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一忘二 ⊙ 水的雕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又存2008年8月11首

◎得一忘二



2008年8月11首



    兰波之死

在最后的幻觉中,没有紫衣人宣读诏书,
你自行进入你用以自我勾引的节奏,用元音追问:
告诉我,何时送我到那晃动得不由自主的码头……

卧床数月,曾有的一生就已被啃蚀了大半,
而残余的,从远方发出诱人的腐味,白熠熠的蛆虫
在狂喜的橄榄枝桠间蠕动,汲取红汁;

它们的小嘴吸附于圣画中的天使翅膀,
像五月的蝴蝶,贴在土墙小窗上的塑料布上;
那最后的教堂彩窗……你,能辨认出那些肮脏的图型么?

你的家与你仅仅相隔十多年,已如地中海对岸一样苍黄,
那条小河上,带链条的纸船像沉思的浮尸,
一朵纯白轻浮的云被凝重的经血之花从身下染透。

阴霾了一整天,芬芳的夕阳冒出头来,比浮标更轻,
却也只是为了沉落,对灯塔痴呆的眼睛投下冷冷的一瞥。
                2008年8月2日



    秋情
这个季节的河岸该又露出春天的旧水痕了吧
孩子的嬉闹声仍是四月的
柳树叶还很浓郁,而投下的影子却干燥了许多
不缓不急的雁叫声不高不低
水上人收网的动作沉甸甸的,似乎要为夕阳摆出雕塑的姿势

我像古诗人一样站在窗前,遥望低低的云和窄镜面上的渔船
想到了逝者如斯和往来的都只是名利二字
于是,夜幕就降临了
担担子和背篓子的剪影沿着河岸西去

突然很寂寞

本想告诉你,这是我想象得到的清贫与充实
却觉得这听来多么虚假
在空调和温室效应的今天,悲秋早已过时
我能写的只能是,围着火炉似乎遥远得奢侈
           2008年8月8日



  只关乎一人

午夜过后,我的脑子开始生长
赘疣和漏洞。
那不是挂在树上冲洗的一付肚肺,
而是豆腐在卤水中的各式形状,
更加清澈而纯粹。
这一制造沉默的过程
令我内部更加紧凑而外部更加膨松,
我必须坐成一棵植物才能忘记自己是人,
易于生锈,易于被无畏的无知羞辱。

  * * * *

问题总是无性自我繁衍。
有关一个人的问题已经像光线一样穿透我,
而我仍是一块蜂窝煤。
无人看见最初的问题采用的是什么语言。

  * * * *

你授权什么语言诅咒你
永远解脱不了独孤?
你如何保持一个人,
能够胸脯相贴而非耻骨搓揉?
宁可丢撒精液也不愿浪费口水?
当你拿起骨头的箫管,
你的嘴唇是否收放自如?
那些潮气凝成的音符是否因守候听者而扭曲着身子?
它们的蓓蕾折射出怎样的色彩?

  * * * *

当一切静止时,我看到了你,绝非陌生人。
夜的死亡是一面黑色的镜子,
我的手指触摸它的脸,没有字词出现。
笼罩你的泡泡是什么颜色?
           2008年8月10日




   人及其影子

那是肉眼看不到的星座在旋转
不再是为了离析欲望
影子被分解出去,均匀地落在黑暗中
没有向心力,也没有动情区

没有衣饰,也没有性别
那纯粹的形状只有自由裹缠着
从而失去了轮廓的硬度
他们面对面,闻着味道,却难以牵手

肉体的缝隙被伤疤钉上铰链
“欢迎” 被写在两扇门上
打开成为一个洞穴,夹紧成为一堵墙
有如闸门把守着幽暗的幸福液汁

当黎明的光涌来
草地上的浮渣挤向围墙或者一排树
晨鸟飞过,似乎受到冥冥中的诗意的导航
适时屙下肥料和种籽

整整一个白天,无人经过
惟有它们共同生长着味道
并且漫不经心地等待黑夜
像一张抽象图案的地毯抛下来
        2008年8月14-15日





   玩偶

你送给我的布玩偶,
挂在书桌前的电插座上;
只要我在家,那指示灯就是她的心脏。
她晃荡着,吊着一根蕾丝,
粗短的四肢指向四个方向。

身体如一块松饼,饱满得勾引食欲,
没有乳房、没有翘臀,自然也就没有曲桥似的细腰。
赤裸的幸福不需要无花果的叶子,
而我总在她黑珍珠似的眼睛里
看到我的欲望在她渴求抚摸的炯炯欲望中如雾起雾消。

只有很偶尔的时候,我才在凝视她的眼睛之后
闭眼或者扭头,默念:
不要让我们在对视中认出相同的欲望。
而这可能是忏悔,也可能是祈愿。
        2008年8月19日




   俄罗斯娃娃
肥硕,旺盛,你笑得像一尊佛,不倒翁似的满足
以无穷动的摇晃令你带着上一个富足朝代的书香度过七个贫瘠的王朝。
如今,你脱掉上半身,空气有了回声。
你,是一座薄墙回环的迷宫。

那最终的孩子站在你身体中央,我像一个丑陋的哑巴驼背那样爱着她。
我是否敢于晕头转向?是否敢在她的眼神中冒险,变成
半透明的信笺,有纹而无字,如大洋葱
焚一层皮,给含满酸汁的肉皮蒙一层防晒膜。

一层层同心的虚无是我心的襁褓,裹着一口永不敲响的钟。
             2008年8月20日




 无以命名

池水痒痒的时候
它是一只月牙儿

看它越来越远
称之为无船的帆

当它突然消失
就是不长鳞的鱼

外面传来咯咯的笑声
那是躲避目光的无翼之鸟

静寂依偎着静寂
一只白壳的蛋更加沉默

拥在怀中,它是那种光
它在远处便是这种黑暗
      2008年8月22日



  孤独

无数只眼睛的张贴画,墙似地
包抄、逼近,伐倒的手臂森林
覆盖着无法戳通的透明。

他用厚厚的运动衫蒙着头——

门扇在他身后无法咬合。
缝隙容他只身穿过,
但将那面弧形的墙堵在洞穴前。

他走去了,向着一片巨大的空。
      2008年8月23日



  惟一的花园

这惟一的花园只是存在,决不属于
走过的人看不到任何人,包括自己
我,是一双运动的眼睛
声、色与风在里面融成景象
美人蕉的花瓣沾着雪粒
李子花白得泛绿,蝴蝶一样闪动
纺织娘翠绿的肚子被遮掩了一半
像一个足月的孕妇

黄昏的独臂插进了裤兜
铁栅栏都锈蚀了,插销无法打开
我围着它走了一圈又一圈
所到之处,小嘴巴都立即闭上
有一只小雕像看着一条蛇
蜕皮,那小溪的光令它忘我
当我的脚步近了,它瞬间凝固
双唇间还垫着一弯月牙儿的舌头

四周的房子犬牙交错地咬着夜空
我伸出食指在天上划玻璃
没有任何已知的围墙能够这样
将不同的星座圈在一起
然后我轻弹几个柱子似的塔楼
一块天空就像纸一般飘下来
一个孤儿,在核桃树的帐篷下
读小红帽的故事,她外婆的亡魂在空中踱步
       2008年8月24-25日



   抓着了
引信以最大的速度松开热量,将你发送
而火在你内部蒸馏,正是你自己拥有的。
不可绷紧的导线将你们穿起来,于是
当你们之间有了时间,就什么也不会长了。
          2008年8月26日




  过往的事
盛夏,果子大腹便便
摘下来尚嫌早些
味道有了,只是我们还不能品尝到醇厚
路过的那么多人,像一车乘客
归家或远行,人人的眼中暗藏着幸福
这,还不够令我欣喜么

那么多可能之所以是可能
就是因为没有说出
而无需再说了
入夜之后,门与眼睛就会关上
嘴微微张开
呼吸按自然的节奏

我的手在无知中插进恐慌之水
像抓着悬崖上一根湿滑的滕条
使多大的劲也不能爬上去
听着纷沓的足音,我孤独得心满意足
记忆甚至在想象之中就已经隐隐地
泛起了疼痛与渴望的感觉
          2008年8月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