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 的兰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平衡术》诗选三

◎夏雨



那一夜

离春天尚有一段距离
花朵自作主张
充当了春天的标语

先以羞涩的方式包裹自己
(相当于我以自闭的形式拯救了自己)
后来它的开放
仿佛卷起的窗帘被放下
遮蔽了我
又迎接了我

那一夜
我懂得了感激
并不是每个俗世的人
都有受到伤害的机会
这与一个人的心脏没有关系
与另一个人的心脏也没有关系

那一夜,我带着心满意足的重创
走近了自己
又离开了自己


鸟窝

树枝上的家
在路旁。半秒钟的停留
反被忽视
它的角落,被一些惊异的目光掠过
而另外的时间在异地
制造相似的感动。小动物们
飞在孤独里

空地大于林间。去年秋天凋落的松针
还在沉睡中尖锐
现在春天已经开始
尚未来得及隐进葱绿中的陈设
被想像的汽笛声遮覆

矜持的温暖
增大了时间的摩擦性,并使钥匙弯曲
当阳光穿过那未曾展开的序曲
一次记忆
显然单薄
而相遇的景像,总是比春天漫长

看树干上爬满被撕裂的诗句
谁在尚阳湖岸
触摸到了它最后的黄昏?



清河,清河

清河在北方
像一盏灯笼
挂在季节的风口上
闪耀着的光
与清晰的小巷交谈

三三两两的行人
偶露峥嵘或笑容
离我最远的亲近者
是天上的星星
失去了我,也笼罩着我

外来者,用虚伪和真刀真枪
装饰性别和立场
倾慕于清河的温度
又刻画着他们想像中另类的面孔
我放清河于河中

清清的水在一个温柔的声音里
而声音在别处
正是世界被归置的同盟之都
吹着北方的风
那里的灯火又温馨又明亮



小镇的落日多浑圆

小镇很小
小镇叫清河
小镇的落日多浑圆
小镇的钥匙在手里

你的手就是我的手
打开的房子
却不是你的房子
狂野的心抵不上
小镇的缓慢和过渡

血液有毒
空气有毒
力气和言语浸透了白骨头
寡信的人永远消失在尽头

小镇啊,你的面容多清秀
有些东西就是白天或夜晚
就是河水,尖锐的舌头
柔软的床铺

靠着静态的奔突
小镇的留下
未被发现和说出



我想砌一道墙

我要这道墙,足够厚
我要这道墙,足够高
还要足够长

要像长城那么长,能掩护着我
不要被从北边产生的风吹倒

为此,不分昼夜地
我从南边的山坡上
搬来足够多的石头
其中一块不幸滚落山底
另一块被风吹跑

山底那块足够重
被风吹跑的
足够轻



当你的抚摸

渗进一种力量,从那时起
让我想到
如果我已死去
那些不存在的谎言
是否还能够蜕化成诺言

如果那一刻
楼梯上不是站立的我们
那么倒下去的
人,他的呼吸和心跳
刚好能在手指指引下
碎裂成片

并在归来的日子里
让那些永久被遗弃的爱情
意识和身份
倚着悔恨的门槛
恢复成一种
稀罕的雕塑和糖果



桃花宴

一朵又一朵
风,牵着桃树的衣襟一片绚烂

喧哗的人间
到处是阳光。当你和你的炫耀
刻意掠过

没有任何一朵,在高处惊慌
没有任何一朵,在低处枯萎

也没有任何一朵,擅自改变信仰或逃离



草地

它的边缘
或是墙角,或是水源
或是站立着的我

但草地上的草
是安静的
点缀着的一两棵蒲公英
也是安静的

阳光和月亮的清辉、几只蝴蝶或蜻蜓
也有安静的时候
偶尔刮过的风,淋下的雨
也算安静

草下不知名的虫子和蚯蚓
在世界强大的安静下
却略微显出不安

我不知道它们的不安
究竟来自哪里。但略显不安的
还有我,还有水里停不下来的鱼
还有墙后面,已经发生
或正在发生的故事



清河的风

绿了清河的水
也绿了清河的岸
我在岸上,我也绿了

但不是我泄露了清河的秘密
保持沉默的三月,作为风景
不能被忽略,但可以被忘记

一个抑郁寡欢的脚步
鼓点一样敲醒青石板甬路
你不能说我是危险的
你不能说我受到了伤害
你甚至不能说,你从春天走过
看见了我

我在三月的枝头隐忍着
绿,但不盛开
异域的风吹来
我也只是淡淡地绿
淡淡地在清河的秘密里
修身为笛
或腐烂为泥


好消息

春天来了
上帝让她带来一个好消息
说在前方不远处
有一条尚不懂得喧哗的小溪
清澈的水里有一块透明的石子
让我去寻找

我带上口袋和欣喜
带上信念和巧克力
睁开迷失了太久的眼睛
而无视周围人的目光
我顺着太阳的光亮
或月亮的清辉

我的思想一刻没有停止
甚至有那么一秒让我悟出
疼痛是多么美妙的道理
有一段路上的沙子,既是保护者
又是伤害者

以自己的名义走向前方
走向你
沉默的钟声
在早晨和傍晚引领着春天绿色的梦想

那些私欲膨胀的偷窥者
羞愧会盯上你们的梢
悔恨也会指点着你们
我从黎明走到暮色正浓
从苦走到甜
我去寻找
那个成了好消息的我自己



桃花就要开了

她是自己的罪犯
但他的话,是一把双刃剑
也是一把锁
她被锁在没有围墙的监狱里
怀抱着那把双刃剑
像模仿。像生活。像走火入魔
他制造一种释放的假像
实则是抽刀断水
他一向把她看成是水,雨水,冰水或雪水
在花蝴蝶和蟒蛇在青草上
缠绵跳舞的时刻
她终于越狱成功
成为一名逃犯
但她并不想
逃得越远越好
她只是在逃跑的路上
一步一步慢慢地走
她说:桃花就要开了



2007年第三天

这是新年的第三天
冬天依然年轻
它散发出的寒冷
将阳光的红丝线
冻僵在半空

我的手在空中稍低的地方
停留片刻。试探着
想要解开一直的迷惑:
阳光还是不是阳光
寒冷还是不是寒冷?

如果,它们都已不是
它们本身
那么我的手,是收回来
还是继续停在空中
而只让我抽身而退
成为自己的陌生人?



在夜晚,一场大雨从天而降

它不是湿的
却是冷而黑的
将一条道路淹没

这条道路,正在消化着原来的道路
你会听到一些沙石的声音
一些水泥和水
风来不及吹走的车辙
一块积雪冻僵的尸体,还有一辆汽车
满载快乐而去的歌声

最忠诚的一年,或两年
它最大的伤害是没有受到伤害
道路上的霉斑,是喜鹊的家园

远处的海水空自泛滥
那只是生活以外之人
一次不着边际的越轨
时间会让它们一贫如洗
并证明巨大的怨气
于他们是灾难,但没有发出来

我走过的这条路,曾被青草
或肮脏的雪们占领
落脚之地如今站立着灯柱
妄想已被铺进道路底下
全新的爱
更平坦、宽敞,且伸向未来

在某个夜晚
我看到一条道路
正在向黎明请教
这在近三十几年的历史中
绝无仅有



钟声

终于要写到钟声
因为我正身处2006
准备步进2007

在这新、旧交界的地方
我需要一种媒介的引领
每个人都在照料自己
只有钟声
现出喜庆的节奏

它一路抛撒细屑,让我
所经历的历史
染上玫瑰的色彩
圆形的屋顶成功模仿了一次黎明

你无法预防的事件
包裹了一粒种子
在钟声响起时
于它的尾音处,潜入太阳的花园

所有人正在准备着
超值的喜悦
寂静像一座钟,正在散发
前瞻并美妙的音符



夜越黑,你越亮

面对一堵倒塌了的墙
你总试图量出它的尺寸

一堵墙倒了
让你在有生之年
收藏了它的碎石和烂瓦
久久注视它们
好像一根朽木渴望着发芽

你可以忘记
那沸腾的场面和墙上的篆刻
在想像里完成对幸福和朴素
完整的向往

午夜的钟声被撕碎
你看到整个俗世
漆黑地立在周围
像一只愤怒的狮子
正张着漫无边际的嘴



不说

不说分手
不说风雨如何纠缠着的荒唐

小镇的春天
是一双眼睛
看北方的山、南方的草
在野外
千里连着万里

沸腾情爱
却隐忍着假装高洁
随风腐烂的雪、荔枝、狐狸和冰块
白色的火与血

我不说泛滥的尸体
不说滞留于玻璃上的水珠
不说走过的路
是一根钢索
将命运勒紧
并狠狠地勒进去



启示录

某天,我往手机里存入两条信息:
一.我的爱情合情合理
二.我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此时,我翻阅着它们
忘记了某天是哪一天
此时是哪一时
脑袋里掠过的是骄阳明月、血雨腥风

纷至沓来的感受
让我不停地翻阅着手机
并念出了声:我的爱情
合情合理;我与这个世界
格格不入



密码

生活里的密码总是太多
我记住这个
却忘了那个

直到有一天,我把所有能设定的密码
全都置换成相同的数字
它们才被我记住

但我知道
终有一天,我会忘记它们
就像忘记某个人

让我无法取出诸如:存款、信件、
故乡的风景、电话里的友人、屏幕后的秘密、
隐匿在生活背后的
一堆不可告人的好事或坏事

终有一天
我会老得不能再老
生命戛然而止
这些密码也就成为再也无法设置
而人类也无法破译的绝密文件



但你不能开口

以自己的方式面对生活
你要自杀
他要生一场没有退路的病
而死亡,是一场最抒情的告别晚宴

真诚是你们的美德
但你们不能开口
真相靠掩饰,才得以是真相
强行附加的那些
是一根又一根的接力棒

从俗世被传到天堂
他以虚假的途径换来爱
(虚假在这里等于爱)
而你获得了灵魂
被粉碎后的麻木与裂变

但你不能开口
一张口
就暴露了你是一个哑巴



我要制造一个圈子

要清晰,有条理
要让我陷在里面
顺着清晰找条理
或在圈子里看圈子外的你
是不是需要
下一场及时雨

我爱这个时刻
我厌倦了那些时刻
那些锯齿形的时刻
一个锯齿
是我说服自己的理由
紧挨着的那个锯齿
是我背叛自己的决心

在每一个清晨以后
都会有如此的时刻出现:
一小部分用来愉悦自己
另一小部分用来羞愧
其余的,全部用来悔恨

自新的时刻
就是我画圈子的时刻
我要把你画在圈外
我在圈内
找到条理
再顺着清晰回到陷入的起点

然后抽身而退
回到圈子外
和你并肩猜解怪圈之迷



风在吹

在触摸到某物之前
风的眼前,迷茫一片
但它有剑一样锋利的执着和信念

渴望遇到一些大的或小的
远的或近的
梧桐、石碑、枝桠和高楼……
这些有灵魂或没有灵魂的事物

见证了风巨大的表现:
它爱这个世界的方式
无非是弯曲
或被弯曲;折断,或被折断

当世界永无尽头的距离消失
风与万物达成和解:
永远敌对
或相互妥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