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心 ⊙ 铁心的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05年诗整理

◎铁心



◇半杯咖啡

你喝着半杯咖啡
没有加糖
没有加奶
黑黑的沾着舌头
关掉灯
对面空无一人
你再喝一口的时候
一匹狼追逐着孩子
火车缓缓到达
隧道的出口
你敲了敲那只
漂亮的杯子
野草生锈
可以听到车轮的打滑
以及狼的哀嚎
你继续喝着咖啡
月亮抱住孩子
窗外的屋顶蒙上一层霜
脚手架抬起胳膊
揉了揉眼睛
车站附近
已经挤满了模糊的人


◇事故

睡觉之前
我就打算好了
骑自行车
去最深的海底
旅游
我带着磨嘴皮子的姑娘
她怕我被鳄鱼吞掉
她带了许多的香皂
结果,鳄鱼吃了我的自行车
姑娘化成了肥皂泡
我像瓶子一样在海面上漂流
正好做一名传奇的海盗


◇单身宿舍

你坐在一把
断了腿的椅子上
睡着了
阳光照射床架
那影子
整齐的躺在水泥地板上
窗外的钟声
响了几下
你就醒了几下
蛾子吸干墨水
翅膀开花
两个图钉闪着亮光
固定了
一幅草图


◇磨牙

吃饱饭的人
看着残缺的月亮
有点发呆
孩子含着棒棒糖
口水兮兮
女人坐在轿车里
不停地打手机
浑身闪烁
我等待
房门开启
可是
全是糖果色的零食
女人拼命
咬了男人一口
皮肤上留下几枚
骷髅的纹身


◇未来

水泥里的种子
像乞丐一样勇敢
斧头听见她们
发芽的声音
窗子贪婪的吞噬着
最后一抹辉光
让花朵在暗夜里
失落了一些蕊
光滑的墙壁
面对游戏高手
炫耀罪恶的舞技
未来的孩子
只好用头颅敲击键盘
钉子,已探出浓雾的玻璃


◇吊灯

那吊灯
就是一只螃蟹
在天花板上
拉着怪异的影子
像丢失在冬季海边的空壳
我知道这房间
曾经有无数的人来过
虽然此刻显得
很是空荡
孤岛的旅人行色匆匆
可我还是想问问那只螃蟹
之前,有没有看见
我认识的人
来过


◇理想

我要把你抱在怀中
像怀抱一块透明的冰
并且不会融化
我还要用牙齿咬断
回不去的铁轨
让沉重的行囊失落在只剩下投影的荒城
我要躲过这场容易误伤的大雨
等待明天晴朗的天空
然后在楼顶,自由自在的练习飞翔


◇尖叫

摆放在黄昏里的静物
落入黑色河流的褶皱
嘴唇贴近刀子
剩余的骨头
慢慢扎根于火焰
枯燥的桥梁摇摇欲坠
你的门窗已被封堵
眼镜失明
耳朵和画框被压得粉碎
你无法解释为什么找不到自己的故乡


◇闭上眼睛

不是说你睡着了
而是天还没有亮起来
你慢吞吞地把那根烟抽完

在出租屋
弹落烟灰,呼吸都是过期的



◇地下室

还是在流浪的学生时
我就住过地下室
尽管有很多的出口
我总是晕方向
住在那里面的人
仰望着地面
和地面上移动的腿
习惯头颅向上
习惯回避刺目的阳光
今天当我走到地下室的入口
禁不住地哆嗦
害怕它就像害怕一口熟悉的井


◇恐高症

多年以来
我还是像小时候一样
喜欢爬高
在屋顶上
在烂尾楼上
在大烟筒上
在废旧的机器上
在山崖之上
偶尔也在透明的电梯里
或是旷野的墙头上
练习平衡能力
会有好心人劝诫我
爬那么高干什么多危险呐
我不厌其烦的回答他们
站得高
才能看得远


◇睫毛

我在桥边等候
泥砂的流动和白帆的倒影
灌草兮兮 口水兮兮
藤椅在旧天井里摇曳
整齐的裙子经过玻璃幕墙
重复往日的约定
临街的羊皮灯笼跟着
急促的脚步 轻微颤抖 
褪色的伞 深墨镜
共同在在纸篓里搅拌
洛可可的美容院
挺起胸 蓝企鹅口吐雾气
剩余的蛋糕糖渣面巾纸
与模糊的脸一起散落
小丑的钢琴演奏
送给谁 我数着红灯
躲开断裂的电线又被铁钩挂住
捧起生锈的杯子
张开大大的嘴 喝口雨水
身上的铃铛疯狂的响起
这条街上长满了毛发
一个女孩在飞一样地奔跑 
车辆追逐着气球
她从雨中跑进了空旷的沙漠


◇疯女人

疯女人在街上游逛
疯女人在找寻她的垃圾男人
谁敢和她单挑
谁敢和她干杯
疯女人拧干自己身上的衣裳
疯女人打着漏雨的伞走过市场街
谁敢做她的儿子
谁敢听她弹奏跑调的钢琴
疯女人很漂亮
疯女人又来了
谁敢砸烂那些生锈的门锁
谁敢把舌头剪短
疯女人用那些神圣的化妆品刷墙
疯女人把诗写在子宫里
谁敢做她的邻居
谁敢吃她烧的饭
疯女人有一件长长的裙子
疯女人在找寻她的垃圾男人


◇蟑螂之瓮

暖气让你昏昏欲睡
让衣服落满灰尘,疲倦的开关
和滴水教劲。蟑螂在卫生间里惊人地繁殖
扩充它们的城池,它们的宠物监狱
在慵懒的时光里你啃着撒了椒盐的鸡腿
温柔的连续剧刮光你的胡须
它们吃着你的棉花,你的石油,你的股票
指针在头上悬着,直到半夜电器充满了血液
你在半梦中找寻开关
不知不觉它们已来到你的脚下
当然,有时它们也会一动不动地等你撤退



◇公寓

1

潮湿的抽屉拉不开也推不上
你诅咒着书籍的重量
和死板的工作照

2

你习惯了各种气味和各种腔调
黄昏时推开门发现屋子里多了几件旧家具

3

桌子上剩下半杯水
从里面可以看见自己的光头
你找不到一条可以吃的鱼
它们在柜子里游来游去
翅膀越来越短尾巴越来越软

4

酒瓶再大一点 乳房再多一点
脸皮在粗糙一点 黑板再黑一点
蜘蛛网再浓密一点 夜班再晚一点
你就可以把垃圾桶放在门口 查考勤

5

你抢夺着时间漠不关心电表的速度
水在耳朵里流淌 后背脱着三层皮

6

高雅的痞子接受采访
他的胡子冒着烟
第五季已被饮料商占有了
你只好期待能在 第六季
画出蓄谋已久的壁画

7

明天你要和玩具结婚
嫁妆还是一堆堆玩具
只不过它们越来越智能化
到底是你玩耍它们还是它们玩耍你
现在 沉默的女人不好找

8

故乡也许是一床棉被
你还没倒过时差
你伤心的像一团废纸
白色的绝症吹向又一个光滑的站台

9

总不关掉楼梯的灯
所以总也打不开楼梯的灯

10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窗户
好象经常有孩子在那里喊叫
像一只羊的喊叫
当你走过去
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
烟筒的高度

11

一定还有个星期八 让你写诗
邻居们给你送来饺子和半只风干鸡
没有人相信你不会喝酒
你可以听见木纹的涛声
它们平静的成为房间的皮肤
它们平静的宛如断流的河床

12

你继续寻找插座
顺便等待又一场雨的来临
还要赶紧割下一块块皮革
修补鞋底的漏洞

13

飞机穿过这片灰色森林...

14

女人正在教孩子弹钢琴
你耐心地听着
周围是那么得寂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