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婴 ⊙ 暗室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献诗1998

◎泽婴






献诗1998

1.

即使有一天你走了
我依然在这里
像那时候一样
我会装得很像
就像你从来没有离开过
我会的
一定
一定

2.

这么多年过去了
该说的,起初没有说的
现在依然无从说起

我都习惯了回忆。
你睡着后
我在你旁边
我不走
或者我走
很快就会回来
那时,你还没睡醒
屋子里的场景
丝毫未动
  
3..

我们在上物理课
我们在教室里坐着
是我们坐着。班主任带你走进教室
如果在我的叙述中不存在
他们就不存在
是我坐在教室里。你敲门走进来
我正坐在教室里上物理课

我看着你
不存在的人也看着你
你走近教室,走到最后一排座位
于是你经过了我的桌椅
你经过我
带起了微小的风

我势必要做一回心动的人
这一点你不知道

你什么也没有做。

4.

直到现在
我已长成
四肢粗壮
毛发很浓
我已开始
慢慢认同父辈的观点
该改变的都改变了
没改变的留着慢慢改变

我仍旧想把所有教过我的老师推进河里
无论男女老迈
这愿望已是经年
我还是不理解时间
却如此知道了它的重要
不浮于表面的
总是很重要

庆幸我们曾青春年少
庆幸每一次离别的热泪盈眶
让我们心存感激吧

5.

1998年秋
盖不住你的风

风把我们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说出来
包括忧愁和泪水
把它留给
我们的儿女

做为一个诗人
我无法说风
这不准确
风是你带起的风
于是小春风
风吹向森林,吹向城市
风吹向森林和城市的天空
森林和城市一无所有
天空之上什么也没有

更多风落到我脑袋上
把我吹大
把我们吹老
老了就要死
仍旧什么都没有

我们就坐在老地方吧
那些老句子
还是你最动心的话
你说呀
你说呀

6.

爱是由一个人开始的。
  
我相信
一个城市在我内心奔跑

这是第一个夜晚
第一组奉献的诗篇

这个少女在课间梳妆
她拿着小镜子梳头发
涂口红
他走到她跟前
他说能把你的镜子借给我吗
她把镜子递给他
他觉得她很美
有些颤抖

她坐在他旁边对他说
你昨天向我借镜子
同学们都在看
你却没有丝毫难为情。

7.

我曾是个英俊少年
有几分勇气
看起来像个官宦子弟
我一眼就爱上了你
你那么美。
我就跟你说了这回事
只是我对你说
你没有回答
也没说别的话

下午课熬完以后
等着上晚自习
我们一起吃晚饭
然后在校园里散步
那时我们没想过很久以后的事

8.

有去有还
人生如梦

离开那么久
我还是回来了
说不出的话还是说不出
只是离开了那么久
我现在回来了

我去了好几个城市
我对你说呀
这些城市全是一回事

校园里的树还是绿着
石头凳子还有人坐。

曾经你在树木间站着
笑得灿烂

9.
  
我总说
不知道多少年前
你和榕树有关
不知道多少年前
你住在榕树下的房子
四周是金黄的麦田
一望无垠
那么远

我总说
不知道多少年前
我是什么少年
经过你的房子
挡住你的车辕

我总说
不知道多少年前

2004.6.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