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依然 ⊙ 哀泣的缪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一个女人的声音与极致叙述(组诗)

◎梅依然





1、冬日之诗

太阳打不开那扇天空之门
白雾始终像一条愤怒的舌头
紧紧咬住任何挡它的事物

丘陵,河流,梦想
有什么在起伏
我仍然记得

那些曾伤害我的
现在仍然伤害着我
还有什么可值得回味

女人的工作和生活
一条直线上的两个黑点
爱与恨,渴望与绝望

身体间盛开摇曳的花朵
吐露的心声
找不到返回的路

女人的生活
总是如履薄冰
还有多少需要去走的路

还有多少该去做的事
女人的命运啊
我永无法原谅!

2、哀歌

灯光下
我们拥有金色的皮肤
和一条身体漫长的甬道

先是缓慢地
我们探寻
探寻着同一种物质

爱,是否湛蓝如初
婴儿,是否粉红可爱
十年,我们是蜜蜂一样的建造者

十年,我们低估了自己的破坏性
一级一级
我们熟悉彼此的构造

两件不穿衣服的娃娃。
今夜,我们嘴对嘴的歌唱
我们疯狂

疯狂地翻动对方
就像翻弄一块将枯死的草皮
我无法将自己从女人的生活中解救

3、女人形象

打开这虚空的生活:
模糊不清的面孔
嘈杂的嗓音
一个又一个玻璃似的碎片

哦,十年
这是一个必然的旅程
我们无法更改
家庭,一只关闭的邮箱

我们是毫无关联的信件
那样渴望而又绝望
在这漫长的春夜
我们叶子般的呼吸

混和着孩子童真的呓语
以及那些谦卑的阴影
聚拢在我们眼睛的周围
爱,深爱着他们

这便是我的工作?
有着宗教般的神圣
和使命般的执著
半块月亮垂挂在我方形的瞳孔

射出无限哀伤:
她碎银似的肉体
不愿堕入那永恒之地
我,唯我畅饮这潮湿之泉

我走入这温和的痛苦
十年
我围绕同一个主题
一个男人和一个孩子

床上要整理的被子
厨房中油腻的餐具
需要洗刷的衣服
和鞋子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一个僵化的程式
一种奇迹!

“痛苦,一件多么精致的内衣”
相同的语言,相同的场景
我用一生的时光就是
可怕的重复自己?

黎明的田野
光秃秃的树木
如同一排排手指
梳理着太阳的黄金

一座灰白的女石雕像
全身浸入幽蓝的痛苦
这是一个活生生的遗迹
女人最终的形象!

4、欲爱

我换了第六种姿势
这是你不知道的
痛苦,是如此甜美
一副痛不欲生的心肠
一种戏剧性的效果
她沿着我网状的头脑
沿着我光滑的皮肤,炽热的呼吸
在春日的午后展开
她轻轻地在潮湿的空气中上升,上升
这涡形的幸福,将抵达何处?
啊,我渴求这种痛苦
胜于被男人那条粗暴的大舌头爱抚

5、倾诉

这是一只空空的肉体,一只朱红皮箱
躺在铺满水晶的阳光下
她需要一种持久而炽烈的痛苦来填满
一颗自由的心灵
需要燃烧成灰
需要一副风的形态
远处的田野里
已没有什么可值得信赖的植物

6、春思

我嗅到春日的味道
夹杂树木漫长的呼吸
一个女人站在一座复古的门廊,浸入冥思
太阳的黄金手指
在花草、墙面、窗孔间转动
黑色的家具漂浮在细小晶亮的尘埃中
记忆的镜子已被铺开,我和她
谁更适合于这个空间?
复杂的结构,苏醒的痛苦,罪恶的意识
几个关键词是否说明了一切?
哦,天使般的肉体
这里曾经是欢爱之地,是梦想的源头!
而我,一直是自己房子的唯一客人
打扫每一处伤口,清除每一个欲念
我多想用最愤怒的声音呼喊:
我是女人,谁来为我服务?

“抚摸潮湿的空气,就像抚摸我的乳房”
我要怎样掩饰这个灰败的自己:
我一直缺乏爱的经验

7、春日信函
  
我戴着红纱巾
可能去任何地方
天空像一块滴着蓝色水滴的布

我的旧工厂里
十二根烟囱如同男人的腿
伸入灰白的云朵,不知所踪

我听见我凝滞的血液
沿着春日的每一根草叶缓缓流动
我钟情于一条稳固的线路:像一只忠诚的狗?

你的关怀
令我的思想如同正被煎烤的薄饼
发出“咝咝”尖鸣

“我有罪恶,我有罪恶”
我带着我的罪恶
如此茫然地

穿行于房子与房子的缝隙间
我们的关系是否就像这变形的关节
令人难以忍受?

黑夜的水域
痛苦的灵魂正将我拖至深渊:
我会被我所不了解的事物替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