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梗 ⊙ 一意孤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苏北手记(5 首)

◎张作梗



》寄居琐记

一台手扶拖拉机的声音停在
水边:若即  若离
这是苏北乡村一个落雨的早晨
我寄居于此
因为落寞,已适应
一切突至的事物。
雨落着,打在泛白的荷塘上
如果声音大一些
或许能让我听见雨打残荷的秋声
但暂时,雨没有下大的意思
那台机器就持续
聒噪在水边;
临窗,我读着远方友人的诗句
雨有时飘几点在手上,纸上,桌上
苏北明显就凉爽起来
我寄居于此
因为冲淡,已安于
一切事物的消逝。
——手扶拖拉机的声音是何时走的
我已不能记起。

》秋天,这大地的客栈

秋天散发的传单多么凉
它告诉我购买忧伤的价格多么低廉
瓶底还剩昨夜的半杯残酒
但必须找到对应它的嘴唇
才能优雅地饮进这客栈荒芜的光线

褪尽叶子的树枝上,飞来一只鸟
它低头啄着纷乱的秋风
多像一只毛绒绒的  喑哑的风铃
我捂住四处漏风的身体
内心的裂缝
依然吹进了一座奔跑的窀穸

秋天的湖水多么清澈,多么静
但如果把它蒙在镜子上
两层叠加的透明将带来模糊的远方
我看见树枝愈来愈突兀地夹出了鸟巢
马胯下腥臊的早晨
在一片飞翔的马刺上渐渐散尽。

》苏北:遇雨

半亩葳蕤的叹号成就了我的厌世之症
这雨点:这遍地
流淌的不实之词
高傲的脖子
粘满泥沙。——“祖国要去
远方;
而我,更愿意返回贫穷一样
低矮的心灵。”

苏北不是我的。是大工业的、
物价指数的;落着雨的运河的……
需要一台橘红色的挖掘机
才能挖出我内心的惊恐和陌生
需要开启三孔水泥闸
才能排泄我身体中
数十吨的荒凉。

那些模糊的口音、黄牛党、燠热、
股市、台商投资指南,和着运河在流淌
苏北,在流淌。推开客栈
我点不燃潮湿的纸烟
火光中雨点闪进来
温柔得有些突兀,可疑。

》秋天:苏北黄昏

秋风冲决了夕光的栅栏
衰草相跟着涌进来
那个钓鱼的人
开始把发亮的暮色当作鱼漂
——走快点少女
不然就要掉在落叶后面
看见黑眼圈的星星
分泌出一根根凉丝丝的光线

河岸上堆着木头:黢黑,潮湿
长满了钢针一样的小木耳
水泥船闸松懈、乏力
被排放的水声高高浮起
走快点,少女——
高速路上回忆和未来背道而驰
小巷里的胡琴拉出了黑眼圈的窗户

我是一个被诠释者
必遭删繁就简的生活的凌迟
一艘大船排泄出了三角形的沙洲
——走快点少女
不然我就会推开你的背影
看到潦草、蓬乱的黑眼圈的苏北。

》乡村旅馆

乡村旅馆地处市场经济凹处
枕头偏低,但并不妨碍垫高梦魇
在苏北,我连篇累牍地梦见鄂南的
大山,集镇,烟囱,和鹰。
平原像一张土纸
被褶褶皱皱的船只写到别处

惟有离去,才能回来
惟有用小雨画出篱笆潦草的表情
才能看见三五朵丝瓜花
绣在风上
比醉酒的小情人还迷离

我谙熟行旅者鞋尖上的泥尘
我谙熟春天的脾气:它在苏北是
生涩的,冷僻的
几乎有蜂窝煤一样忧郁的面孔
而低矮的乡村旅馆像一台锅炉
蒸发掉了家的概念——我小爱午睡
迷恋白日梦的穿堂风
鸦片一样吹过我的身体。

2004-200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