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世游 ⊙ 采药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07年选(37首)

◎施世游



•故人

故人之来,犹如
故人之去
手握黄卷
我站在镜子外
不敢向她挥手
仿佛自己
就是那个
爱哭的李白
低头黯然,抬头
说碧空与江水浩瀚
说孤帆是一叶舟

      2007.1.16

•忽闪

车在一个红灯前停下
从车窗往外看
两家服饰店的招牌
一块玻璃上是:“潘格”
另一块是:“谷莲”
“格”和“谷”被
玻璃中间的窗框掩住
就像被一把尖刀
剜去了心脏:“潘”“莲”
我不清楚当时
那些喝惯了花酒的嘴
除了空谈国是
为何还要扯淡风情
他们一定会揣测
掏出红灯的那只手
经过乳沟的那只手
那只杜撰之手
和我抚摸你的感觉
是否构成了同谋
小金莲,小金莲……
那年初春为你订制的
那支玲珑翡翠簪
我还揣在怀里
簪头是一朵包金的雪莲
簪尖还是那么尖

      2007.2.12

•领头的那只不是我










飞飞

崇山峻岭
层峦叠嶂


站在地平线上,远远地看着它们
由风铃变成钉子,锤入天空的腹部

2007.3.23

•一个人老了

一个人老了,经脉开始萎缩
气血变缓,臀部和腹腔空大
宛如秋后架上的丝瓜
容得下关节炎、思乡病
锥心疼、穿肠痛、遗忘症
还有回忆毒,温良、多子、食无伤

      2007.4.10

•流水笺

雨,三日前就已歇住
而水涨不息,风从水面来
把桥抬了抬,桥头有妇人
姓孟,手捧一碗,喊我杞梁
喂我去寒,望拾本笺者
代寻之,其他,记不起了

      2007.4.10

•再一次写到雨

落在瓦顶、落在房前屋后的
阳台、草坪和树木枝叶间
闭着眼,你会感觉到
现在的你,不是躺在床里
而是头枕耸起的山脉
仰卧于空旷的大地上
水珠就在身旁溅开
你是安静的水中花
被流水缓缓拨动,摇曳了起来

如同雨会再次落下
当我写到雨时,雨就停住了
你的眼睛还没有睁开

      2007.4.23

•光晕

看见光晕是可怕的
那代表一个人在衰老
坐在湖畔,夕阳的光
在水面晃了又晃,如烛火
黑夜不知不觉就来了
黑夜一来就起风
离开之人在风中
越走越远,走出视线外
坐着的人不悲伤
坐在他人视线外
坐成一口大钟的形状

      2007.4.24

•把自己种进土里

那么,我是
安静的
不必担心
风往哪个方向吹

      2007,5.14

•箴言录

没有什么是不对的
你可独坐,可饮酒
见飞鸟从高处来
在午后光影中
梳理自己的羽毛
而你,也可临水
梳理自己的光阴
你见过的莲花
再不破败,你也可
把自己,坐成另一朵
莲花,任随风来
你说爱,于是
你就真的有了爱了

      2007.5.16

•影子

这么多年来,他总是默不作声
跟着我,有些人离开,还有些人
归来之后,再离开,而他
总在我身边,我无法剥离他
当我进入黑暗,其实他也在
我低头他也低头,我倾诉
他就倾听,我说我应该找个人
那个人也有个影子,也许他们
就会有话说,他依然保持沉默
脖子上挂着一颗和我一样的狼牙
只是颜色看起来,比我的要黑
我知道他心中有大悲、大苦
但他从来没说,所以我也就没问

      2007.5.17

•听《乱红》的男人

一个下午了,他一直躺着
把自己放平,像一管箫
而风,从很远的地方来
那阵曾经吹卷白云的风
那阵摇撼山林的风
那阵把满树的桃花吹成碎瓷的风
吹进他身体,把他吹出孔来
而在孔外,他衣带完整
钢琴雨如豆,下成了河流
他躺在水面,任其漂走
这应该就是他此刻的梦吧
但从窗外的我看来,他多像是
一具凄凉而不朽的尸身
在黄昏,被大雨从坟墓里冲出
裸露在地表外,无人来收

      2007.5.17

•吞云吐雾

这四个字,很容易
让人联想起那些烟鬼
特别是晚清和民国时期
那些抽福寿糕的人
东亚病夫、面黄肌瘦
皮包骨头,爬上
女人的身体时还哮喘不断
但我要说的却是另一种人
他住在深山,外面的世界
与他无关,他不食
人间烟火,只喝泉水
偶尔,才吞几片落日里的云
吐几口白茫茫的雾
仿佛那些行走在雾中的人
都很无辜,都在他口中

      2007.5.20

•登宝石山

很多次,我和朋友们
登上去,站在蛤蟆峰上
朝四周望望,远处的群山
很矮,西湖躺倒在水面
天空看起来开阔高远了
那么一点,很多次
一个人无事,我也会上去
站站,想想他们曾经
来过,小憩后,再从
山的另一面慢慢拾级下来

      2007.5.22

•受

本来,我是想写一首
与爱有关的诗的
但写好后,自己
很不满意,于是
开始删除多余的词语
最后,只剩下了
一个“爱”字
可我还是觉得多余
于是,把“爱”字
中间的“心”部分
再次摘除,留出
一个空空的洞
把一阵风安放了进去

      2007.5.22

•记忆中的翠鸟

它停在夏日
溪畔的竹子上
竹子弯向水面
我从下游上来
看见它
停在竹子上
翠绿的羽毛
长长的喙
我看它的时候
它也看见了我
振翅,就飞走了
带动起几片竹叶
落入了水中
荡出微微的光圈
这已经是
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那时候觉得
它飞得真快
如今想起来
觉得它
飞得不但快
而且还很锋利
在我时间的皮肤上
拉出了一条
长长的血槽

     2007.5.25

•午睡

在午后,他进入了一条河流
腹部紧贴着淤泥,背部裸露
由于炎热的灼伤而蜕皮
所以在拐弯处,他转了转身
仰面躺着,七寸处出现的旋涡
小小的锁孔,被一阵鸟鸣插入
旋转,到下游,打开了大地之门
云从高空下来,进进出出
但之前,他梦见自己行走于
厚厚的积雪之上,脚印
被夜里的暖风一个个收走
他见不到来时路,越走越慢
最后躺下身来,手脚变短、消失
最后匍匐着爬行,肺部大如鲸

     2007.5.26

•泥佛偈

我有柔软的心,听得见
落叶和幽灵一起移动的声音
请取一盆水来,擦拭我

     2007.5.26

•有味道的男人

锁在阴湿的房间里
他抽烟、喝酒、写东西
已经一个半月有余
内脏和骨头有点脏
身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铜绿
这才想起时间又过去了
起身,推门,阳光
似卸闸的江水,他走在
落日中,轻如浮云
往巷口的干洗店而去
手提剥下的湿漉漉的皮

     2007.5.28

•抹

如果心情不佳,那么
请按我说的去做吧
拿一张白纸,信手涂鸦
然后,拿起橡皮擦
抹去漂移不定的风
抹去过于灼热的光线
抹去河流、房屋,还有
门前的那棵树和坐在
树下阅读的那个人
抹去他的脚,先让他不能
起身,接着抹去他的腰
抹去他的头,再接着
把远处的山脉抹成
平地,把平地抹成
看不见的地平线,最后
抹去拿橡皮擦的那只手

     2007.6.12

•门

门诞生之日,墙已高高在上
一堵厚厚的墙,没有门
将不可想象,门也因为陷入在内
才有其不可自拔的深度
你无法要求门凭空而立
你无法要求墙破门而出
一扇无法开合的门与墙等同无异
一堵来去自如的墙又不成其为墙
一道帘垂下可以算是一扇门
一件朱袍或者一块界碑也是
所以你要掌握的只是那个度
一扇门,总有其可见的锁孔
比如转动钥匙,然后再进
一扇门,也有其隐秘的内心
比如轻扣三声,悄然而启
而在门内,是否还有一个门呢
当你穿过去的时候,感觉自己
还在其中,门外有门,门外有人

      2007.6.20

•红线女

七年前早春,我遇见过
一个女人,她和你
出生于同一天,长得
很像你,喜欢书画
弹琴,不吃香菜、葱
偶尔也这样,喜欢
靠在窗口,看外面的雨
一颗接一颗落下来
她拢了拢头发:哦
继续靠在窗口,看雨
如落地的人头不停地
落下,空气潮湿了起来

     2007.6.22

•路上

把路和上两个字分开
我模仿刽子手
做了个腰斩的动作
血水混沌,天地初开

     2007.6.23

•有必要

有必要,在没躺下前
往墙上敲枚钉子
有必要,在没躺下前
剔出自己的骨头并钻个孔
有必要,在没躺下前
把骨头挂到墙上去
有必要,在没躺下前
把房间整理好,把门虚掩
好了,你可以进来了

     2007.6.25

•往事书

一直以来
我都想写
一首诗给你
题目叫往事书
就这首了
本来我是想
等练好了
忘心术后再说
可怎么练
都没有练好
这让我的时间
总是过得
比别人快
不得不拾起
旧日子
重温了起来
那时候
阳光总是
斜斜的
照着那群
爱飞不飞的鸟
白云总是
不闻不问
东走西飘
三十年后死于
一场意外的你
坐在院子里
对此还
浑然不觉

     2007.7.5

•安安

轻轻地
很轻轻地
跟着我念
安安
你可以认为
我是在
叫你
叫你的名
安安
你也可以认为
你是在
叫我
叫我的名
安安
轻轻地
轻轻地叫
别太大声
大声了
天就会黑

     2007.7.5

•长安

落日下去了
关内的酒肆里
热闹了许多
从大漠里来的
卸下鞍
同时卸下
一身的灰尘
吩咐小二
多给畜生
准备点草料
给自己
准备点酒水
这已经是
司空见惯的了
每回都有
几张面孔
是陌生的
到底有几张
是熟悉的
也记不大清了
他们总是
来去匆匆
长安居不易
长安久不安
这些客人说
长安的歌声
比起关外
那些大风
吹过干燥的白骨
发出的嘶鸣
实在是太逊色了

     2007.7.13

•柠檬切片

去超市,每次
都会看见
那种切片
横截面,很像
瓷盘上的印花
烘干,装在
透明塑料袋里
我经常会想
我的心脏
要是也切成
那种薄薄的
一片一片
冲进开水
翻腾、浸泡
你能喝出
什么味道来

     2007.7.17

•冥想

对于他来说
现在,天下
这两个字
与他关系不大
在回忆里
他转身
另一侧朝下
呼吸很平和
看见自己
睡在过去的
梦境里
有人起身
去向不明
露水饱满
结在草叶上

     2007.7.17

•驯梦师

三十年来,我发现自己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
把骨头抽离,因为梦太柔软了,它经不起
坚硬的敲击,而开始我并不懂,总是想
磨出弯月的双钩,现在我明白了,于是我看见
大象、狮子、老虎、犀牛、飞鸟、羊群……
以及他们的阴影,知道这些都是梦所幻化出来的
形体,它们离我越来越近,我也就越来越消瘦
我对梦说:请变出马匹、草原,还有流动的风
我对梦说:请回来,森森的白骨、阴谋、毒药和杀戮
还有撕心裂肺的啼哭,请回到我宽大的袍中来
沉睡,请跟着我一起升腾和降落,到死去方觉晓
我的怀中没有血肉之躯体,只有白云和棉絮

     2007.7.20

•做爱的人

做爱的人哪,请先停下来
比如周公吐脯,我们到阳台上
稍作休息,我们聊些话题
然后各归其位,做爱与文字
都需要深入,它们的联系
不是简单的对比,不是
拨火棍与烟囱、钥匙与锁孔
不是凹与凸,不是抽与捅
不是清洁工弯腰掀起窨井盖
放下楼梯,堵塞与疏通
这是一种痼疾,你需要尊重
当潮水涨起,贝壳就会上岸
这与月亮有关,白日里
则请穿戴好,不要过于乖张
比如文字,需要给予光明
确切的命名,然后给予黑暗
相应的阴影,需要把山脉
移到河流旁,需要斜坡
如人侧躺,让天空俯下身来
不过我在充当导演的角色
而你则在戏中,你有悲有欢
不肯停下来,不管六月
以星星的眼睛在窗外偷窥
做爱的人哪,那么请你继续

    2007.7.21

•钱币

硬币很硬,纸币很软
硬币的面值不会超过纸币
这符合中国哲学的特点
柔,总是胜过于刚
一面为阴,另一面为阳
把领袖、人民,还有
背后的锦绣山河交出
能兑换回等级、纪年
还有武器、美人和香草
我不是朱棣,我无法
灭你十族,我脱下官服
也已有数年,如今穿着
布衣,把剩下的琐碎光阴
一次次变卖,我开始
怀念起那个离开的故人
有人说看见他骑鲸而去
直入大海,到了国家之外

    2007.7.22

•鸬鹚

“夕阳照在小湖上
没有什么风,平静的
湖面像一面镜子
岸边有几棵垂柳
垂柳那边是一望无垠的
稻田……”这是
小学课本第九册第一课
《鸬鹚》的开篇
至今,我都会朗诵
很多年后,我见到了
这种动物,显然
它与《诗经》里的
关雎,并不相同
我只作了轻轻的对比
这么多年来,我
更迷恋的是另一个
暗藏时间的词汇:镜子
在夜里,我经常梦见
自己,收起翅膀
用脚行走,踩在水面上
我有足够的透明
不惊动坚硬背面
那些溺水而生的亡灵

    2007.7.22

•秘密

跟多数人一样,我有过自杀的念头
跟多数人一样,我心怀善与恶,并还活着
没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没有
弃善从恶,说这个世界欠我的太多
我只是渐渐模糊了这二者之间的界限
让黑夜与白昼变得有些暧昧,前朝往事
历历在目,劫后余生,光阴复来,如果你
活得比我长久,你会看见我来世的面孔
再次施以粉墨,闪现昨日黄昏的回光
如果你先行离开,我会听见天空中那群鸽子
盘旋着震动气流,发出金属质地的哨鸣

     2007.8.1

•醒来

飞机从不远处飞起
一架,两架,更多架
都朝一个方向飞
在夏日清晨里
它们飞得很低,引擎
发出巨大的轰鸣
白云飞卷,弥漫出
一股木屑的味道
阳光仰躺在大地之上
房子仰躺在阳光之上
都被刨得很光滑

    2007.8.7

•银行

初秋,晨光如期而至
果实炎炎,将落未落
马路对面,女职员
穿着套装,坐在厚厚的
防弹玻璃后,一直
没有起身,洒水车
慢腾腾开屏,对于
她来说,早已熟视无睹
路面湿漉漉,闪耀
玻璃碎片的反光
有人从梧桐树的阴影里
走了出来,不动声色

     2007.8.26

•秋声赋

午后的阳光里,秋天还没有走远
他把筷子横于空碗之上,如搭
一座浮桥于九曲黄河之间,看见
风高鸟飞急,他卸下蝉蜕,秋草
就黄了一地,霜露就结上了鬓角
他身体的南部版图,双腿这个部位
有云朵的风湿病,西部有隐疾
时间总是走得比较慢,东部略快
与他的烟酒有关,北部严寒
但靠近心脏地带,午后的阳光里
是听不见虫鸣的,可天一黑
它们就回来了,穿过耳膜这堵
薄墙,在空荡荡的厅堂里铺草席
拉钢丝,彻夜练习风中的隐身术
而他练习用宽厚的棉被裹紧肉身

     2007.11.28

•象

忘记落日,忘记空旷
忘记干涸,忘记跋涉
忘记与之比重的船只
忘记身后的子孙和猛兽
忘记庞大躯体最后一次的转身
忘记草原另一侧的阴影
忘记作为领袖单独的死亡
忘记现在只是一段骨
忘记雕刻的纹身
忘记杯中血、签上肉
忘记落地有声的疼
忘记纵横的田字格
忘记比喻的移动和拿捏
忘记骑在背上的天空和云状佛陀

     2007.1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