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 的兰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平衡术》诗选五

◎夏雨



孤独

是什么,充满了房间?
我看到他们,在按照我的暗示
从大到小,从小到无
又突然现身
打在我的心脏上

现在,他们是什么?
我坐在绿树叶子般鲜亮的椅子上
让四周笨重的厚墙衬托我
让一本又一本
散发着油墨和温情的书
质疑我

但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
就像没有时光可以倒流,沉思的键盘
被惊醒
它代替我,远离这个角落
又将长时间凝固在这个角落



美妙的世界是怎样轮回着爱恨与情仇

这黑白分明的世界
多美妙啊

除非伤口
被重新撕开
你才可以看到,流出来的血
竟然可以是红的

而且红得那么鲜艳
和饱满



第二个休息日

在第二个休息日,写下字据
证明我曾呼吸着
且爱过你

另一个城市的风景和赞美诗
横着穿过发电厂
新修的晾水塔,和尚阳湖澄明的上空
并把第一个休息日
填平

有根的人,张开硕大的翅膀
渐渐接近了第三个休息日
越过它的时候
隐忍着脾气和花朵

漏下细粉。“我准备过你那样的生活。”
直到稳定住
所有的清晨和黄昏




把我捣碎

但不要做为药引子
我本身
就是一味药性十足的草药

有药性,还有三分毒性
我不能
在被吞咽的过程中,增加对你的浸染
和毒害

我用药性
为你治病;以毒性
化解你周身的毒素

我将幸福。我将慢慢浸透
你的白骨头



铁轨

它有不可测量的冷漠,制造着远方和未来
它的每一根肋骨
都充满诱惑与偏爱。紧密一处
被旅行者孤独地摇晃着
沉闷的空气
而承载着的房子和人群,紧紧抓住
随便一种什么事物
丝毫看不出喘息的痕迹
它们的叫喊
被汽笛声充满
然后悄然沉淀在远方的后面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没有找到可悬挂主题的钉子
你把火燃遍竹林
所有的故事都有编撰好的情节
或动人,或沉寂
但你没有幸运的方式
所以,模仿一次胜利的行为
被心怀叵测之流所推举
明显的效果是:
这一天,所有的人
脸上都挂着严肃。不同的只是
有的人的严肃里隐着泪花
有的人的严肃里藏着笑意
我没有泪花
也不必有笑意
我手里一根钉子
趁着大火尚未完全燃起,再砍伐
一根长长的竹竿
和那个认识我手里钉子的人
共同完成了一次漂亮的撑杆跳
越过大火
并大获全胜而去



小镇的春天

明亮的小镇的春天
那些燕子中的一个,越过了褐色大坝
和尚阳湖被泄露了秘密的冰层

春天在寂寞的墙角
或略显灰黑的雪堆旁,幸福而立
我处在能持续很久的道路旁
展开了蓄谋已久的翅膀

我看到一座老房子
被一圈苦篱笆围绕
它的记忆、伤口和不确定的颜色
被最后到来的年轻人戳破

大于房子的生活
对之保持着苦痛或喜悦的沉默
并保证一些人正在路上
从热爱出发
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



我想说的是齿轮

两个相互啮合的齿轮
他在这一只上,她在另一只上
他的一个齿,紧紧地啮合着她的一个齿

他的下一个齿,紧紧地啮合着
她的下一个齿
看起来,他们合作愉快
或叫两情相悦。一个完整的齿轮
在他们共同努力下,轻松地转动

于是,他们被安装在一只锃亮的手表上
看护着时光
一齿啮着另一齿,一秒紧拥着下一秒
不舍昼夜,唱着滴哒的歌

突然有那么一天,这只幸运的手表
被当做礼物戴在了她心上人的手腕上
他,从幸福的架子爬上去
按着生活的暗示,让那个世纪的雨
一直下呀下

“这巨大的暴风雨,和密集的爱。”
被齿轮啮合者
涂在飞扬的旗帜上。一个可以遗忘
但不能被遗忘的事件或时代



磁铁之歌

我是阴极。你就是阳极
像一声春雷,从头顶炸响
你突然产生了
过多的吸引力

你可以吸引一切可以吸引之人或事物
但你自身的阴极
却无法跟你相吸在一起

但我并不反对
相爱的人天各一方
纵使你的周围吸满拥挤的附属物
也只是附属物而已

事实上,我正以最短的距离
偷偷地
与你直线相吸
直到稳定成完整的一体



浅蓝色的大海

“一个人遇到一个人,多么地不容易。”
读到这里,我闭上了眼睛
这一年,我学会了学习
学会了遇到你

其实遇到你是前年的旧事
遇到你却不认识你
我只能装作不在意。像一场小雨
在梦里穿越
淋湿了额头,但里面是干燥的

在抚不平的褶皱里
埋下了过多的指针和色彩
你以陌生人的身份接近我
语言被涂抹了善意的油漆

这是我所能接受的一种新尝试
阅读到清晨
到仲秋。火车呼啸驶过山峡
我闭着的眼睛里有山洪暴发

仿佛我读懂了一个房间里
布满的青春
仿佛我突然发现你
在没去过的街道上
遇到的古典词汇
还有那些临时的停车,临时的聚集
临时的心有余悸。你读到了

她依在。我读到了
她遇到了一只瘦蟋蟀
这一年的天空
蓝得实在慢,一个人
遇到另一个人时
还是浅蓝色的大海



我的世界里没有悲伤

我承认这个世界
有真情在
仿佛你相信陪伴星星的夜晚
它天天都会来

我承认这个世界
有爱情在
仿佛你正端坐的木椅,曾经它只是
一株不起眼的小树
后来长成了大树


与仇人书(一)

是气球,总是会爆破的
如果没有外力
它也会爆

松开手,气球会自动升天
但还没有到达天堂,它就爆了

现在,我不想放它上天
但还想让它爆破

于是,我就寻找一根针,越细越好
我要让它爆破的同时
伤口越小越好


生死相依

听说有一种植物,在人体内部
具有再生能力
我就想在我的脚底
种上一粒种子
(或者让松针不小心刺进我的皮肤,
让松树的细胞
与我的细胞合谋共生。)

一粒松树的种子
以我的身体为大地,血液为营养
水分为水分,茁壮成长
总有一天,它会长成大树
让我的血肉之躯
变成直径一米或两米的松树

我希望你能将它伐下来
打造一张宽大的木床
或一把木椅。如有剩余
再打造一口棺材,涂上深红色油漆



一只甲壳虫的生命轨迹

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座山峰
却不为人所知。我没有像愚公一样
下定决心
将它移走
也没有红军一样的雄心
翻越它

在清晨与黄昏之间
醉心于它的智慧与雄伟
它是我的山峰
我以爱情为它命名

后来,我放弃了与它对峙
而一只甲壳虫,正神态自若地
缓慢爬向山顶



紫苜蓿

在十月的忧伤里与你相识
在我的手心里发现你的纯粹
在我的眼睛里看到你破碎的花蕊

有时,我就是一株紫苜蓿
摇曳着清风和不朽的紫
被一枝翠绿的茎干支撑着
从夏季的雨水里走来

我和周围那么多的紫苜蓿
没什么两样
要命的是
我除了紫得更为彻底外
真的没什么两样



静一静

开始时,是静的
后来也是静的
这只是一座桥的桥墩,发现了
一块坚硬的天空
介于前进与倒流之中
纹丝不动。你曾试着走近它
用手拍它的臂膀
它曾试着迎接你
让时光忙乱着奔跑,但也
只跑向微笑的你
后来,无非是一种静
掉进另一种静里
细小的声音
陷在很深很深的漩涡里
没有被他人捕捉到



假如我只有三天时间

第一天
没有时间痛悔
逝去的日子里那些有意或无意的浪费

第二天
没有时间感激
生命带给我的一切痛与悔

第三天
我要能成功去掉“假如”
祈求上天
赐给我一场像刀子一样锋利的病



当我沿着这个夏天的河流漫步

不期而遇一座会飞的水塔
告诉我北方一场雪
具有冥顽不化并肮脏的品性

后来遇到一只木船
被善意的主人涂上了油漆
风吹日晒
已辨认不出它本来的面目

再后来,我遭遇了一个双休日
它态度纯正:
“休息日里,我们谈谈恋爱吧!”
还有若干的事物,让我忍着
被置换的痛苦

一些模糊的念头
像箭,从四面八方射向我
起初我怀疑过自己的属性
后来,我的爱人告诉我
这个世界坏了,它躲在准星后面
看谁都是猎物
那些斑点状的日子和流水
被其一一射中

我们保护自己和爱情的方法
其实简单:
沿着河流散步
记得傍晚时分,将回家的路
敲得铿锵有致
韵味无穷


在黄昏写诗

其实从早晨,我就开始了
诗写。这个早晨
没有什么特别
秋天的雨水哗啦啦地下

我在想,你在异地
你那里有没有下雨
雨水中,你有没有再次被淋湿
但我不能时时对你产生问候
不能一个劲地打扰你
既定的清晨
于是我就打扰我自己

我在清晨写诗,但我没有写清晨
你的或我的清晨,我都没有写
我模拟了一个存在的黄昏
又模拟了无数个不存在的黄昏
我说我在黄昏写诗
写一些关于黄昏的诗

想像着我一边写诗
雨水要一边下
但到黄昏时
雨水一定要停下来
并保证异地的你,能够
清清爽爽地回家
能吃上一口温软的饭菜
然后坐下来,读我一口气写下的
这些关于黄昏的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