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心 ⊙ 铁心的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07年诗整理

◎铁心



◇枕木

一堆枕木
放置在长满野草的荒地上
黝黑而粗壮
像男人那样散发着机油的气味
我想扛一根回去
做成雕塑
雕刻出火车提速的乐曲
当子弹不断地飞过
我身陷的幢幢高楼正在播放往日情仇


◇油 污

旁边是小站的牌子
你推火车
你裁剪宽幅粗纹的亚麻布
你的手掌和胸膛有太阳炙烤的味道
你拿不走车票
你来不及拿起画笔
每天,看着入画的风景在黑暗里消失
你身上的油污已无法洗去



◇死牛羊

在寺庙里游览了大半天
搞摄影的朋友
突然发现堆在墙角的牛和羊
形象生动而安详
还以为是蜡像
他拿着镜头对着它们
拍了又拍
然后闻到了变质的臭味
才知道原来是死的
真牛羊
它们在祭祀之后
被堆在这里
周围是苍松翠柏
周围是烟香四溢
周围是一颗颗虔诚的头颅


◇罂粟花

碰到罂粟花
心里就有些恐慌
那么可爱的花朵
却总是让人有些恐慌
担心她们开得太盛
会招来非议
直到有一天
在农业大学的校园里
看到那么多开放的罂粟花
我靠近她们
感觉罂粟花就只是一种花



◇奥特曼

有人说
那人穿着
奥特曼的衣服
在楼顶上
佯装是超级奥特曼
并且幽会
小男孩
手舞足蹈地强调
他就是奥特曼
有人的确看到过
楼顶上的内衣广告里
跳下来一个影子



◇玩偶之城

没有人知道
那只猫又要干些什么
它在空荡的公路上停顿了一下
然后像飞碟一样消失了
地面上残留着糖纸和一条黄线

海盗们在城市里
迷了路,他们搞不清楚
妓女的嘴唇在哪里?
信号灯亮着。酒,淹没了破船


◇慢火车

火车越过徐州
速度明显快了起来
刚才在路上
它开得很慢
而且还停留了一个多小时
刚才
是在给快车
让道
现在它疯狂的奔跑
现在它要把耽误的时间赶回来
那速度
让人感觉它
一点也不像是一列
慢车


◇情人店

在麦当劳或是肯德基
您看到两种人
很忙碌的和很慵懒的
他们使用
诺基亚或是摩托罗拉
他们吃汉堡包
舔冰淇淋
面对面谈论价格
白天和黑夜都在玻璃中
黑夜和白天都在
床单上
只有外面响起难听的警报声
才会偶尔碰动他们
时髦的脑袋



◇毛家饭店

毛家饭店在本城落户
红色的装潢
金色的点缀
这大概是国人最喜庆的色彩
开业至今场面一直很是气派
我和朋友经过时
总要多看几眼
每次他都说
等我有了钱
一定请大家来搓一顿
而我,只是想起了红烧肉



◇没有摇滚

许多人像我一样
嗓子锈住了
无法嚎叫
许多人习惯了这种低调
而我
还剩下一点点的业余腔调
哪怕被雨声、警报声盖住
哪怕被车轮声、喇叭声盖住
哪怕被高高在上的官腔盖住
在无数模糊的面孔中
我想和你一起摇滚


◇一直

一直说要去的那个地方
到现在
我还是没有去
朋友电话里催促
不忙的话
就赶紧来吧
再不来,这地方可就要大变样了
颜色脱落
墙壁改成玻璃的了
听完,我摸了摸胸口
指北针和残缺的地图


◇贴满瓷瓦的房间

一样的门很多
让你不知道该推开
哪一扇
光滑的墙面
光滑的地面
光滑的身影
你并不是误入迷茫的澡堂
那根不亮的灯棍
一头倒向地板
这下子
没人敢去接触了
电线耷拉着
好像仍然会流淌电流
躲避是容易的
你进入陌生田园
种植石头
潮湿的雾气扑面而来
形如朦胧的浴女
那些偶像图片被无数次扫描
毫无个性可言
白天的房间还亮着灯
你闭上眼睛
看到许多认识的人们和蚊子一起乱飞


◇可乐

可口可乐
百事可乐
非常可乐
我说的不是那些饮料
我说的是
红卫兵
党卫军
法/轮功
还有腐败的领导
把我的艺术家朋友
关进精神病院
呆了三个多月
然后,又放了出来
他说他的经历
很可乐
而我关心的是
他在精神病院里
是怎样的情形
他说
透过铁栅栏
只能看到歪斜的烟筒
蔫了吧唧的树木
软蛋和烟把
好人呆在那里
也会被废了
他能出来
是因为懂点法律
听到这里
我觉得艺术和法律在一起
的确像是一种饮料


◇受潮

身在郊区
路倾斜,水池散光
不明不白的漂浮物
让我的眼睛无法对焦
蝴蝶悠然飘过
像梦中的姑娘
那些白色的物体
不是羊群,也不是干净的床单
还在慢慢膨胀
天色晴朗而悠远
镜子立在站牌和稻草人之间
反射更多扭曲的城乡链接
桥梁之上
我听见业余歌手忘情的原唱



◇120

120很忙
其实我知道
天天都有120在忙
只是这段时间
我才注意到
有很多的120在大街上疾驰
它们穿过的地方,往往
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愈合



◇泰山老虎

事隔多年
还是会有外地人问我
泰山有没有老虎
关于当年那则
连中央电视一套都播报了的新闻
我只能告诉大家
主管部门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
搜山寻虎
最后什么也没有找到
由此派生出的那些关于老虎的版本
倒是神乎其神
至少那一年
来泰山旅游的客人
少的可怜

要问泰山究竟有没有老虎
我会说:当然有

一是在山脚下
当地公园与东北地区合作的东北虎园
放养了二十多只
它们自由自在的生活和供人观赏
游客只需花二十元买张门票
就可以看到它们的雄姿
幸运的话
还能赶上它们扑牛扯鸡的场面

还有就是摆在岱庙景点处的“老虎”
你可以骑在它身上
神气十足地照相留念
然后服务员梳理着毛皮
自豪地告诉你
这毛皮,绝对是真的



◇水叫

------记华源矿难


一股水顺着运煤轨道
从上边冲下来
巷道里的风
带着白色雾气
‘吼吼’地叫着
河岸决口,引发溃水淹井
172名井下作业矿工
不幸遇难
这个夏天的雨季如此恐怖

42岁的王奎涛亲身体会了
什么是水叫
身后的铁轨被拧成了麻花
泥水漫过脚踝
漫过膝盖
漫过腰部
身为矿公司通防科长的他
在没有接到上面通知的情况下
凭着求生的欲望和丰富的经验
带领30多名矿工
从-700米水平面
到-450米大巷道
到-210米水平面
最后通过总回风系统
返回了地面
用了5个小时
成功逃生
他说自己是在爬山——爬了4800米

救救我们无辜的矿工
救救那些无辜的家庭
救救我们这个企业
获救的矿工们哀嚎着
王奎涛的亲弟弟那天也在矿下
没有上来

柴汶河、东都矿口
华源煤矿啊
这些我曾经去过的地方
现在听起来如此陌生
令人惊悚
在这个忙碌的雨季
只有诅咒不住地诅咒
那些渎职的王八羔子
我的三位舅舅是几十年的矿工
我的姨夫也是这个矿的工人
好在他们有的退休
有的不太安分守己去了山西
如果你看到他们那
黑色的皮肤白色的眼眸
你定会懂得什么才是现实主义的雕塑

煤炭太深煤炭太深
乌朦朦的天空太无常
高高的渣滓山
挡不住
渗漏的洪水
在这个夏天
来自家乡的悲痛
深不见底
让我似乎也听见了
那恐怖至极的水叫



◇吕子的幸福生活(组诗)

■搞定

朋友吕子
令很多男士
羡慕
因为他最大的本事就是
能在10分钟之内
搞定他所见到的漂亮女人
那些女人总是会
主动递给他名片或是留下手机号
因为她们感觉他
是很真诚的
何况他
自来卷,身高183公分


■姐姐

吕子的另一个嗜好
就是喝完酒要去卡拉OK
他最爱唱张楚的那首《姐姐》
被他唱得很滥很烂
却还是乐此不疲
往往是声情并茂
连跑调都跑得动情无比
然后,他还要再唱一首非常重金属的
并且顺手把痰盂反过来
一边当鼓使劲敲击
一边随着音乐浑身疯狂的摇动
这首歌基本上是唱给服务员妹妹的
那样子很像是在拼命射精


■你的理想是什么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
吕子在酒桌上喝到一半的时候
一定会拿出他的DV摄像机对着领班
或是服务员小姐们
像一名电视台记者那样
一本证经地采访人家:
请问,您的理想是什么?
那些人通常开始一怔,然后
咳咳嗓子
很认真地回答他
其中,较多的是
“我想多挣点钱,以后去上大学”


■舞女的眼泪

有一次吕子去看脱衣舞
他说全场只有他一个能算是爷们
那个舞女在台上脱光了
孤零零地跳了半天
想找一个家伙到台上来与她互动
结果刚才在台下抓狂的傻屌
没一个敢上去的,都成了软蛋
只有他跑上去
搂着她跳了一段
面对面时,他看到那舞女流出了晶莹的泪滴
并且还对他说
你是一个很好的人


■不认路

自从吕子买了车以后
经常拉着朋友们去郊游
这位老兄开车最大的特点就是
不认路不记路
一个地方那怕他去过三次
再去还是找不到
有一次他载着普照寺的和尚广慧大师
在山上漫游
路过饭店时他一个劲地说
师傅,咱吃个炒鸡吧
大师一言不发
我和其余的朋友们
暗自不住地发笑
还有一次他送我去六郎坟
路上一问才知道已错过了二十里
到达时,天色已晚
他却很明白的说
这条路和那条路只隔着一座小山头


■好莱芜

朋友大波过生日
吕子执意要去莱芜给他过
他们开着车就去了
回来后
大波不断的说
莱芜好,还是莱芜好啊
你看人家莱芜的小姐
怎么着都行
的确是好莱芜


■第一作者

吕子要评副高
只是他平生最头疼写文章
所以到处找合作伙伴
给人开出的条件是
只要让他署第一作者
喝酒、功夫茶、唱歌、足疗
泡妹妹、去莱芜之类都行
只是答应帮他写的
好像均没有以上爱好
这下子可让他好生为难
可惜可惜
这人情还是一定要还的
结果他领着那老兄去了趟普照寺
喝了杯禅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