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心 ⊙ 铁心的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06年诗整理

◎铁心



◇遗 物

你划动船
逆行在城市的河道里
方格子爬满墙壁,没有手的位置
不是绿色植物。阳光有点多情
那些掌印,倾斜着生长
风,吹不动三叶扇。草黄地露出肚皮
没到中午,孩子就在桌子上睡了
让你怀疑那些雕塑
好象是古老河床上的遗物


◇写 意

这雨水有些不正常
让花朵疲惫不堪,一滩墨氲开
白猫的小毡骚味十足,干净的玩意
何必洒那么多的金粉,一支长锋羊毫刺进夜色里
酒还是那壶泛着清波的烈酒
连续低落在铁皮上,这凌乱的声音揪住耳朵
你的下体僵硬,大片的黑松筛落清凉的月光。担心缺钙
宣纸如衣在风中掀动,没有能随类敷彩
而你已经习惯,从山上俯看那些错落的楼群


◇飞白

阴面有残雪
矿泉水已经过期
黑色的城市
琴声脆弱
蜥蜴转动眼圈倾听风言流语
画布被刀子划破

恐惧来自
前人的教诲
一堆石膏,复制一堆死亡
幸亏,你不做艺术教授好多年


◇烟筒

一根烟筒又高又直
它不冒烟了
它透过窗户,看见我在写诗


◇兰花指

在电话里唱戏
听众鸦鹊无声,雨季需要牙托和伞
变色的鱼鳍露出楼顶。在玩具店,我像经理一样
安静的等待一次地震或是民俗旅行
女人,吐着烟圈,拼贴房间里的亮光
下午咖啡淹没了绿茶,青衣在镜子里不停地描眉
你的耳朵贴近玻璃。铃声,蛮不讲理
窗子上擦滑的蜜蜂
让你坐立不安
这个城市,又来了许多失眠的人


◇但山屯

农田几乎没有了
进城的出租车司机很仔细地对我说

一路上灯光没有照亮人行道和斑马线
都成了“海外花园”“富豪山庄”等等
但山屯只是个陌生的地名

他们是郊区的农民,他们的房子再过几年也会升值
他们开黑车,他们的家离市中心有一个多小时的距离
他们的家不在城市也不是农村

我听得头晕。坐公交车,从市里到但山屯迷了路
从但山屯到市里我觉得
时间过得挺快


◇我想当农民

我一直想当个农民
拥有一块可以耕作的、规划的
土地
看着农民兄弟们
在城里辛辛苦苦地打工
我常常想
不知他们到底,还有没有
土地


◇无声电视

很空的房子
只剩下一台电视
在不停地变换画面
黑暗中
一只手点击着遥控器
外面
一群焦急的病人
丢失了自己安歇的位置
他们在门口徘徊
等待
或者是失血的医院
或者是惨白而重叠的空床


◇这棵树

雕塑闭着嘴
靠近单调的季节
电吉他的音色
振颤整个贫血的夜晚
我嘶喊,我弹拨着软弱的街道
没有雨水仍然可以让虚假的笑容生锈
仍然可以让头发潮湿
车辆碾轧着鸟窝,叶子碎了
我知道,这棵树,迟早要被人砍掉


◇塑料花

最初的冷漠是一场胆怯的旅行
所有不认识的建筑,无法理解你单纯的表情
阳光下,你不幸被蒙上了灰尘
还有麻木的瓶子,哭出皱纹
你对这条街道说话,路过的人在慢慢变老
你对这条河流说话,鱼儿只剩下鱼刺
你对自己说话,不害怕没有阳光的日子


◇姐姐

大提琴的夜晚
我踏着积雪去收费
他们拿走了我的陶罐,盛着琴声的陶罐
忧伤的姐姐,手指上的梅花落了
我还没有来得及让你看看
被烈火燃烧的果实
我还没有来得及嵌上那枚寂寞的印款
遥远的期待,琴声已残缺不全
远在城市的背面
我的手,沾满泥土


◇嬉皮剧

高贵的皮靴,迟疑了很久
入场券交给漆黑的门口
那个恍惚的幕
揭露真实的废墟。许多人看着滑稽的表演
笑出牙齿
你用橡皮擦去歪斜的眼神和蜘蛛网
上帝正在给一尊雕像配音
话筒拖着哭腔
没有中止。松节油,风干精致的丝巾
口袋破了、彩虹门破了、候车室也破了
街边,缺陷的灯头捕捉飞蛾


◇青花

狗像瓷器一样的听话
它可以在晃动的手上舔食
或者把耳朵贴在门口
这个聪明的朋友时常像个孩子
瓶子里装满以往的沉醉
失去年代的猜想,泛着贵族的贼光
放大镜里,显示出难以闪烁的匠心
你听见深夜里
犬吠四起
月光下,那是摔不碎的颜色


◇夜夜闻啼鸟

半夜里,那只鸟还在叫
现在是它的季节
可我还是担心,就是叫哑了嗓子
也叫不来,另一只鸟
果子都有一颗紧闭的核
在不安稳的睡眠中迎接天明
这不绝于耳的鸣叫
啼落了花瓣和一些还未显影的相片
今夜,潮湿的火焰离我如此接近
自己仿佛身处,另一片森林


◇医学院

白天路过医学院
我就会停顿一下
我就会想起当医生的妹妹
我就会害怕身上哪个地方有了疾病

晚上路过医学院
我就会快跑一下
通常看见里面的学生
在操场上跑步
我就会觉得,我还能跑得很快


◇睡着了

在黑暗中,每张脸都睡着了
火车越开越慢
我睡不着
我看见有些尘埃正落在
嘴唇上,越来越渴


◇晒月亮

路过花坛
那些簇拥的美人蕉
烦躁不安
墙壁上
不同粗细的线缆正钻入
同一个窟窿
有些哮喘有些粗俗
今夜
月亮非常得亮
花和人很黑很黑
都在小区的月亮下裸露



◇在莱芜

我看见
飞得很慢的鸟
传递着自豪的信息
在莱芜,时间变得宽阔
路尽头的工厂像北方森林
被人群摇晃
还有一些凹陷的公园
正在喷泉
外来者,很容易失身
很容易被廉价的默契魅惑
我还看见
发霉的书籍堆在街边
沾了些血迹
廉价的几乎无人光顾
我也记得地方小吃
干净的羊骨头
散发草香
适合畅饮高度白酒
也许我的方言没人听懂
整个咨询的过程
就是我陶醉的时刻
下次再来时
你一定会记起我这个
幽默的老实人


◇第四夜

我遇见妓女
可她们比我害羞
此时,风吹开窗子
让窗子敲打窗子,窗帘卷起窗帘


◇没有玻璃的窗

不必爬上楼去
其实它在等待
被拆除
飞机飞过去了
黑洞洞的窗
没有玻璃
城堡里
需要豢养熊猫
竹子趁机疯狂的生长
让矿泉水无法过期
戴好防毒面具
冰激淋化了
游戏厅里
我们擦亮近视的镜片
给阴影聚光


◇城市玫瑰

可以半裸
这龌龊的群居生活
枪支与弹药已被没收
蜡烛熄灭的时间让玫瑰点亮
巨大的空调吞吐着哀伤的气息
果皮慢慢萎缩
你的舌头在暗处试探
楼顶上长了很多的刺
广而告之
伪装与伤痛
像一个超级名模的姿势


◇怀念雪

时间在不停地
被水冲走
失去脚印的北方
被一匹狼
咬破了三床棉被
洁白的雪在失望中飘落
压弯墙根几竿竹节
疯狂草书
你的发如枯草
渲染光滑的私家花园
一根断弦
挡住南下的风
制作干花
点缀无序的橱窗
妹妹明天出嫁
拍婚纱
你想为她堆起一个
大大的雪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