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美 ⊙ 失忆乐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十首

◎张小美



夜雨


这一秒过去了
这一滴雨也消失了


更多的雨点前仆后继
构成这个夜晚惊心动魄的交响

我是凝固的
我的清醒是凝固的
仿佛这长夜可以滋生出无穷无尽的时间


旧风景


春雨打湿了山坡
野花一丛丛开放
崭新的事物破土而出,无法抑制

你看看,多少双手伸向天空
逆着光
这么多年
为什么我们依然走在那条老路上
岁月旋转
如同禁闭



燕子


已经有多少年没见
那穿黑色燕尾服的家伙
在我头顶上筑巢
春天的泥巴
柔软的柳枝
落到肩头的一粒鸟粪


我见过那样的春天
那是被一声鸟鸣所唤醒的
热腾腾的生活
那时我们称赞一位姑娘
说她勤劳,勇敢
和善良


为什么



和往日一样,天色再次阴沉下来
麻雀立在树梢,有支离之美
像是要诉说,又低下头
我已经很疲倦了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
又圆,又荒谬
好吧,世界就是你们眼中的样子
我听见远处的树林有人唱歌
但听不清在唱什么


悲剧



一切都在凋零
一切都在减少
北风却增加着威力
我看见窗前的树在落叶
发出救命的声音
仿佛一切
无可挽回
就要落地


而这一切有什么令人绝望的呢
我还看到树上有一片
迟迟不能落地的叶子


扫墓

羊肠小径通往墓地,我一再抖掉身上的杂草
焚香,烧纸,放鞭炮
爷爷和母亲面目模糊,青松立在烟雾之中

遥远的枝条隐隐泛青,这是自然的法则
我收回目光,忘记了去年的祷告
初春的风冰凉如铁
如果死去的人不活过来,春天有什么意义


意义

往绿茶粉里加酸奶,加周末的阳光
在黄昏时爬山
目光不能望得太远
遇上第十棵青松,就折回来
好,现在我们就开始下山
左脚跟着右脚
石阶两旁的风景上山时已经看过了
那时我们停顿,劳累,
每一片树叶都能叫我们茫然


深夜,小雨加雪

这样好了,再没有一个时刻冷过今夜
这样好了,我就有胆量搓一团雪
把手搓得红红的,冒着热气
这样好了,对于那些不可触碰的事物
我想摸一摸
比如你的脸,肩膀上的树叶
那些恍惚,冲动,发光的岁月



幸福之歌


出于安全,横穿马路时向左右看看
是必要的。因噎废食也是必要的
让我们在寒风刺入骨髓时
披起斗蓬。仿佛由于本能,而不是
对生活的误解

时至今日,仍然安全活着的人是幸福的
昨天我经过公园,看到一个乞丐
在长椅上睡得口水横流
好象是他才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悲伤


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刚起身离开
我坐了下来
江滨公园的长椅上,我与几只乌鸦
一起占据随之而来的黑夜


江水浑浊,汩汩流动
如何从移动的事物上意识到静止
此时我已厌倦
也希望被你们所厌倦


现在我起身,茫然四顾
身体之外的空旷让人暗自吃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