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美 ⊙ 失忆乐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二十首

◎张小美



冬至

这一天,适合嘘寒问暖,阳光稀薄
适合临窗独坐,而远方无人
给莫须有发空白短信,反正
雪还没有落下
薄情寡义的天气
暂且不要想他

冬天

不能翻页。沉溺冷空气
我们都老了
你说回忆,止于回忆
菊花勉强
还能再开几天


冬日

造桥者需要河流
我们需要寒冷
垒起砖石,建造冰冷的宫殿
这年月,天气变化无常
仿佛伤害
看起来温情,漫不经心


冬雨

那些突然出现的事物
将带给你伤害
你说冷雨敲窗
还未发生
我拉紧衣襟
从深夜的街头回家
树叶贴着地面
黑衣人都很可疑
仿佛袖里藏枪


◎立冬

你离去的那天
好像是立冬
父亲说
立冬那天不冷
但以后会
一天冷似一天
我站在城西路口
看见一辆单排小货车
拐上高速
一年将尽
不确定的事
越来越多
北风在很远的地方
呼呼的刮着


暖花坞

比海水更蓝的天空
还需要虚构
你对着镜子刷牙
练习微笑
这一刻
海棠花微微弯曲
最好的春天
带来了所有的东西
近的是山
远的是火车



接受者

毫无疑问,此刻你充满喜悦,坐在窗前
凝视对面那株渐渐升高的广玉兰
春风里蜜蜂从一朵花
飞向另一朵花
最后从你视线里振翅飞走

你猜它是飞向了自己的巢穴

空下来的天空微蓝,仍藏有
难测的变数
你看着这一切,又似乎忘记了这一切
像一个初次出门的人
你接受了春天是美的,仅仅是美的


夜火车


突然下起了小雨
窗外一片漆黑
火车内灯火彻夜不息
这样的时刻我无数次感到
生之漫长
旅途困顿,无从抚慰
火车穿行在黑暗中
无依无靠
仿佛没有终点
仿佛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将这绵延的大地认作了家乡

        08/4/28




无题

孤独让人好奇。月亮
为什么永远只有孤零零的一个?
有时候仰望它,有时候
成为它
人间何其陌生
想起一个人
有时候害怕他死了
有时候害怕他还活着



无题

不该留下我的名字。天空
一连几天被白云反复清洗
我胆小,沉默
形同死亡,患上虚无之症
减去我
清除我
消灭我
我仍害怕不够干净
假如我真的在人群中死去
我仍然害怕自己是唯一不干净的人


午后


灯灯说:你看,每一片落叶下坠的姿态都是不同的
我们坐在午后的浓荫下面
看见香樟树的叶子
在空中静静旋转

更多的风从远方吹过来
更多的树叶在半空中停顿,纠缠,碰撞

亲爱的,为什么有此刻的相遇?
不想飘落,却又不能
重新跃上枝头
成为两片简单鲜亮的绿叶


这春天

我努力辩认这春天与去年的区别
当群山终于葱笼起来
我所做的无非是一再向它靠近
试图沾染一点绿色

而站在山顶,白云没有离我更近
春天也并没有刷新旧的历史
人间众生依然拥挤
我苦于没有死去



08/05/5


山顶的月亮

上山的路雪亮
光明照耀着阴影
松林间风声簌簌
闪过先人的墓碑

越往上爬,是否看得越是清楚?
我试图借助头顶上
这轮千年前的月光
与黑暗中的先知达成一致
既然我们必须死去
必须热爱
仿佛我不停的向着月亮攀登
它却静静的
升高一寸




日落

允许它是缓慢的,哀伤的
允许它将被永恒的黑暗所取代
允许它
被取代的不够彻底
路灯亮了
我从山顶上走下来
月亮升上夜空
似有股脱身而出的轻松




无题

我不说话
夜更深了
星辰在窗外兀自移动
在白天
我看到的事物
和我以前看到过的一样
没有变化
日月消磨
草长鸢飞
我以后也将看见这些
没有变化


自由基地


花朵和炮灰
在山那边
陈旧的云朵之下
空出一大片失地
战争结束
无人再
与自己为敌

亲爱的战友
不要在小河边唱歌
伤心1989
有人静静熄灭
有人在黎明前悄悄离去



自由基地2


后来只剩下心
那么小的一块地盘
前世造孽,夜夜磨刀
而今风吹草低
再没有一个喜欢的人可供杀戮


清晨


配合鸟鸣,必须有一张干净的脸
薄雾在五点散去,露出曾经消隐的事物

我在镜子前梳妆,被一滴露珠包裹
岛屿在身后浮出海面

这样的清晨,仿佛多年前
我拿着一封信,脸上有泪,莫名其妙


2008、05、12


无题

明天,你说要陪我去郊外走走
我在昨天答应了你
今天,你沉睡了整整一天
好可怜,像个孤儿
我还看见一只鸟
从你身体里飞了出去

2008、05、12

暖花坞主人


有些话只适合在夜里交谈
竹林里起风了,像下着一场小雨
我向你提起在厦门看到的那株榕树
它沐浴在傍晚金黄的光线里
显得镇静,又衰老得理解了一切


怎么说呢,你的快乐与悲伤都是对的
因为年轻,你的伤口也是对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