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 的兰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平衡术》诗选四

◎夏雨



我读过一本书

我读过一本书
里面有一个年轻人
把一只木箱放在了海边
我坐在岸边等候很多年

没有更多的时间
去跟他讨论逻辑和存在
只想像着他会来
告诉我,生活是多么地清白和美妙
然后教我
学会我所不知道的一切

我披着长发
不长皱纹地爱着年轻的他
很多人经过我坐的地方
也经过了那个木箱
沙子支撑着他们和我的思想
海鸟在水面跳跃奔窜

我日夜砌成的那堵墙
变成海水在流淌
它的功能保护我
成功地成为一个坏女人
就像他说的一样

然后被人写进书里
先是被我读到,后来
他从书里走出来
和我一起目睹
海水和海风
在没日没夜地交流和碰撞



碎片(二)

你是那座山
我是水
你足够高。我有信心
让水足够大

但我没有巫术
我要依靠自然的力量
冲向你
你不要露出微笑

我触摸到你的脚了
触摸到你的腰……
我学会了像河水一样拐弯
包围你
但不摧毁你

在你无处可逃之后
伴着美丽的浪花
给你起一个好听的名字
叫白岛屿



与仇人书

当我决定与你们对峙
我就顺手打开了一片开阔地
我没有手持长剑
没有带着满心的仇恨,或传说中
对你们全部的诅咒

我面带微笑而来
看这片开阔地上长满青草
但我没有闻到青草的味道
这是冬天,它们和周围的植物
早已花败草疏
零星的积雪,在寒风中闪着亮光

我先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
再想像一下
远方大海的波涛声
或北方某个旅馆里瓷器碎裂的声音
然后一直在这里,拿出一些种子

在你们回家必经的路上
种满鲜花,希望在以后的岁月里
让你们时时能闻到花香
让我时时能够忏悔:
当我决定与你们对峙
其实我就已不再是一个善良的人



我看到的一些场景

一个人忙碌的身影
是人们正在谈论着的命运

逝去的季节,礼物
是一张圆桌上的铁轨
呼啸着从远方运来消息
再把花桌布上的秘密带向远方

被车轮撞击出的火花
是口舌之争的导火索
有人把手放上去,引导火车的牵引者
那正是命运在其他情景里
交融的一场命运

一直分不清那个不语者是谁
仿佛很久没有相聚在一起讨论的
一串串数字的迷雾
跳舞的符号撒在角落里
被岁月掩没

但它们是喧嚣的,温暖而暧昧
悲哀而害羞
窗外有六角花瓣飘落
我看见一个人站在玻璃窗内
正在解读某个朝代的隐喻,或失落



我像一滴水那样醒着

不想睡去
是因为天气太冷了
我所能够想到的御寒方法
实在不多

加柴是一种
搓手是另一种
努力眨着一双眼睛
不让它们闭上
也算是一个不太高明的办法

没有好奇者将这滴水放在风里
不会有更多的人围观
并露出人类冷漠的表情
熄灭的灯光也不会私自泄露
一个温暖的出口

像一滴水那样醒着
闪着水一样的光泽
什么时候,能像一滴水那样安然睡去
并保证与这个冬天
格格不入,又和谐相处



我选择

我选择放下手臂
选择告诉你,不要模仿
已经发生过的故事

放弃写下保证书的机会
选择用双手
捂住时时准备爆炸的心
我会在净化的水里洗净双手
然后抚摸一下
心爱人的额头

告诉他,不要让生活的重负
压在胸口
让他年轻的躯体和思想
浸泡在消过毒的真、善、美里

然后让幸福更新现在的时日
让未来远离离别之路
让人类经验的回声
轰鸣在美好的憧憬中
让我们去做
与诗或磁铁类似的工作

让我们的翅膀
能够掠过冬天的寒冷
和误会的路口
时时听取古老的音乐节拍
所发出的建议

让我们成熟的心
成功躲避
藏匿于丛林里野兽的袭击
和青草上花蝴蝶的缠绕

让我们放下的手臂
指引地下的积雪,不要仿佛沉静
变幻着身份冒充温暖的使者

阳光出来的时候,我要坐在天空下
仰慕那一碧如洗的蓝
那是我的秘密啊,那么地蓝



孤单

这个下午我是孤单的
我在孤单中上网
发现一个人在诗中
正述说着他的孤单

我拿起一本书
梭罗在湖边伐木
拒绝有人打扰

我来到大街上,那么多的行人
各自行使着特权
我一个人静静地走
静静地驻足在花摊前

那些冬天的花朵
一朵紧挨着一朵
来到春天
还没有夏天的蝴蝶落在上面

但我是过去或未来的赞美者
扑来的香味
混和着飞翔的味道
正如有些事物,被一一摆放在人间



归属

上一分钟,坐在车里
下一分钟,站在马路边
对于道路而言
它是属于汽车还是属于人?

一辆车加速从眼前驶过
笑声,自窗口飘出
将正行走在马路中央的人和道路
远远地抛在脑后

但有雨水
适时落下来
那个人站在马路中央
被这场大雨
适时地冲刷干净



把你比作海

你有多深,只有暗礁知道
我是暗礁上的一丛珊瑚
我在海里
我是愉快的。但你并不知道

整个春天,海的脸上挂着泪花
不能把海的胸膛打开
搬出礁石
让阳光变短。这份苦痛
暗礁并不知道

但珊瑚偷着在夜晚
流出的白哗哗的血
瞬间被大海染绿
而暗礁,依然孤独地浸泡在大海里
陪珊瑚倾听
大海的哀怨

直到翻腾的哭声
深深隐匿到海底
连你自己也并没有听到



焚心

阳台上的花,口渴多日,它们均具隐忍性
集体低头,不作声

水,就在离花不远的水管里
日夜流淌,等待着物尽其用

花,不会走到水笼头底下,祈求一份湿润
水,也不会流到花脚下,献出一份爱心

花和水,各自保持矜持



一只笔尖的叙述

洁白的纸张,黑暗的俗世
没有什么可以隐藏
没有谁可以理解
一个疯子的疯狂

热衷于在大街行走
热衷于如此沉默
并将一双迷茫的眼睛
随便丢在什么物事上

血液被研磨,骨头被过滤
扶着春天的风
从大雪满地到鸦雀无声
并被完美的人道主义所伤害

写下恶,写下善
从生活开始
向真实或虚伪的更深处,漫延



新平衡术

去年
我用利斧,将自己从上到下
劈成两半后
将左半边和右半边
放在天平两侧
新买的天平,并不平衡
后来发现
是口腔右下侧的一颗蛀牙
在作祟

这只天平,一直陈放在地下室
今天我翻出它,再次检测
它的平衡能力
依然是老办法
用利斧将自己从上到下
劈成两半
左半头、右手,左身躯、右腿
放在了左边
右半头、左手,右身躯、左腿
放到了右边

奇迹出现了
天平竟无比平衡。只有那颗蛀牙
在微微地疼痛



在夏日
  
在夏日,冲动的大树生长着
一棵,两棵
还有另一棵,和它的伙伴们
极力分割着偌大的天空

那些混乱的枝条
我叫它们小镇,清河,红旗街
或逸龙小区

我念及向北的道路
念及夏日成片的荆棘和生活的中心
羞愧便布满我的脸

在这次由命名组成的冒险中
我的心被阳光抽走了颜色
仿佛被按灭的开关
瞬间完成了
由黑暗向绝望的完美过渡



巨大的树干长在虚无处

从何处飞来的石子
击中了枝叶?天蓝色的背景
在故事的马车中起身
车辙正好是痛苦

我们都做文明人
车门关严,前面是北方
傍晚以外的树上挂满了红灯笼

我们是自己的拉锯者
也是冬天寒冷的争夺者
风鼓荡的方向
有种子在发芽。“每件事物
都有一个时刻表,只要你能发现它是什么。”




弯曲的影像

日子浸在河水里
有黑白相间的条纹和汤匙

我用弯曲的影像
拒绝欲望的火焰
然后在汤汁里沉淀出一粒盐

如此这般
先是遭遇成群的海草与章鱼
接着是一只救命的小船
最后才是赞美
和比喻



谢谢你

我在一只坚硬的核桃里
修整路面
我有力气填平里面的沟沟和坎坎

欢迎你开来你的敞篷跑车
并带来锋利的匕首
狠命击打这圆形的屋顶

这么多年了
早已淡漠了对你的仇恨
我闭口不言
并不代表我不能言



碎片

白天,我是碎片
晚上,我是危险的敌人
碎片足可信赖,是因为
它以不同的方式接受光
而晚上
取下眼里的镜片后
心里一下子变得亮堂起来
事实上,并没有镜片
我依然是一堆碎片
一堆杂乱无章的
危险的碎片,只是完全具备了
重新站立起来的可能



证据

如果我拿不出活着的证据
他们说
就将钉死房屋的门
我看看他们
又看了看远处的群山
想了想,先是拒绝了窗子的邀请
然后把家搬到了核桃里
再后来
起风了
我才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