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 的兰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平衡术》诗选一

◎夏雨




有些东西是必须要分清的

比如白天和夜晚
长和短
寒冷和温暖
你不能指望
脸上涂了油漆的人真的会长成一棵树
它个子矮
手臂多,也很长
像树枝,落满了轻风或乌鸦
但它站在那里不长根,风再大点儿
就能吹跑了它
乌鸦再多点儿,就能压垮了它
而我指望有一棵真正的树
在春天来临时
不仅长树叶,还长钥匙和善良


生活谱

连日来,一些影子向我移动
我认识她们
而我自顾自地梳理钟声和远去的暗香
我知道你也向我移动
但你们都不是为了靠近我
你们的窥视
让我加紧了生活的节奏
我要让我的美
发出回声
我要让我忘记仇恨和羞愧
凭借匮乏和陌生
让曾经握在手里的世界
在幻想中达到永恒
然后让我慢慢找回
善良和简单
让我披着长长的头发
在这个世界上慢慢地走


我砰砰拍打着房门

一次又一次
砰砰,砰砰,基本的频率是一周三次
后来,我延长了拍打的时间
改为一周一次
半月一次
砰砰,我乘火车来拍打你的房门
砰砰,我乘汽车来拍打你的房门
砰砰,还有一次
我是乘出租车来拍打你的房门
砰砰,如果你的房门又将被拍打
那就是我
乘坐飞机前来
或步行而来
但总会有那么一次,我会选择
乘火箭前来
拍打你房门的同时
送给你一片
涂满人间烟火气息的云彩


小镇之忆

终于坐在了水边
小镇的水,小镇的天空
和那些白花花的阳光
坐在台阶上
看水面反射眼睛里的光
这里没有百合和玫瑰
但有小鱼和水鸟
缠绕的绿水草在水底
像我的胳膊
缠在你的胳膊上,但没有人看得见
那些风走了
那些雨没有来
紧挨着
不赞美天空或周围的大好春光
我们只低低地说着安静的话
然后拉着彼此的手,晃呀晃


我越来越老了

一种暴风雨过后的宁静与清新
充盈着我
但已没有什么物事
能妨碍我日益憔悴与不堪
将所有的黑夜当成白天
白天里
握紧每一秒
珍惜美好
我竖着的皱纹里有大爱
我横着的皱纹里有大恨
天空碧如镜
我夜夜对镜理云鬓
并细细回忆一生:
那竖着的一切
正在演奏和弦
横着的一切,正在练习扭转


回家

路,一直向前延伸
闭着眼睛开车,是违反交通规则的
但我只能闭着眼睛开车
我是盲人
睁眼相当于闭眼
我开着车,在这条路上一直向前跑
靠感觉在右侧行驶
如果不小心把车开到了左侧
就已来到了美国
继续向前行驶,绕地球
正好一周的时候
你要如期在路旁迎接我,如此
我才算真正找到了家


春天的天空

一寸寸阴下来,像我阴郁的心情
总是一寸寸浸透着白脆的骨头

发电厂的大烟囱
笔直地钻进云层,但它喷出的烟
却放肆地向八方飘散

多少率真的童年,多少翠绿的春天
眼下正被一寸寸侵犯
我看到春天的风
一寸寸吹远,春天的雨

一寸寸飘落眼前
仿佛这命运多舛的人间,正一寸寸  
消失在人间


迷茫者

能见度已然不高
我那么轻易地就把你,还有你、你
归类为好人
而你们
或沉潜不动,或哗众取宠
仿佛牧草
在宽大的草原上
被风吹、被蝴蝶践踏、被虫蚁环绕
仿佛那是一些崇拜者
落入水中
凝聚着密集的波纹
一圈大于一圈地
缓慢散去。而我在局外
睁大双眼,仔细幻想余生
要怎样去忏悔
或努力充当一匹健壮的枣红马


我是一个手拿粉笔的人

我是一个手拿粉笔
画道道儿的人
开始时是竖着画
一直画,一直向前画
偶尔的粉尘飞扬着
仿佛我的快乐
后来的事实,有些变化
时快时慢地
就不能保证我画的道道儿
再清晰如初、完美如初
再后来,风向转变
我只好试着画横道儿
一道横线
又一道横线
一直向后画
我只有一只粉笔,画着画着
就没有了,连粉笔灰也
没有了


那一缕轻烟

那一缕轻烟
一定绕过了什么
尚阳湖畔,落寞沉寂的小镇
人们早早地去了教堂
他们以为
这是最好的祈祷方法
参天大树,姑娘们的裙摆
还有另一条小路
追着轻烟
进山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