎么都不会硬到心
可总令想象和触摸失望,好比现实披着浴袍
风,吹过连理的字景,秋色正丰盈、正如
曾经,而我,而我,而我的衣裙
盖着的仍是初夏,红红的木棉花仍没有蔫
            2009年4月21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