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邦 ⊙ 深深的敌意由来已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育邦十九首(2008年5-8月)

◎育邦



四季

  

厌倦了关于春天的谗言

在散发腐尸气息的空气中呼吸

正成为生存的一项技巧



斥责炎热季节的恶习日益强大

第2008个夏天的到来

是为了遗忘2008个春天的记忆



他蜷缩在烈日下瑟瑟发抖

盼望着永恒冬天的到来

因为他已丧失了做梦的能力



一个隐忍者,希望止于零度

此刻,他想看到雪

在秋天,提前收获那冷静的白色



2008年5月28日



论婚礼及其他



在为所欲为的时光面前

单身汉低下了高傲的头

他今天成为了别人的新郎

在婚礼上

他说了些共守牢狱的谎言

这个徘徊二十年之久的人

必须和一个女人同睡在一张床上了

那些喷薄而出的奢华

只是为了印证这次情感消费的合理



我的兄弟

你看看,你还是败下阵来了

和我当年一样

就好比我们当年的自画像

仍旧像假的一样



2008年6月3日



生意人



总是在夜晚

寻找一些轻佻的事实

和黑暗带来的镇静剂

作为入睡前的安慰

落雨声并未停止

于我而言,则像静默的电台

持续着揪心的等待



不愿回顾大白天的声响

那些叽叽喳喳的谈判

那些甚为喧嚣的讨价还价

那些颜面尽失的时刻



苍天可鉴:

在当初,我是在怎样委屈的情形下

开始与这个世界谈生意的

并成为一个蹩脚生意人的

而如今呢,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我却深陷在不停的溃败之中

欲罢不能



2008年6月17日



文抄公



我们在生活底稿上涂来抹去

把它搞得根本不像样子

一塌糊涂,分不清青红皂白



于是外表光鲜搀杂着众多虚假表情的抄本就出现了

直到它完全覆盖那尚有一息生命的底稿



我们这些伟大的文抄公

充分发挥自己贫乏的想像力

凭空捏造,添油加醋

本来嘛,仅仅是给自己的生活复制个副本

不想成了与我们身份匹配的终身事业

不朽的丰碑渐渐竖起

我们则无一例外地失聪

再也听不到自己的心跳



当然,这是个意外的收获

我们得到一个鸦鹊无声的世界



2008年6月28日



我们正成为自己的医生



在生活机器不停的压榨下

我们渐渐得上了强迫症:

迫不及待地要求继续接受鞭打

还乞求更加无情更加狠毒



直至遍体鳞伤

我们的兴致日益高涨

开始放声高歌

迎接这怒放的生命之花



经计算,确信:

我们完全配得上这样的礼遇

我们每分钟放屁四次、打嗝五次

算术帮我们认识了自我



说,有些野狼

能在受到重伤之时自我疗伤

我们正以更快的进化速度

像野狼一样成为自己的医生

手段残忍

医术却极其高明



2008年7月4日



重写《约伯记》





无穷无尽的行走

或者,被迫奔跑

总是望不到终点

他陷落在无声的厌倦之中

像这场忧郁不堪的梅雨



床似乎是世界的尽头

然而辗转不安跟随着他

梦似乎是最后的洞穴

然而梦魇紧缠着他不放

他真诚地祈祷

然而上帝置若罔闻



他对我说,他叫约伯

嗨,谁叫他取了这个倒霉透顶的名字呢



我不客气地耸耸肩,说

你正是那一个我

从《约伯记》而来

向《约伯记》而去



2008年7月7日



答友人问:育邦,你在干什么?



听着岁月流淌的“哗哗”声

你静默,站立

毕生的行走似乎只为等候最后的断流

戛然而止的不仅是生命

还有你写下的所谓“东西”

——那些一文不名的方块字

它包含了你的挣扎、你的宇宙

和偶尔闪现却必然消亡的秘密



你凝视

作为遗忘的树叶飘落一地

簌簌间,你与你的世界

都归于阒寂



你忍受着

阴影

从来如此



2008年7月13日



守门人



城墙上有一些树

树上有一些叶子

叶子闪烁着夏日的忧郁

忧郁传递给那个扼守城楼的人



公元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

他严峻地

把不堪

写在黏稠的空气中

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2008年7月16日戏作于挹江门城楼。



物质生活——午餐



北京时间十一点四十九分

我想到该吃午饭了,于是就下楼

从炎热的空气中挤出一条缝

我就钻进了这物质世界

在摄氏35度的正午

我戴上墨镜,抵御着明晃晃的阳光刀锋

路过一家香蕉店

门口有两只个头很小、姿态好斗的宠物鸡

好家伙,正朝我翻白眼

这让我想起那个叫陈大羽的人画的那些公鸡

又过了一家金鱼店

消瘦的老板娘指着那些畸形的小家伙儿

“你最好在20天之后养它

因为过了这个季节它才能活下去,一直活下去。”

谁能保证它一直活下去,

它又不是神仙或者什么灵物?

又走了几步

来到江南水师学堂的牌坊下

两只水泥狻猊(注:传说为龙生九子之一,而慧琳大师说:“狻猊即狮子也,出西域。”)

懒散地坐在门口

此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我们伟大的鲁迅先生在1898年

就是在这里就读管轮班试习生

显然,这是有历史意义、值得瞻仰的地方

需蹑手蹑脚轻身走过才对

不几步,就到吃饭的地方了

——海之源快餐厅

有许多人在排队

我也不由自主地加入其中

要吃饭嘛,就得如此

我还随手打开带来的小卷印刷品

有一个中国“憎恨学派”的教授写了一篇美国“憎恨学派”教授的文章

他谈及的是布鲁姆和他的《西方正典》

打饭了,我今天的菜单如下:

酸菜鱼 6.00

西红柿蛋汤 2.00

泡黄瓜 2.00

白米饭 1.00

它们一共花了我11块钱

不贵,也不便宜

我坐下吃饭的吃饭的时候

邻桌的一个小伙子和一个大姑娘

正在谈论怕不怕辣、吃不吃豆腐的问题

他们的胃口比我要好得多

经过十五分钟的细嚼慢咽

我终于完成了成千上万个任务中的一个

——仅仅是一顿午餐

我的物质生活被分割成一段一段的

而我要活下去就必须认真地过完这些片断

生命的意义正在于斯

多说无益,践行为荷



2008年8月6日。



无题



沿着黑夜的隧道持续奔跑

直到陷入梦的沼泽

他拼命用双手扒开一条壕沟

也许是砌出一条堤岸吧



在光明的废墟边缘

他缓缓醒来

发现自己的双手鲜血淋漓

暗红的液体还在“啪啪”地往下滴

像一场寂寞的秋雨



2008年8月8日,9日



暴雨



一场不洁的暴雨

骤然而至

延续了半年甚至更久

那些坚硬的事物开始霉变,朽腐

并逐渐侵蚀了我们的身躯

从双手双脚到心肝脾肺

甚至一度发展到头颅

那些顽固的心灵也不可避免



一些离开的人有福了

他们没有遭遇到这场雨

我们这些迟疑者

却意外地发现

家中还有这么多的财产

身上还有这么多的器官

内心还有些许爱恨情仇



嗨,如此看来

我们不免又要征引古人:

好雨知时节



2008年8月13日



中秋节记



由于深深的自责

远离记忆,摒弃智力

在夜晚,我乘着晦暗的月光

去山里的井中汲水

拣来几根柴火



往返如是

或者煮茶



2008年9月14日(中秋节)晚陪父母去山中取水。



无题(平端着……)



平端着一颗水泥做的心

在小巷里憋屈地行走



如果撞到人或畜生

真不知道怎么办



要是碰到死胡同

不过头破血流而已



我默默念叨着

最好赶上后一种情形



2008年9月23日

  

也失败之诗

——和苏野《失败之诗》



一个成年人

回家时,总是迷路

是啊,他就那样

伸出去的触角已经钝化

麻木地接受着圈套与谎言



一个傀儡时代

说什么做什么,都不重要

上帝肮脏的大手一直在精心导演着大戏

小演员们,你们无可逃脱

身心和物质之间的置换不再是游戏



我们唯一的权利——

等候生命变为标本

可已被撕碎的小咸鱼

真不是件好的陈列品



2008年9月25日。



折腾



二十多年后我才艰难地明白

生活就是一场无缘无故的折腾



在折腾中

我们完成自我教育

——以投降的姿势来结业

在折腾中

我们完成爱

——以恨的方式表达出来

在折腾中

我们将完成生命的展示

——急于恢复与尘土的亲缘关系



画外音:

啊,生活(抱歉,先抒个情)

这个伟大的理发师

继续折腾我们乱糟糟的头发吧

……长出来,剪除

再长,再剪

如此,循环不已



2008年9月24日。



梦或虚构的对话



那个小家伙

趴在草地上,把腚蹶得老高

嘴巴也许够着泥土了

看不到他的脸

我走过去跟他打招呼

他“嗖”地跃了起来

冲我啐了口吐沫

“我并不认识你呀!你怎么能……”



他指着我说

“你想想看,有一面镜子……”

我依稀认出了他

曾经有一张发黄的照片

一直呆在我的相册里

“我讨厌你!”

他还是如此没有礼貌



繁盛时刻毕竟短暂

“过些年,你会像我一样。”

孩子,我相信你也会无辜地老去

像我今天一样



他走开,背影越来越模糊

我醒来,后背有些隐痛



2008年9月26日



感谢光阴……



感谢光阴

它带来了这张可以无限透支的支票

用了又用,花了又花

我的生命仍浩如大海

我的人生仍遥无涯际

作为消费者,我甚至被免除了还债的义务



我生起一堆篝火

围着它,跳呀,唱呀

手舞足蹈,日夜笙歌

我算计好了

总有一天,我一走了之

连死亡也不给他们留下

我不去偿还什么

人不欠我,我不欠人

来到这个世界就是野蛮人

走的时候也赤裸裸而去



有些人该为我哭泣

我郑告你们

这是虚妄的,我不会歉疚

有些花儿偷偷为我开放

我也置之不理,我并不领情

泥土、飞鸟、天空和书籍

可能还有诗歌,诸如此类

你们也许会找些理由

使我多一份眷念,多一刻淹留

可我偏不

我的时刻一到,你们立即滚蛋



我是来自太空的风

我并不存在



2008年9月28日



八字山上



站在八字山上

俯望尘世和自己在其中扮演角色的戏文

树木沉默

在金光闪闪的湖面投下蒙昧的倒影

并未感到羞耻

因而,我与它们一道

感谢这慷慨的秋天



2008年9月29日



即景

——登八字山,望小桃园,遥寄武东



在杂草丛生中藏着一条素颜之路

它是罕见的泥土台阶

于是拾级而上,也许可以看看风景

这里很久没有人迹

这里的围墙相当结实,几无损坏

有几朵野花正在开放

有几颗树木已经枯萎



曾经缓缓流动的护城河

隐秘成为历史的镜子

当一只鸟飞过,才有一点回声

它平静地接受进不来也出不去的命运

如今人们管它叫湖

漫长时光的面孔在湖面上时隐时显



几只黄雀在鸣叫

似是更为寂静的引导

在缺少人声的空气中

在一扇铁皮门的后面

我伫立

偶尔张望



2008年9月30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