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 的兰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平衡术》诗选二

◎夏雨



休息日

有时候上山
有时候下河
有时候哪也不去
就坐在台阶上
听风声过耳
看白云遮目
有时候,休息日提前到来
我还没来得及准备好“请勿打扰”的牌子
就该做什么
还做什么


永远的真诚

在谎言遍地开花的季节
连花粉,都做好了飞扬的准备
蜜蜂们不远万里,来到这里
它们不为自己的利益
更像一群无私的奉献者
而我受了重伤
在季节深处,顶着满头的花骨朵儿
隐忍着反常的冷气
让鬼魂袭击了我
让太阳照不到我



我生活在小镇就像你生活在小镇

上帝怜悯小镇
和小镇上的人们。已经很多年了
上帝让他们代代相息
风调雨顺
有些时候,小镇的人们
浸在回忆和向往里
像我,站在小镇惟一的河边
看自身的倒影映在水里
看鱼虾和水草
缠绕着水的波纹
在绿树红墙的夏天,庇护
自己的爱意和那些逝去远方的年轻人
或许,我可以送给他一份最衷心的祝福
或许,上帝可以让小镇
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永远这么停留,或无限地延展开去



傍晚

一只鸽子被关在笼子里
另一只跟它作伴
它们的目光越过铁丝网
将天空
割得支离破碎
我拾起一些碎片
试图将生活重新拼接完整
但这时,天就黑了
我的心动了一下
鸽子的羽毛动了一下
仿佛一丝光
正透明着被迂回的绝望
所沦陷




灵魂

小镇,被雨水冲洗
略微有些潮湿和泥泞

多么清新啊,你一定会这么形容
多么难忘啊,你一定会这么感叹

如果两个人有一付灵魂
我就赞同你的想法

我就应当为你
这个俗浅的念头,而泣不成声



吹干净了

连风,都被吹干净了
六月的俗世
仍然还有一种霉味儿

更多的人,来来往往
更多的气味,向八方飘散
我夹杂其中
并非屈服于这腐朽的寂静

自那场雨水过后
我只是一株等待破土而出的蘑菇
没有美丽的花纹
但,有毒



下雨

下雨之前,再次坐下来
想一首好诗的名字,和它的内涵
那时候我没在这里
没在那里
没在遥远的北方
没在那个有名字又没有名字的小镇
风吹屋檐
雨打窗台,多么诗意啊
一个人约好了她
去缝补晚年的白衬衫。现在
天空开始下雨
下在夏日
下在傍晚的前沿
下在她随手翻开的书页上



生活

我曾走过平衡木,它这样平衡我
笨重的身体和思想
在白日,用阳光照耀我
在夜晚,用黑暗掩护我
虎视眈眈的摇摆或犹豫,拥立左右
后来,微风渐渐增多
它们的加入
先是给予我凉爽和温柔的拂动
后来,慢慢被渗进一种力量
致使我险些摔倒。事实上
当我摔倒后,它用刚刚发生的变故
增强我的信念
并企图为我的行为
重新命名



很想陪你吃一次鱼

这条鱼不必很大
当然也不能太小
我会征求你的意见
清炖或红烧
我会仔细挑出里面的每一根刺
当它们是废弃物扔掉
但想想曾经因为它们
鱼才能生龙活虎地在水里蹦蹦跳跳
我就觉得,生活里的刺
也是必不可少
至少它会支撑生活这具肉体
在俗常的世界里来来去去
争争吵吵
现在,我正陪你吃着一条味美的鱼
我正认真仔细地将每一根刺挑出来
并当它们是废弃物扔掉
但有一点我忘了提醒你:那些刺
才是最好的补钙物质
它也为人体和生命所必需



夏日
  
一只麻雀从窗口飞过
仿佛欢快,仿佛孤单
我不是麻雀
我从窗前走过,没有欢快
却只有孤单

如果它是一只有思想的生灵
当它老了
我也老了
我会问问它为什么要去流浪
为什么要离开温暖的家乡?



黄昏即景

几棵苹果树
散落在黄昏的草坪上
草坪上有
被更多的人踏出的小径
我在上面来来回回地散步
黄昏看着我
苹果树看着我
地上的草,深绿地、浅绿地看着我
还有裸露的黑土
也严肃地看着我
它们看着我,从新鲜的黄昏
走向老迈的黄昏
而每一刻
都如此适合我的沉默和任性
我在沉默中
任性地将沉默的内心撕得粉碎


黄昏的一张纸

黄昏本身就是一张纸
一张白纸,被涂满了黄色
我喜欢这娇嫩的颜色
被晚风
吹得急一阵缓一阵
然后有群鸟哽咽着飞过
我不想探讨它们哭泣的意义
我只想着黄昏
这棵壮实的乔木被我砍伐下来
抖落粘在叶片和树干上的昆虫和尘土
制造出一张白纸
在这张洁白的纸上
先是涂满黄昏的颜色
然后在上面
写满我的思念



秋天的黄昏

黄昏终于成熟了
它饱满的欲望
适合有我这样一个落寞的女子
张开疲惫的臂膀迎接它
但它驶来的速度
实在有点快
我刚晾晒完白日的画布和一场好雨
它就撞上了自己欲望的尾灯
声音清脆
行人们剩下的脚步
也被拦截而入
灯光的残骸,瞬间熄灭
仿佛在约定的时间里
一对相恋的人
手挽着手回到了香气浓郁的家



黄昏是一只气球

黄昏是一只气球
被闲置在白天
和夜晚
后来,它被一些躁动的物体
所充填
膨胀起来后
将白天和夜晚遮得没有半点缝隙
但一般情况下
黄昏的想像力总是比较明显
它被自己拥抱后
才在另一次膨胀之前
先是经历了融化,之后
连一点点儿痕迹都没有地
开始了
最新的喜悦和等待



道歉

这是一门艺术
我只向生活道歉
我知道冬天来了
也许它会感冒
那么我对付它的方法很笨拙
我给它刮痧
为它唱情歌
还会跟相爱的人谈到它
我想要一座山峰
想要下一场夜晚的雨
我走很远的路,磨砺筋骨
直到筋疲力尽
这时我会对生活说:孩子
我爱你
胜过爱自己
但是很对不起
如果你愿意留在我身边
我必将带着疼痛,和埋在风里的傲骨
不停地将明天敲击



春光

低矮的小草
俗世的人啊,你有过
这样的春光
泥泞遍地,你向苦难祈求向上
你从来没有把自己涂绿过
所以,你需要我
你从来不知道从哪儿开始清醒,朋友
我立在明媚中
慷慨地爱你
并不等于我俗不可耐
我看见了你
我爱上了你
没有正好相反



天空下

他正走着一条很宽敞的路
他突然停下来
她迎面而来,观察了很久

继续往前走
她正走着一条很宽敞的路
就像她的来路一样

而他停步不前的原因
让她很困惑:
身后那条路并没有什么异样

无非是
宽敞的马路边,生长着一株高大的白杨
上面一只褐色鸟巢
甚至没有鸟飞回来

但他停止不前。他的路消失了
她从终点又回到起点
一路宽敞。她再次看到
那漂亮丰满的鸟巢

一双鸟的巨大翅膀
为她支起一片明朗的天空。而他正在天空下
出神地望着天空



从清醒出发

夜深人更静。旧飞机躺在跑道上
它不起飞,我就不必浪费时间再羞愧
但我得赶在它降落之前,调好池里的水
并完成一道色香味俱全的晚宴

没有人告诉我
黎明会不会晚点,就像我一直靠经验
取舍冷暖
我牢记一个复杂的程序叫生活
我遗忘一个简单的公式叫仇恨

但我手里没有航班时刻表
不能像调度员一样,将指令
安插进候机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但我有小聪明。靠表情
界定日子的阴晴和圆缺
趁着夜未长大,用足够的耐心

侵占这暂时的黑暗,那将来却未来的空隙
被我用野心填满。而当秘密的通道打开时
正是我,从清醒出发
打捞到一根针,开始细心地
缝补晚年的白衬衫



一只手拉着灰长的影子

既拒绝结束
又拒绝诞生
因为疯狂,我需要天空
因为神圣
我需要夜晚;因为夜晚
我需要疯狂地拒绝结束
一只手拉着灰长的影子
腾出另一只手来
擎着神圣而巨大的回声



我的左手

一直钟爱右手
写字,举箸,握刀
一次莫明其妙的疏忽
它被它自己握着的刀
伤了筋骨

疼痛使我夜不能寐。左手乘虚而入
我用左手握汤匙吃饭
左手不握刀,甚至剪刀也不握
但摘掉了百合花儿枯黄的叶片

一段时间过去,右手没有好转的迹像
面对生活
我不得不用左手
去提更沉的重物




异域之情

亲近一块泥土
或风
就是亲近了我想要的人

我若沉默,就是沸腾




她虚拟了一堵墙
在身后。她挂在墙上一幅画
你在欣赏,其实那是她自己
她挂上一件衣服
你讨论它的质地,其实那是她自己
她挂上一把琴
你倾听那仿佛的旋律,其实那是她自己

她挂一句话:
老了的时候在一起
她挂一杯茶和一个结实的拥抱
挂一本《夏之书》或什么之书
挂一只褐色皮包
挂一把瑞士军刀和一只走时准确的手表

她无数次转身,挂了一件
又一件
后来,她转过身来
做了一个挂的姿态
你看到墙上什么也没有

再后来,你看到她不见了,甚至
墙也不见了
只有一只生了锈的铁钉
孤零零地悬置在空气中



伤心史

原谅那个偷盗日历的人
顺便原谅了他的伤悲
傍晚的潮汐
洇过了梦呓。其次有水

必不可少的道具,永远落在
停留的方式上
从旧衣服里,翻出一只手
再藏在旧衣服里
并关上了门。我原谅一些逻辑性的思维

陷入常识性的咳嗽里。而我
作为阴谋的始作俑者
升起一株针形玫瑰
隐瞒了
它的伤心史
与惟一的例外:
过滤了玫瑰的紫红浆汁
证明生活的坚果,它有核



离开你后

我砍断小路的尽头
转而走上大路
遇到十字路口,我凭经验辨认红绿灯
并向路人行注目礼

更多的人我并不认识
但我觉得他们亲切,我看到谁都想流泪
我看到什么
什么都像是我的故知旧友。它们存在的样子
仿佛陪伴我很多年

它们的纹理认识我
它们的气味熟悉我
它们的陌生迎接我
它们的夜晚侵入我
它们的独立教育我
它们的尖锐刺痛我

看起来我很受用的样子,看起来
过了十字路口
只需向北拐,我就可以学会微微地笑



车过荒野

遍地荒草和枯黄的土地
一两只过冬的喜鹊,飞在枝头喳喳叫
我不懂它们的语言
但懂得它们飞翔的姿态

呼朋引伴是一种,寻觅回家的路
是另一种
也有喜庆的成分
混在声音中
年关将近,谁的心里都有一种渴望在滋长

我甚至在路边的土堆旁
看到一只野狗,在张望。不远处
是一片垃圾场
想像不久前被我抛弃的一个玻璃鱼缸

和里面的鱼
会不会被运到这里
敞开的鱼缸口会不会突然变小
越来越小的时候

恐惧会不会让人类远离生活和清规?
车过荒野
一只喜鹊在追随着列车
不慌不忙地飞



忏悔录

把所有的路都重新走一遍
所有的人
都重新认识一下

希望上帝能重新塑造一个我
让我重新啼哭着
来到这个世界上

不!一定要哇哇大哭



街道

这里的街道跟别处没有分别
无非是从东向西
或从南向北
它所有的空荡
必须在我的脚下变成平坦
只剩下脚印和鞋底,或只有脚印
清晰地在哭泣
我的意志,教我必须学会
垂直而入街道
而不惮于飞速而过的车
和任何你可以构思到的阻力
站在街道这边
我是青春的
站在对面时,或许童年
或许老年
总之没有人间的缺席
没有一些坏情绪充满我
让我用衰退表达、用灰烬表达
或用遗嘱,将小镇的秘密
全部说出来


让我感到甜

是对的
让我感到苦,也是对的
今日和未来
注定是要活着和死去
注定让我看见
春天是从夏天走来
绕过了成片的秋天和白雪
一大群的风
被风筝拽上了天
小时候的纯真和青年时代的苦难
是大地身体里的阳光和闪电
相对于世界
我是一只鸥鸟的眼睛
打坐闭眼
看来世
因忧伤而微笑
因结束而永恒



野花在开

青春得不够,妖冶得不够
一片荒野
野花伴着杂草
天就要下雨了
某人依偎着记忆,在远方
在近旁
花草卸下了稚嫩
情人卸下了青春
空空的田野
只有混乱的盛开和荒芜
以及生活表面的杯碟相撞
感谢你们
我拿出一片土壤或一只花瓶
无名的天使,或小丑
但它们的盛开并非代替缤纷的春日
我穿过忧郁
整整三年
陷进浓郁的花香里
醉去。睡去

小镇

又写到小镇。小镇溶解在雾里
我就写一写雾里的天气
雾里的花
雾里的白云和雾里的家

我的家在逸龙小区
在它眼里我应该是一个希望
每隔一个春天
就散发一种迷人的气息

在它眼里
春天的小镇就是我
在路上捡到的黑匣子
里面有什么
你已经不必再知道
但接着,往里面充填什么
才是生命之必需





在天空现身
像一块破旧的补丁
一会东
一会西
无助地盘旋
有那么一会儿
我坐在出租车里
透过车窗,竟看不到一丝云彩
司机赞叹天空的纯净
我却生出一点点儿的隐忧
我的前生
我是看不见的
今生,归隐于天空——
“孤独碧如镜!”
难道我的后世
会在我的视线里流浪并安息?




在小镇

回到小镇
我并没有离开过小镇
悲伤
是被我慢慢熄灭的火柴

慢慢地熄灭
有时忍不住让它燃烧一会儿
用它烤热双脚
这是我安慰自己的惟一方式

我的枝条在夏天茂盛并逍遥
我没有离开过小镇
我再次回到小镇
丢失了和我说话的那个年轻人



我还没有真正退回到过去

我还没有真正退回到过去
但我一直在往后退
开始时
拖着许多重物往后退
后来一件一件地往外扔
再后来,我扔掉了所有的东西
往后退
但我后退的步伐
还不够大
后退的速度还不够快
还没有退出红尘真正的边缘
也没有按照自己的内心
一路撒下花瓣
再后来
我举着双手往后退
我闭着双眼往后退
我剪断长发往后退
我卸下盔甲往后退
一步一步
倒退着闯断了一根红丝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