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一忘二 ⊙ 水的雕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臧棣诗三首英译并记

◎得一忘二




  臧棣诗三首英译并记

  《革命的诗经丛书》
         藏棣
这是生存的欢乐:野火或者野草。
互相联系,壮观在秘密的激励中。
不解释就能发电,浑身怕过谁呵。
处处都是教育:自我批评一下,
野菜就熟了。而野果子腐烂在野味边上,
散发出道德的革命。一种气息
就能带来一个美妙的空间,甚至是,
野人躺得比野花还要低。
全都野得令自然羞愧。尽头只是假象。
你还记得我们怎样和时间赛跑吗?
这是野蛮的骄傲,神秘你只有
一个半朋友。不永恒,不行——
这是阴郁的人不能理解的欢乐。
这是不合规矩的咀嚼,诗在替我们磨牙。
      ——赠王敖
         2008年10月

  Revolution Canonical Poetry Series
           Zang Di (1964-)  tr. Fan Jinghua
This is the joy of existence: wild fires or wild grasses.
Mutually linked up, spectacular amid secret stimulations.
Dynamos run without explanations, no part over the body having fear.
Education is everywhere: a session of self-criticism can cook
wild vegetables. And wild fruits, rotten, scatter beside wild animals,
emitting the revolutions of morality. A stir of air
will bring forth a beautiful space, and even
makes wild men lie lower than wild flowers.
So wild that nature feels ashamed. The end is an illusion.
Do you still remember how we race against time?
This is a wild pride, and mystery, you have only
One friend and a half. No good if not everlasting—
This is the joy that gloomy ones can never understand.
This unorthodox way of chewing, poetry grinds teeth on our behalf.
            For Wang Ao
            Oct. 2008


   《美妙思想丛书》

这角落现在是你的了:没有人从尽头走来,
也没有人从附近走过。灌木的背后
是一个神秘的代价。游戏刚刚结束,
没想到试金石会这么可爱。没想过
思想竟然比本能还要硬。流了这么多汗。
水汪汪的,一触即发。你不是想知道
美妙是怎么炼成的吗?不仪式,意味着
例子更现成。十几粒黑蚂蚁像是在安慰
人生的细节:它们绕过剥落的花瓣,
将花生壳缓缓抬起。从这小小的行进中,
提取一种黑色的步伐,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我正走向比人的命运更抽象的角落。
我想帮助我们弄清楚:如果一不小心,
就被美妙了,你该怎么办?如果还没准备好,
就已经被美妙了,我们是否还有别的机会?
         2008.10.


  Beautiful Mind Series

This corner is yours now: no one comes from the end,
No one passes from the nearby. Behind the grove
Lies the price of mystery. Games just over, no one
Has ever thought how lovely a touchstone can be and how come
Thoughts can be harder than basic instincts. So much sweat!
Watery, unable to stand a touch. Haven’t you hoped to know
How beautifulness is trained? Deritualization means more
Ready examples. A dozen of black ants appear to console
The details of life: their crawling avoids fallen petals,
Bearing on their shoulders a peanut shell. It should not be
Difficult to extract a kind of black step from this tiny march.
I am walking toward a corner more abstract than human’s fate.
I hope to help us figuring out: if you are beautified
Out of carelessness, 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are beautified
Before you are prepared, do we have another chance?
             Oct. 2008


  臧棣可说是最优秀的当代诗人之一,他通常被视为所谓的学院派的代表人物,然而这不过是一个很方便的标签而已。这大概是因为臧棣一直在学术机构中,在北京大学中文系任教,而且他松散的诗歌圈中人也都有相近的诗歌追求。和他经常被归为一类的诗人通常是吸收了西方盛现代派大师们的营养,在他们的光照下写作。
  所谓的民间派和学院派的一个最大不同在于对于语言的理念和追求,民间派力主的是语言的透明,语言与现实之间的毫无间隔,在做得比较好的时候,民间派以一种整体反讽的方式弥补了语言的平薄,而学院派的现实关注则是比较曲折,或者说从现实中退后以保持一种景深和整体化的艺术效果。臧棣的语言在明白的口语与纯粹的书面语之间浮动,举重若轻。
  如果我们期待一首诗能够为我们提供一种新的观察世界的方式,那么我们也就会期待其语言能够发挥干预现实的功能,且不管这现实本身是否平庸;我们期待的诗歌中的形而上理念应该是可以联系得到现实的。在这一点上,臧棣诗歌确实是成功的,也就是具体内容的超越现实不是遁入玄思或和语言游戏,而是可以被推展到现实。
  最近两三年里,臧棣写了两个系列诗,其中以系列为主题的诗尤其雄心勃勃。这里翻译的两首诗便是最新的例证。第一首《革命的诗经丛书》可以读成是成长于文革后的诗人对于文革迟来的回应,这一代人没有亲身经历文革的迫害却又亲历了被迫害者,因此可以成为一种间接的见证人,不仅如此,文革的结束却不是文革话语的结束,这使得这一代诗人对于革命话语具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臧棣显然已经发现文革话语令人不安地扎根于当代写作中了。事实是,革命话语一直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的一个主导语言方式,从清末开始的白话文写作新文学的时候就是如此了,而在诗歌写作中则更加突出。
  这首诗可说是一种尝试,试图从文革话语中重建一种新的话语,一种诗歌语言,与文革话语分享某种绝对的理想化。在此,诸如自我批评以及革命理想这样的文革口号悄悄地变成了一种诗歌写作的反思,同时还是一种自嘲。而在后一首诗中,如果我们将美妙换成和谐这样的词,那么就是一个知识分子对于当今政治与文化的一种嘲弄了。
                     2008年10月




   金色秘密丛书
            臧棣

低头时,我只看见这菊花,
金色向导,小小的手臂曲张着,像软体动物的触须。
粗心看,才貌合成艳黄的花瓣。

而我现在心细得就像一根断弦。
养得这么好,一定懂政治,
于是,植物的礼貌就有了宇宙的深意。

一抬头,我瞥见了给它浇水的人。
她不是园丁,不过看起来她有更好的方法,
知道如何把水浇到点子上。

稍一比较,多数人的背后都有无数的秘密。
而她的秘密不在她身后,在我和菊花之间,
没错,她的秘密永远在她的前面。
            2008.12.


   Golden Secret Series
           By ZANG Di (1964-)  tr. FAN Jinghua
Head bent, I see this chrysanthemum alone,
A golden guide, small curving arms extending like tentacles of a mollusc.
Only a glance unfocused may find them in the shape of yellow petals.

Now I am sensitive as if my mind is a broken string.
So well-nurtured, it must be savvy in politics,
And hence in the decorum of a plant lies the occult message of the cosmos.

Head up, I catch a glimpse of a figure that is watering the flower.
She is no gardener, and yet it appears she is equipped with a better way,
Knowing how to introduce water to the point.

A casual comparison may tell, most people have uncountable secrets behind their back,
But her secret is not hidden behind. It is there, between the flower and me. Voila,
Yes! Her secret is always there on her façade.
               December, 2008


评读:
     俯仰、曲直、显隐与前后
  观看者头的俯仰,作为一个外部动作,其实暗示了一种将被观看者positioning定位的方式。在此,俯视,成为一种凝视、专注、放大,因此一朵花不仅可以成为一个世界(后文的宇宙),而且还是这个世界的向导。这无疑是一种曲折的方式,无穷的手(千手观音)、无穷的方向、无穷的感应器管(软体动物的触须),这需要人们一定的距离化,否则便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花非花,一朵花便具有了所有花的意义。
  心细,一方面是自己俯视时的专注,而同时也是一种对软体动物的触须的神入(empathy移情、共感),这里的心,可以是心软或者心思细腻。
  养得这么好,心的健康要有身的健康,sound mind in a sound body,这本身就是一种政治。我在此将政治理解为一种游刃有余、进退自然的能力,可以说是下一行中的植物的礼貌、decorum得体,这一切是大自然的奥义,the occult message of the cosmos宇宙的玄妙寓意。
  前两节观看者入花,后两节观者跳出花外。
  这位浇花者并非园丁,亦即此人不附属于花,正因如此,她才有更好的方法。观看者抬头见到“他人”,此乃是说观者永远不止一人。一个人凝注的时候,只见客体或者被主体化的客体(花、我移情其中的花),这时候的花还不是所有花,只是我的花。但是抬头看到另一个人,观看者变成了技术化的批判性的抽象观者。一旦当一个人在观看的主体与客体之间看到第三者,那么他看到的就远不止三者了。
  因此,观者从花的背后走到了前面,意义从隐变显,这是发现,意义就在物本身,不必在物背后。花非花之后,花还是花;有人拈花一笑,有人看到有人拈花一笑。



以上是我双语博客上的两篇文字,因为不是面向中文读者,因为介绍部分有一些纯粹是背景交代,这部分评述的英文省略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