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8年7-12月作品保存:23首

◎唐果



1、《给他写诗的九个理由》



他看我
想从高高的台阶 往下跳
想写一首《飞翔的唐果》

我没有从那里 跳下去
我跟在他们屁股后面
绕一个大圈子
小心翼翼地
从另一个台阶 下去



他有个乖巧漂亮的女儿
为了看到她的酒窝
他让她笑  让我们看



他是个纯种的人
像他那么纯的人
我没见过几个



他长得相当凑合
个子矮小 皱纹还多
写的诗却好看



打死 也不说出他的愿望
任凭旁人威胁利诱
而他这个死守的愿望
被我一语道破
我们怂恿他 实现自己的愿望
他害羞地蹲在地上
比他的女儿 还小
我都想运一车沙子 给他



两天之内 我见他哭过两次
一次是他说到他的母亲
另一次是因为
我们争着买单
我跑得比他快

我知道他会哭
是他的眼睛告诉我的
所以 我坐在车里
不敢进去
他哭着从餐厅出来
到车前 还没停歇



我知道该如何哄他
他才会破涕而笑
车开出的时候
他笑了
话又渐渐多起来



我的父母健在
我总想 玩在一起的人
除了朋友
还是朋友



他把性别看得那么重
分得那么清
以上这些
我回家一星期后
才真正明白

2、《在半梦半醒之间》

我见过一些人
喝过少量酒
茶无数杯
话说了不止一箩筐
在车上
在酒吧
在餐厅
我坐在城市这个大转盘上

走在珠江源的吊桥上
看爬山虎把房子遮得严严实实
只留下眼睛一样的窗子
浩浩浩荡荡注入大海的珠江
原来有那么简陋的来历
我甚至想爬进去看看
里面的里面有什么
是哪里
我还想到了生殖

早上走在盘山公路上
白色的公路 被淡淡的阳光照着
我盯着路 在上面走
辨不清方向
好像在立交桥上
假如我们斩荆棘 穿密林
砍刀带路
加之时不时跌倒
衣服被荆棘钩住
抬头不见阳光
低头只有青苔

3、《如果我不敲钟》

我一次次问自己
如果我不敲钟
我会不会饿死
答案是 不会
我不敲钟
可以去扫大街 当保姆
最不济
还可以站在电影院门口
当个十元一次的流莺
只要母亲活着
她就不忍心让我饿死
她会一边擦拭眼泪
一边喂我吃的

4、《吃墨水的老鼠也有春天》

你问我 "在哪里"
不说 你也猜得出来
我在偏旁部首的旁边
坏钢笔漏墨水
所以 我一直很胖

5、《友谊加之于我们的》

我俩是多年老友
亲密无间,彼此不分
我的心换你的心
我的肝换你的肝
......
换来换去
只见心肝在你我之间
来回奔跑 ......

友谊加之于我们的
不仅是跑得更快
跳得更高
还得多备下几双草鞋

6、《亚热带之夏》

弟兄们睡在云层上
乌黑的云
劣质产品旧棉絮
现在尿着的是七月
六月是七月的哥哥
他已经尿过了
八月是七月的弟弟
他排在哥哥身后
等哥哥尿干净了
——他好接着尿

7、《我想克看你》

我想克看你
要是在古代,我就骑毛驴子去
马车太贵了
马又跑得太快
这“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畜生
我怕它一发飙
就冲克缅甸了

我想克看你
骑着毛驴去
不看唱本
不以花草遮起口鼻
我要觉得哪些花好看
我就从毛驴上下来
看饱了再走

当然,名义上是去看你
在看到你之前
我得先看三台山的草
闻闻遮放的糯米香茶
骑在瑞丽江上的那个桥
是个霸道的老汉
不先看他
他就不让我看你

你要是到天黑都等不到我
那么,你就该想到
我肯定克望莫里的瀑布了
莫里瀑布住在深山老林
有几座圆木桥通到它家门口
我的毛驴胆子小
想叫它从摇晃的桥上过
我得贴在它的耳边
跟它说悄悄话
“前面山好,水好
坡坡都是厚脸皮”

我克看你,假如在古代
我就骑瘦毛驴克
一路上草绿绿的
一路上水果肥肥的
到了你那点儿
瘦毛驴就变胖毛驴了

一路上爬高下低
走走停停
我又累又高兴
绿从头顶冒出
粉顺着我的手脚流淌
我变得奇形怪状的
就不晓得
到时你认不认得我

8、《如此倒霉的一天》

如此倒霉的一天
天热得很
还早早的黑了
我煮的猪肉
才两个小时便成了肉胶
满屋子胶臭味
挥之不去
洗手时抓伤手
下楼时扭着腰
去洗衣店,店员拿话堵我
让我半天没喘过气来
......
如此倒霉的一天
只剩最后两小时
如此倒霉的一天
亦将一去不复返

9、《蒿草之城》

周遭的屋顶茂盛、热闹
我的屋顶也修好了
来吧,蒿草、炉灰、燕子、老鼠......
你们都来吧
帮我完成扫尾工程
光秃秃一颗草都不长的屋顶多么丑陋啊
我又怎愿别人指着我的脊梁说
“你看你看,这凶恶、小气
患有洁癖之人
她的屋顶连蒿草都不生一棵”

10、《黑暗中》

身轻如燕者,飞檐走壁
膘肥体壮者,巧取豪夺
黑 蒙住了眼睛
暗 解开了手脚
随便拿,这立于身边的
飞身去取吧,那置于远方的
懒得看你
没空管你
黑暗中
所有人都闭着眼睛
一心一意当小偷去了
我的双手也不得空
它紧紧抱住邻居家的宝瓶

11、《晚上黑摸摸》

晚上,黑摸摸的真好
随便朝哪个方向
撞上花坛贴上标签
撞着的树贴上标签
走过的草坪贴上标签
撞着的人
贴上“兄弟、姐妹、亲戚、朋友”
撞上味道熟悉的男人
贴上“情人”
黑摸摸的晚上真好
黑摸摸的夜晚
把我俩变成了富人

12、《黑暗之歌》

太阳已落山 黑暗走出家
抖开黑丝绒 盖上山的脚
拉扯黑丝绒 再盖它的腰
等它睡着打呼噜 再把头蒙上

睡吧 山峦、河流、村庄
睡吧 飞虫、走兽、阿妈

13、《镜子里张着血盆大口的人》

属于我的东西
去了
我难过
不属于我的东西
去了
我也难过

我怎会如此贪婪
镜子里
张着血盆大口的人
是谁
听其音,辨其形
倒有几分像我

14、《对不起,我窥取了你们的痛苦》

对不起,我窥取了你们的痛苦
你们的痛苦并不因我的偷窥减少
原来,痛苦是个聚宝盆
它能把丢失的全额补上

他是你的亲人,他去了你痛苦
那是你应有的回报
我这个外人,站在外围
只看得见黑压压的后脑勺

抑制不住,我流下眼泪
对不起,我偷吸渗漏的黑色乳汁
我分享了你们的肢体语言
鼻子的、嘴巴的、肩膀的

我原本是站在山顶的一员
为能远离老虎争食而拍手称庆
可我想尝尝残汤的味道
我拾起你们丢弃的骨头

我拥有亲情以及与之搭配的痛苦
对不起,我仍然觑窥你们的财产
我低头不看你们
可痛苦它用塞壬般的歌声引诱我

15、《白花花的肉》

一堆白花花的肉堆在那里
屠户站在里边
我们站在外边
屠户动手
我们各取所需
肉体白花花,失去知觉
我们忙碌,各饱各的肚子

16、《不在》

我不在左边
也不在右边
我不在中间
我哪儿都不想在
为了恩情
我站朝左边
为了好看
我又站到了右边
所谓中间
则是两棵树之间的空白

17、《想起玻璃》

最先想到的不是玻璃杯,被温度削去棱角的长方体
它有张喜欢亲吻的嘴唇
亦不是茶色,蓝色
不是虚伪的白色,类似于无的存在
不是静静地竖在墙角,不发出任何声响
是未经磨砾的毛边割破装修工人的手指
是拿捏不住的玻璃女人从高空坠落,与水泥地亲吻
是兴奋地从七窍喷出的女高音
是声音的碎片,一堆堆,一堆堆
是有人赤脚在上面走,腾跃,那逃跑的美

18、《我们挖呀我们挖》

举起鹤嘴锄、扁月锄、细条锄
举起汉语铸就,闪着方块字光泽的锄头
我们挖呀我们挖

瞄准一个点,划好一个圈
从一而终地挖,实在不行就换个地挖
我们挖呀我们挖

痛苦地挖,孤独地挖,在黑暗中挖
在路上挖,一个人关在家里挖
我们挖呀我们挖

甩开膀子地挖,汗流浃背地挖
没日没夜地挖,无怨无悔地挖
我们挖呀我们挖

挖到山药发出脆响
挖到宝石溅起火花
我们挖呀我们挖

挖到煤碳,煤碳把锄头擦亮
挖到先人的骨头,就跟着叫声“疼”吧
我们挖呀我们挖

“你们看那群疯子,山药,宝石,煤碳扔朝一边
先人的骨头掘个小坑埋下”
我们挖呀我们挖

挖挖挖,挖亮光
挖挖挖,挖虚无
我们挖呀我们挖

挖另一个世界的光亮
刺痛我们的眼睛和神经的光亮
我们挖呀我们挖

快来挖呀快来挖
使劲挖呀使劲呀
我们挖呀我们挖

19、《留言条》

我要出远门,学人家写了张留言条
可我不晓得把这张留言条给哪个
我不晓得把这张留言条给哪个,就像树不晓得它身上的叶子将在哪个水洼腐烂
我问过路的风,风说它也不晓得
我的留言条没有接收人
谁接着,自己把名字添上

20、《我有一颗边民的游移之心》

在狭窄的田埂上行走
心儿似钟摆摇晃
站在悬崖边伸长脖子
试图窥尽深渊的秘密
着白色长裙在污水边行走
纵容深色欺凌浅色
总想把一只腿伸到界外
让国境线像伤疤
自我胯下 绵延向前

21、《健忘症患者》

他在书房,她在客厅
他坐在椅子上看书,打盹
她在客厅看电视
眼睛睁着时他看书
闭上眼睛时书偷看他
他想去客厅拿那只插在杯子里的红笔
好给表现出众的黑天鹅
打一个对勾
他慢慢地穿过走廊来到客厅
环顾一周
还是想不起他来客厅干什么
妻子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好久没有亲吻妻子了
越想越觉得
此番他专程来客厅一趟
就是为了吻一吻妻子干瘪的嘴唇
他走近她,吻了妻子一下
一次没觉出味道
他接着亲了好几次
妻子仍然没有醒来
天又没黑,他心疼白白逝去的光线
回到书房
只见那些稍有姿色的黑天鹅
都噘着嘴,不肯像先前那样卖力
他不知究里
以为妻子的嘴唇改变了他的味觉

22、《颁奖日》

宝贝们,不要摇晃,站整齐
颁奖马上开始
奏国歌,放礼炮
前些天已颁过鼓励奖、三等奖、二等奖了
它们分别是鸟粪、鲜花、馅饼、美梦和乌云
由于获奖者众
我在这里就不再重复他们的名字了
今天我们颁发的是一等奖
一等奖的奖品是病症中闪闪发亮的金冠
这是不容小觑的奖品
这次发奖照惯例
我站在空中撒,落在谁头上就是谁的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我年纪大了
撒东西时手会颤抖
所以,宝贝们,想得的不一定能得到
想避让你也避不开
站着不动方为上策
跟你们买彩票相似
下面我马上要松手了
最后提醒一句
请中奖的小宝贝尽快携亲友到医院排队领奖
为鼓励大家积极领奖
我们还特设“领奖明星”一名
奖品是一段悲怆至极的哀乐
  
23、《在海边》

“唐果,给你食物给你水,让你在海边什么也不做,只看这潮涨潮落,愿意吗?”
“我愿意。”
“唐果,不穿鞋在这铺满砾石的海边走一段愿意吗?”
“我愿意。”

在这样的海边行走,姿势像老妪,
一段路下来,我的额头会淌汗,脚底会流血,
但是,我愿意。
我愿意让大海见识我的软弱和狼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