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晨暮》一些

◎叶来



《晨暮》

几日来,吃酒便醉
读字落泪
“一个永远不会睡去的人醒在我的一生”*
天空是如此寂寥
我晨醒,推开阳台上的衣物,看见
灰色的云
躺在天边,似乎要沉到底
这依然是晨暮时分
我抬眼,眼皮挑开晨雾,感觉一生如此寥落
如这般天空。
和光里
寂静的巷子,
光影中
邮局安睡,紫荆光亮
却有一阵晨风吹来,凉意起
我加了秋衣,点支烟
眉锁晨露,野花如星寂般绚烂

2008.11.10

注:“一个永远不会睡去的人醒在我的一生”*——子梵梅文。

《何以见青山》

如何故园青山
如何琴瑟合鸣
松涧之音
羁鸟归林

我犯头疼,季节开始入冬
枋湖东路的黄花
已染花柳
病一般,路人从来都不知晓

三年来,我都从这里经过
车子驶过
微尘轻扬,这是一条重复的短暂之路
人无所寄
冬日的阳光
照在那些洗车房
轮胎店,五金铺
这仅仅是一点微光罢了

南方的城市
白日不会太凉
我总是在临暮时分回家
云层总是高远
黄花飞尽,也实属无奈

接下来便是良宵
有人酒肉相侍
有人以泪洗面
直至星空寂寥,暮色沉沉中
我也去睡了
唯有青灯,我还能感谢什么

2008.11.10

《在海天路》

飞机从电线杆上方飞过
是下降的过程。我独自坐在驾驶室里
看这只铁皮大鸟经过上空
经过这薄暮
这下班高峰期的车来人往
它们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冷空气骤降了6度,暮色渐渐拉近属于我内心的阴影
而我还是如此安静
把等待的时间用完
这当中,我只去了趟彩票投注站
兑了5元的彩金
重投了两注超级大乐透
其中一注追加
薄暮急转之下
我想这注追加或许能够
带我到期待的金黄的旷野之中
拥有黄金虎皮
拥有卡车般的忧伤


2008.11.09


《晨暮2》

晨风吹过,光线进入阳台,衣物破碎了一张脸
一张内心家徒四壁的脸,甚至是用酗酒
完成的荒野的皮具

在莲花北路,车子碾过
刚刚铺上薄薄一层的沥青的路基
凤凰木的细叶与天空的流云相接
前方的路灯如此暗淡
唯我太过于放肆,去赶那场寂寥,那旷野
那失去喧闹面容的决斗
在晨中光,在徒然虚拟的货币当中
一辆卡车从我身边经过
光亮足以使我迷茫,伤怀。

2008.11.10


《日暮》

日将暮,我坐在门外
看天上的形云
它们在县后旧货市场铁皮屋的上空
其中一小块白云
很像是刚才飞机掠过
被扯出的一小块忧伤

冬日的暖阳
渐渐褪去,余温是用来自我领会
唯我查微天空低凉

我去收上午晾晒的衣被
它们被我随意地搭在门前的矮墙
上面压了几块花岗石
被切割得十分整齐、光滑

衣被尚未叠好
天色越来越密
旧楼新楼已染金黄

隔壁店的年轻老板娘在拖地板
冬衣早早穿在身上
昔日的腰身,即模糊又可惜

想来她要开始做饭了
天上的白云她不去理会
她关心这一日的温饱

两年前我们就相邻而居
直到今年冬至
我们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白云闲散而去
我抱紧衣被进屋
凉风随我进门
上楼叠好衣物
出门一片寂静,直到我驾车离开
金黄褪去
星斗即将可辩

2008.11.11

《我的青年旅馆》

秋日已去
添衣者自然知道冷暖

阳台是我最爱的去处
是我的青年旅馆
看出去,旧式的楼宇
天线密布
我数了数
高矮不齐,竟然有三五十根之多
它们细直交错
凉风送来信号
为它们的主人解睏

我安静地盯看它们
这是在高处的静
在我视线里的茫茫之静

一切属于
和光里
喧闹已去
街心公园的幽暗
街灯为我找到树木整洁的投影
我看上去
就像他们的心事

昏黄的光
漫天的星斗不愿意接纳
它们只能屈于和光里
守着超市、邮局、银行、饭馆、稀疏的行人

还有站在阳台的青年
沉寂、盲目,还以为在看一场露天电影

2008.11.11


《北山》

许多次注目着河西岸
火车在白云下
安静而孤独地开来
经过旧时的家

记得必须经过一处铁路桥
小时候爬上去过
放学回家
背着绣着“为人民服务”字样的军用书包
书包瘦得像天上的白云

母亲在屋外开一小块田
种些菜蔬
落日之前
要到菜地浇一次水

有时候我们帮着分担
大多数时在桃树下嬉戏
山野清寂,静美

暮色里,光线斑驳
错落的平房或明或暗
纯棉的夜晚,属于叫北山的地方
这里住着几户人家
如今不知散落何地

2008.11.16


《火车有一截伤心的往事》

秋日的火车
在河岸走
出没之时,像旅人一样安静

暮色中,紧挨着公路
打来一束光亮
香樟树雪白的光影,如星光急泻

一部分落在急驰的卡车上
卡车裹着军绿
追赶着火车

火车有孤绝的快,一意前行
在夜里,赶伤心的往事
属于绝美

我不敢多看
移去目光,抬头
看星斗大如艳照
雪藏在天空

2008.11.16

《暖冬》

友人要来访,白云高挂在天上
我嘱他到友人处泡茶

街上人行车辆欢腾
土方车扬起厚大尘土

我们先后抵达一处安静小区
小区里住着一位安静的人

没想到他穿拖鞋的样子
像个散人。窗外几株树木
树叶爬上云端

友人取来观音茶
为我沏上
他们喝咖啡
我怀旧,在老槐树的光影里

阳光在外
楼层安然,友人头发雪亮
我们下楼喝酒

酒楼里光线错落
男女们穿行在各个房间
我们谈些男女关系

胃里塞满各式话题
很像树叶,很像某年的云朵
暧昧,甜,棉花糖,性

分别的时候
彼此都淡然,阳光很好
我们都说,这个时候天气还这么热

接下来,友人跟我送了两趟货
我们又去了他的办公处

从高层的窗户
向远处的山峦望去

山中隐约,庙宇居于半山
檐角层层叠叠
一处是观音寺
一处是开光不久的新天竺岩寺

白云缠绕,树木青葱
我们食人间烟火,两个人太安静

酒力再次上头
我们再次分手

回到旧式的老楼房
满地的落叶,被风吹了一整天
没有减少的味道

这冬日,这一天,恍若一生
我还能干净地行走吗


2008.11.25


《平安夜》

万物生平安
和光里
菜市边,紫荆闪亮

凤凰花木
许多焦灼

但看寒流中人影穿梭
露从霜月白
几许的白发,多年那些惆怅
从我家的台阶
慢慢抬上

从小区经过
灌木加深了绿的颜色
静美平安
此时我才返回家中

壶水开,万物生
身边有神香飘来

2008.12.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