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邦 ⊙ 深深的敌意由来已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育邦诗选(2008年10月)

◎育邦



时钟



在人世荒芜的街角

捡到一只废弃的时钟

它骄傲地呆在那里

崭新锃亮,如此完美



善忘带来幸福

我忽略它的内部

——被铭刻的耻辱

以及时针上的暗伤



没有明天

它所丧失的正是我所希望的



在霉烂的房间里

它成了我唯一的收藏



2008年10月4日。





电视新闻



电视新闻不停地播报:

冰川消融,冰岛将不复存在

大约需要100年

为什么不能快一点呢

比如2008年,难道不能承载足够的寓意吗



根茎飘了起来,这不是奇迹

对于浅薄的土壤而言

这不过是一次耍小孩脾气的表演

空气中的孤岛成为我们最后的居所



惊愕的人是多么幼稚啊

在不断迂回的时光里

我们虚浮的心越跳越快,越来越轻

带着幸福的快感

与尘埃相互追逐,嬉戏





2008年10月6日





潜的样子



古代遗留石狮子的双眼闪烁着狡狯之光

那里倒影着遥远而又宛在眼前的车马之喧

还有容纳潜那小小躯体的万千尘埃飞舞的傍晚



在那个被人遗忘的时刻

我独自削着铅笔

沿着浸入白纸肌肤的路径

寻找并试图描绘潜的容貌

他的传说只为我而存在

空荡荡的大厅里没有偶像

看不到他

却隐约听到他的琴声



偏于废墟一隅,目的只有一个

全然为了我的研究课题

现在似乎可以匆忙地下结论了:

潜的样子该是三叶草的形态

因为今天薄暮,我在山上看到了它

并觉着欢喜



2008年10月8日。



Hi,朋友保重



也许是长久的近视

也许仅仅是自己不愿意

他看不清生活,也看不清世界

生理上的原因动听,却不圆满

他拒绝阳光和白昼

作为伴随黑暗而生的大师

黑夜带给他飞翔的灵感



他的工作便是不断地写下死亡记录

突然有一天,他找来两件可爱的道具

一件是纸做的风筝

一件是画在纸上的绞架

他兴奋地摆弄这两件小玩意

常常一夜到天明



也许他的职业是医生

也许他是阎王爷的贴身秘书

他离不开黑暗,也离不开工作

族类的传承与荣耀寄托于斯

作为微不足道的叛逆者

他演点小戏,自娱自乐

吓不倒强大的基因和它制定下的规则



他把风筝放到我的天空

他把涂鸦的绞架寄给我

我并不恼他,也没有给他回信

只是说一声:

Hi,朋友保重



2008年10月12日



昨天,今天,明天



昨天,我踉跄地走过那条一次性的小路

那么多的雨水,多么泥泞

现在我这个伤感的人啦

对它不时地抛个媚眼

而它不过是个色衰的老妪

已经不能再有所作为了

怀旧者总是那些孱弱的混蛋

软里巴几

说着,说着

廉价的泪水就会喷涌而出



今天,朝人群中吐口吐沫

他们愤而攻之,对我围追堵截

我却越发狰狞,比他们更可怕

心更恨,手更辣

大不了鱼死网破

因而,我大摇大摆地走在大街上

比起地痞流氓

毫不逊色



明天,谁知道我在干嘛

只不过朝它扔一张小纸条

兴许会砸到一个新生的孩子身上

如果是这样,我说

孩子,命运待你不薄

我给你带去的是一听可乐

秘密的配方至今还是个谜

也许能对以后的生活有所帮助

哪怕只是一点点



这样说,我就承认了所有的我

就像看到三世现身的佛陀

真实而又虚幻

比之高深的信仰,却又更可靠



2008年10月15日



夜晚的忏悔辞



不可亵渎的夜晚

我为自己不能号啕大哭而自责

在这个星球上,泪水的总量是不变的

作为一个人类,却不能为人类减少一丝悲伤

我无法对悲伤和泪水作出更精确的研究

乘着粗砺之心,疯狂地掠过晃动着的世界和在其中走动的人们

有时也为之动容

可顽固的生理机制只显示出冷酷或愤怒

愿这天赐之夜,这纯洁之时

叫我泪如雨下

浇灌那久已干涸的土地

在一天悖论的早晨,浇灭怀疑

看见小草发芽,鲜花盛开



2008年10月21日。



无题(总是开着愚蠢的玩笑)



总是开着愚蠢的玩笑

想博人一笑,可他们并不在意

我就咧开嘴、龇着牙

假装很快乐,也很满意

然后,继续伸出干枯的小拳头

击打硕大无朋、笨重坚固的生活

直到把自己的身体送进他的体内

心怀小小的骄傲之感

脸上荡漾着邪恶的微笑

蹲在那里恶心,呕吐



2008年10月28日



曼杰什坦姆



不忍心翻开这世界残酷的秘密

也不愿看到他在黑夜中淬火的劳碌

如此精美的瓷器

我如何还敢拿在手中

合上诗集,直到尘埃厚厚覆盖

那个写诗的人,背着他深邃的双眸

略带羞耻,继续涂鸦



2008年10月31日。





野猫在草丛中高傲地逡巡……



野猫在草丛中高傲地逡巡

其实它在等待着性伙伴的到来

三只肥壮的公鸡还不知道即将被宰杀的命运

依然悠闲地寻找食物

那片水杉林站在边上

明白,却不言说



聪明的,愚蠢的

都恪守世界找就定好的规矩

并且配合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有些抱怨的,也未曾想到出格



水以基本元素的身份进入各种生命体

甚至在词语中展示形体

我坐在湖边,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这是世界赋予我的形态

这时段,我忠于职守

水与水之间,展示着永恒的物质关系



2008年10月31日于江宁南山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