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 的兰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平衡术》诗选六

◎夏雨




春天来了

一整天我都看见自己
低头
醒来
梦中的角落残留着液体和纯粹
那里没有我

我的日子表现良好
宁静充填着异域的声音
它们一直在那儿
不动声色地在那儿

买或卖——关于生活的事
最好保持原状和警惕
灰白的树枝
向春天支付了一桶油漆款


我和小镇

只有我,在透明的小镇里飞行
一个我,另一个我
陷在长满落霞的黄昏,一天老似一天
一天更比一天轻盈

只有一个浪花翻腾的
被称作清河的小河
收容了落日,又
被人憎恨

而小镇,越来越多的繁荣
将难以清晰、难以描述
燕子,蝴蝶,黑瘦的蚂蚁
甚至不吉利的乌鸦
也用混乱制造着飞行的轨迹

它们和我,还有那么多看似漫不经心的人
是那么地漫不经心!
仿佛深临的不是小镇的中心
不是貌似流浪
或生死的灵魂

仿佛只是一个破损的居所
它收留了我,像一位慈眉善目的好父亲


开始时

开始时,他们还没走远
我想要一座水晶房子
让它成为最古老的建筑
他们便笑出声来
但也无非是笑

不像我
附加了一个条件
房子里必须有我爱的水手
掌控着“一切容易被毁灭的命运。”

现在他们走远了
空留一座沙滩
让我捡拾那些遗落下来的白玉簪


依赖是一根刺

深深扎在生活的表面
当我面对前方
倾心于它给予我的诱惑和光明
当我面对后面
依赖于它曾给予我的可靠和背影
总会有那么一天
的那么一刻
我会处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区域
不能准确地选择
光明与阴影、诱惑与可靠的交叉点
那么,它们变成的刺
会一齐射来
全部扎在我身上
没有应声倒地
是因为我是硬挺了三分钟之后
才轰然倒下的



一个人的小镇

这么晚了
温暖过了,思念过了
我开始醒着,回到一个人的小镇
河水越来越亮
一两声汽笛像从远古时代鸣起
逸龙小区二号楼的某个房间
一切均静止如水
灯光从屋顶飞下来
扑向我
扑向你——不,是你曾经坐过的木椅
它们如此侵犯了我
疲惫了我,又嗡嗡叫着模仿了我
而我开始担心那些光的翅膀
也会飞到远方去



落日之美

缓慢的夕阳啊,那些成群的野鸭
湖面上一望无际
偶尔的浪花,一定是我离世时的呼喊
我认识的人啊
我走过的路
那些经过了我的空气和日夜
白驹过隙——
我身边的黑暗
和我身上的黑暗,是我习惯了的表情
和语言。它们一起加重我的罪孽
一起陪着我
忽上忽下地欣赏奇异的落日之美




我想变成一条清澈的小河

从夜晚到夜晚
我遥对着小镇惟一的小河
出神
我开始试着出门
试着走到它的身边去

我看到一条红鲤鱼
适时游回故里
像老朋友一样,在某个河汊口
悲伤地熄灭烟蒂

我以为我的犹豫
是小河的波粼
一圈大于一圈地值得追随和羞愧
仿佛“月光照亮的苹果花”
以还原果实的方式
被善意地掠回




蜻蜓飞进黄昏

让我想到一只昆虫
爬向夜晚时
一对透明翅膀的厚度

那时我坐在家里
想你
想你在异地的黄昏
有没有看到一个黄昏
被一只蜻蜓撞破

而流出来的黑色液汁
慢慢地在黄昏里倾泄
而我从一个空洞的白日
慢慢走过来

突然就想到那只蜻蜓
突然就爱上那个残破的黄昏
突然就爱上那个
还散发着新鲜油漆气味的夜晚



疗养院

很大。没有围墙
很小。没有边缘
但它有宽敞的海滨浴场和温暖的水

我是一个健康的人,我不需要康复
我是我,随便能在温水里
看清自己的倒影

红润皮肤,隔夜茶
亲爱的人在远处,摇晃着坏念头
享受潮湿与孤独

夜色挡住了我,白日的晴朗挡住了他
我来到疗养院
我走出疗养院
到处遇到时间和衰老

横七竖八的水流
漫过我的脚
我在没有围墙、没有边缘的地方
看到很大或很小的冬天
一个人想
如果可以,就要抱着他哭



清河,替我迎接那走近你的人

在一个又一个迷离的早晨
他走近你
带着整个北方的喜悦和安宁

他说着你的激情你的美
说着你给予他街道的干净
和片刻的凝望和缠绵
他翻转着你的无字书
抚摸着树干上的斑斑与点点

那些红润的脸庞
绿色的水草
少数民族所津津乐道的服饰和清规
并不高大的山
映照着他的背影
小镇上朴素的人们和一位好姑娘

清河,你替我迎接他
那个曾经走近你
如今却要远离你的年轻人



去年这个时候

去年这个时候
槐花开了,漫山的白啊
满城都飘着香
你说你要来陪我观赏这人间美景

南山的槐花又开了
白白的一片
不知是在模仿雪
还是演绎迷茫

依旧满城飘着香啊
依旧是我孤单的两只眼晴
在欣赏



被遗弃的小镇

一个人
和她内心的孤独站在一起
十几年过去了
她们是形影不离的陌生人

小镇,是她的栖息地
她是小镇融化了的隐喻
打量着时间之外的青春和蜘蛛网
她偶尔会停下来
或融入人群

直到有人把希望放在她手上
把通往梦境的门
都关闭
她才像保险丝一样
端坐在透明的小镇中





你和那次事件本身
是一个迷
我试图解开它
后来,我也时常在努力
仿佛它是一个大雾样的清晨
越往里走
雾越浓密
起初,还指望着太阳出来
直到夕阳落山
明月高悬的时刻来临
这团浓雾
也没有一点儿要散开的意思
而月亮,仿佛和它们商量好了
无论夜多么深
无论我的愿望多么强烈
它都不出来



秋天的清晨

水面的小鸟开始高飞
朝阳,激流般漫过东方的海域
宽阔,平坦在这里

像在夏天返回的晶晶亮的星空
催促人类在低语里
溶解固执与罪孽
仿佛我及万物,是一个核心
从自身汲取绵绵细雨和内疚

我们由此离开,轻轻地怀疑
轻轻地舍弃
仿佛又没有离开
一切都因语焉不详而清凉和神秘


窗外

世界终于静下来了
黑,钻出了地面。它们的盘旋
笼罩了整个可见之处

一个男人在北方,一个女人在南方
他们在灯光下寻找的影子
没有原因和方向

想像、行走、注定的单调
在灵魂中消失
一个名字被叫出
“晚安!也许你正好出现在我心中。”

这众多名字中的一个
但你叫出了它



黄蚂蚁

它们来了
在我的书桌上、衣柜中
沙发后、厨房里
唱着没有声音的歌

我抓不住它们的衣襟
也拉不住它们的手
甚至已进化到透明的样子
让我恼怒它们的时候
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它们袭击着我
恐吓着我
又死死缠着我
以其小小弥坚的魅力和恐怖
制造了这个春天的奇迹

我举起的刀不知戳向哪里
我点起的火不知烧向哪里
硝烟弥漫的战场
竟在我的脚步之外漫延



如何让我真正忘记过去

甚至忘记我是谁
如何让我体面地活在人间
如同那棵正在发芽的树

承袭着夜晚的纯粹
忧郁地凝视黎明
也有光从东边发出
也有红润自树梢蔓延

比黎明大得多的是白天
比白天大得多是生活
比生活大得多的是我
正远离天空
又无限可能地接近着天空



微笑那些尚未被污染的部分

我选择了孤单
这低语里的好天气
仿佛有人在周围
说什么但我听不见

一根弦紧了又紧,松了又松
强制自己走在街上
我全部的智慧
是让自己成为一个隐形人

把花丢在山顶
把石头堆在水面
把镶着金边的玻璃缸插在春天

我在外面观察得仔细
孤单是一个明亮的事物
其语焉不详的样子
被春光固定在北方

我经过的时候
它们正在我的童年
微笑那些尚未被污染的部分



除非

他在加紧时间赶路
下雨了。前面的天空也在下雨
但他急于冲进雨雾中

前面的雨水也湿润
也曾倒挂在晴朗的天空中
它们冲洗这儿
冲洗那儿
似乎机械化的设备
只是机械地、争分夺秒地将一种事物

简化成另一种事物
就像没有一棵树可以拒绝新芽
没有人可以在雨水里
抵御湿润和寒冷

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除非他是一棵枯萎的树



去春天

从小镇出发
一个人的回忆被丢在路上
在十字路口,遇到怀抱经书的人
他那么年轻

旅程是白昼的光明和黑夜的苦痛
也是喜悦的乐曲
和来自冬天的绳索
前面有一小片白桦林
准备好了纯洁和叶绿素
等在那里

小径上,有未开放的花朵
和盘旋的钟声
迎面走来一座碧绿的湖
仿佛大地的眼睛,明亮又开阔
我还看到两根铁轨
像我的徘徊一样
慢腾腾地伸向远方

我只不过想轻轻地接近春天
轻轻地模仿,轻轻的歌唱
再轻轻地在一个又一个的旋涡里
把自己捞出来



标志

今天,我抛弃了大部分想像
学会了拒绝的技巧
我的美,还在路上攀登
向上的力量来自自身

我成为路上的标志
身高不会越来越高,信念却要
时时更新和改变

用黎明的露珠擦眼睛
买一把锋利的刻刀
遇到一块像样的岩石时
要懂得心生感动

每向上一段路
就刻下一个只有你懂的符号
我要让自己带着最温馨的笑
向人世招手


我想要的一条路

并不一定笔直
并不一定平坦
我要的一条路,要与所有的路都息息相通
要有该有的繁荣和凄凉
要让我踏上小路想大路
要让它因一支路灯而明亮
因一朵白云而安详
要让我和我的马车驶在这条路上
足足六十年都不会停下来
要让其他人出现
要让湖边的鸟、树上的风继续延长它们的快乐
要让斑马线白过天上的月光
或跳跃如草原上奔跑的、会呼吸的斑马
要让所有的秘密
因无人破解而自行消失
要让我在这条路上,因为某件无法预知的幸福
提前笑出声来



每一天

经过了更深的夜晚
在最深的地方
感受着光明和生病
聆听是一只小鸟,翅膀上只有风
单调的线路缓缓扎进黑幕里
没有一种药可以破镜重圆
没有草原失去了边缘
一根涂了磷的火柴,擦向自己时
点滴的光亮
都是对生活的威胁、利诱和比喻
现在,我浑身是嘴但不张开
孤独地通过每一天
——它的高山、河流、有诗意
又没有诗意的宁静和乞求
而合乎逻辑的伤口
在更深的地方
猛烈拍打着失去了天空的梦



我在清河的幸福生活

把清河当圆心
怀念当半径
那些远方的所有,及近处的街道,水流,亲人
和午后
都在我的圆周上

我用圆周率来暴露我的幸福
我如此计算它们:

用圆的内接多边形模拟我的爱
每一个边都可能是
父母
朋友
花岗石
沧海横流……

用圆的外切多边形来延长我的爱
每一个边都可能是我的
兄妹
仇人
水彩画
日薄西山……

边越多,就越逼近圆的周长
计算的结果就越精确



风景

石头也会呼吸。一缕阳光照下来
它喘了一口气
它的秘密
无非是秘密,被另一块石头所泄露

北方的尽头
陷在极度思念中的人,所能承受的安静
不得不在更安静的正午
成为独一无二的生活

绵延几千里的北方
所有的石头都有可能飞上天空
它们内部的水,尚且懂得流淌
而水和那些
比水更柔软的物质
补充了这个季节所需要的温度和高度

被打开的缺口
就是伤口
在灰蒙蒙的线条和白亮亮的雪花之间
突兀着孤独和尖叫

而一个人的魂灵一直在前方引领
写诗的人
胸膛曾遭遇过石头的袭击
一缕寒风吹来
她和石头一样,多么需要绝望和哭泣


这些空

我多自由,房间也宽敞
亲爱的,你不要掉眼泪,我也
正往外排浓度过高的酸
你爱上了慢
那些快就不是你的。但快里的这些空
是你的
夜晚的空,水里的空,是你的
身体的空,诗里的空,都是你的,都在等着你
慢慢拿走,再慢慢注满


我对着天空的一朵云出神

缓慢的天空
静止的云朵
我也缓慢,我也静止

我在尚阳湖畔,想着空旷、热爱和迷离
想着我这株常绿的乔木
也许是个奇迹

——生根是必然
结果就未必
枯萎也是人生的一种,被我隐匿的生活
像天空那朵纯真的云
正暴露在欢天喜地的无知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