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一忘二 ⊙ 水的雕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存2008年8月7首

◎得一忘二



2008年8月7首

  《七夕》

因为与你家不远
那座坟墓
每次都是春天

光秃秃的小围场
有草,还有树,落叶的、不落叶的
就是没有花圈或花朵

然而我相信爱情
犹如相信我们未到的深处有野兽
所以我会颤栗

在黄昏的时候
拖着疲惫的脚上坡
挤拥挤的公共汽车与众人离去

在结婚多年后的七夕
你相信家庭还是爱情
你还相信爱情么

在你为了一人的爱情
离开另一人的爱情之后多年
你相信哪一个爱情

在这缺少抚摸的世界
你敬畏身体还是灵魂
你看着数码照片是否会心悸

今天黄昏夕阳西下的时候
你会独自走过那坟墓么
你会自问:我还相信爱情么

季节将会转凉
你眼中的绿色将逐渐减少
但你还会相信我的爱情么
        2008年8月7日




  《静物》
这儿是两只瓶子,流线型,
有着相同的形状和质地,
都是空着的,
而我所需的是一只镀银的,
放在心里。
她是,
而你本可能是。
区别?
她承接着我灵视的液体,
而你涂抹了一层折光。
在你周围,我看到散落的花瓣,
她的身体里,插着几株歪头瞌睡的花朵。
一眼看来,这对比惊人,
而比起物体的排列图
也不算什么。
      2008年8月13日




     《知己》
你离我将近半天的距离
我用了一个上午酝酿心情
顶着中午的困倦与烈日
走向你,在苍茫时分远远望见
你在门前的路口等我

我们没有拥抱甚至没有握手
犹如邻居隔着篱笆打招呼
你说稀饭的温度与浓稠刚刚合适
而蝙蝠低飞,我们更低
喝菊花茶,话在杯子里下沉

入夜,星冷了
我们在两张床上相对而眠
或许在一张床上相拥,消化黑夜
很久,你从远处飘来一句:你是谁呢
我沿着你的声音传回一句:你的我是谁呢

我只是极偶尔才拜访你
你像接待另一个人一样接待我
犹如我来自过去或者未来
我们知道我们已认识多年,却没有名字
我们感受彼此的体温,却没有性别
           2008年8月18日



 《想象一个旅程》

九个小时的火车旅程太长了
需要一场有轻微心动的偶遇
那么你在下车时
晃荡一路的骨头便更加坚实地插入原处

当然,你可以拿一本书
但是它必须能够成为道具,显眼的
大字书名,封面设计得简洁
一张带流苏的书签
上面有伪爱情一样的稗子图案
可以随时悬置或延迟那反讽的滥俗情节

有些植物只在注目之下开谦虚的花
一站一站地衰败,在行程的终点就钻入轨下
犹如情人草籽粘在你的袜子上
让他说,那是蒲公英,而且一脸迷茫
         2008年8月21日





  《爱与诗》

我只容许自己一天最多写一首诗
于是我经常会写两遍
第一遍出于孤独
第二遍再进去

记得和一个朋友聊天到最黑暗的时候
她问,你如何用诗句摹写爱
我打出两行:
“进 去 爱你/ 出 来 爱我”

孤独是我做出来的爱与诗
       2008年8月23日




  《晨别曲》
送走了孩子, 我站在走廊上
车啸、树影与灯火对比着我的记忆
北方的天开始漏光,射穿一缕缕彩云
那深处是我的故乡,这个时刻景象应该不同

妻子见我发愣,似乎看见一种冷
走过来,从身后抱着我,耳朵贴着我的后心
睡衣下有一种柔软,令我心跳突然剧烈
我不敢转头,双手后弯,却无法合围

昨夜,她骑着我,我们一起奔腾也没能带她回到老家
然后她俯下身,让我反复催促,似乎
她需要长亭短亭的节奏,配合她江南小调般的呢喃
当月牙滴干,我们入梦,就是为了忘记此刻
           2008年8月27日



  《外遇诗》

那份激情是皮下的,犹如恐惧
刀子轻划甚至指甲一掐就会裂开
好像探宝者需要持久隐秘的信念与激情
偶遇,都是经年的寻找
相悦只能是一种探试
相逢之前的所有分离都是纸上谈兵
他的暖硬持续蒙恩
你的温柔不被告示

当此刻被忘记,此刻之中便有永恒
从酝酿到发酵,泡沫与气味
成为最沉重的证明,必须认真冲洗
抹平场景与表象
记忆从同一个边界延伸,犹如梦与梦一样无法交流
下一次再会只能从另一个切点重新开始
           2008年8月30日-9月1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