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三林 ⊙ 李三林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两首诗

◎李三林



春天里

欲睡。恍惚中,乌槠树立在房间。
多雨的天气,
那些事,
令人捧腹大笑的,措手不及的,
从眼前显现。

那时,直起身,
走过长长的乡间土路,
新的一天扣住脚踝。
心似柳枝,
指认出麻雀、湖水和性。

那些事,
那些陷入时代气息中的人群,
勉强得像演一部阳台上的肥皂剧。

对着那些涣散的泡影,
梳头,接受打雷。
惊异于乱发。
不能自渎的乱发,
野樱花般的乱发,异己的乱发。

那中间的光阴
带着明显的变化与张力,
微微一颤,
绕过了埋进脸中的富贵与生死。

现在,推开窗。
伐木,伐木,
招来汗珠,
张大嘴巴,
力求咽下为之葱茏、蓬勃的谜语。

(2009年2月)


清晨

清晨。雨,纯粹。
或无愧于我每日的无知与隐退。
我回忆我的忠诚。而你们,
朋友,
言犹在耳的那些,正在为数不多中。

斜冲下的雨
击于脸上,
化为各自荒唐的连珠妙语。
斜冲下的
拙劣句法的尽头,
是我猛然撞见你们童年的饥渴,
以及成年的谎言之躯。

这每一日的,
依旧是不解的珠圆玉润。
依旧是
“于无声处听惊雷”,
“万有引力之虹”。

依旧是自云梯而下的
统统归一的泛神论。由此,我推测,
那些缠着白色蕾丝的爱人
就像小县城上空曾经的飘雪,
由风行的时代气息
替她领取过驾驶执照。

她的安全与使命,
她的美,
她的某种明智的离经叛道,
有过被我深爱的种种滑稽与痛苦。

(2009年2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