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典 ⊙ 花与反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利玛窦心史》

◎杨典



      《利玛窦心史》



那一年夏天,航海,雨
月光见风使舵,把我带到中国
黑头发皇帝在一碗粥里
打坐,看我与黄道十二宫
一起向东,向东,向东
从印度洋起我就听说
这里的山林太美
醉渔唱晚,秋江夜泊
读书人还会养猪
而我来自一座叫意大利的地狱
我属于被他们称为鬼佬的:主

打开坤舆万国图
他们不在世界的中心
酸文人、和尚与恶棍
满街乱走,如一盘散沙
在肇庆,一个麻子给我算命
在南昌,我曾见过凌迟与宫刑
这里的人从未曾想像
地球可能是圆的
十字军差一点就打过来了
还认为人死后即变禽兽
王法是一道屏风

骑马走过明朝的广州
见寺院一二处、画舫三四艘
柳树摇曳七八棵
到处是布告、茶与写诗的
妓女。衙门口总有疯人击鼓
还有拿着一只碗的头陀
以及挥鞭打狗的儿童
刺绣卖得很便宜
当官的杀人也用瓷器
我摘下过锁国时代的一朵花
我想我也已深深爱上了
这里的筷子、酒和鲤鱼

从南往北,参商起落
看不见南十字与人头马
沿途都是一个个地主的坟墓
当我在子时仰视天瓶座
他们也在夜观乾象
赞美隔岸观火
在北京,竟无人听说过
中央集权制——他们自己的制度
而缠足者里还发现有摩尼教徒
孔子大约十分奢侈
他说: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我为他的后裔带来了十诫
及拉丁文、望远镜、自鸣钟
只有几何学不太被认可

每天,我都弹着古钢琴
看风水、煮红烧肉、谤佛
向牡丹下的士大夫
讲授雏菊、医学与黑死病传说
这里的人,动辄就两肋插刀
或动辄就吃饭请客
但一到关键时刻,全都得猜谜
中医们反对我的音乐
唯皇帝待我不薄
这里最奇妙的东西是:妾
她嗑瓜子的舌头灵活得可怖
还有东厂的特务们
悬挂在房梁上的“那话儿”
是否也涉及神学原罪?
请罗马教廷立案研究

荒诞的宫殿布满了龙
马可•波罗未解剖过的动物
我知道有十个南京的基督
尚未被恩准下葬
而上千自由知识分子
已被遣散、流亡、视同妖魔
主啊,这里还没有大爱
清明上河图是一册
粉饰太平的伪书
但我既来之,则安之
这是我一个人的中国
我将涂抹掉东西方的差异
全世界的神都是一个


                            2009-2北京



利玛窦(Matteo Ricci 1552—1610),意大利耶稣会传教士,学者。明朝万历年间来中国居住,一直到死未离开。利玛窦原名为玛提欧•利奇。利玛窦是他的中文名字。他在中国颇受敬重,被尊为“泰西儒士”。他是天主教在中国的开拓者,也是第一位阅读中国文学,并对中国典籍进行钻研的西方学者。除传播天主教教外,也传播西方天文、数学、地理、哲学、拉丁文等,对中国人认识西方文明产生了重要影响。主要著有《利玛窦中国札记》(原名《基督教远征中国史》)以及他用汉语写的《交友论》《西国历法》《二十五言》《畸人》《浑盖通宪图说》与《西琴曲意》等。他第一个为中国翻译了古希腊欧几里德《几何原本》,第一个在中国出版了世界地图《坤舆万国全图》,第一个用汉语撰写《天主实录》以宣传天主教。其学生徐光启、李之藻等也影响深远。利玛窦是中古时期第一个用西方文明开拓远东蒙昧的伟大神学家和科学家。他的坟墓历代曾被不断践踏,或被红卫兵摧毁,又不断翻修,至今犹在北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