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世游 ⊙ 采药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06年选(53首)

◎施世游



•幸存者

站在玻璃窗外面
他一直盯着半具残骸在看
头盖骨开了一角天窗
他低了低头
下颌张开
他微微用手摸了摸下巴

下面是鱼刺一样的几条肋骨
他摸完下巴的手
又放在了胸口
顺便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脚

从纪念馆里出来时
夜色阴郁了起来
他穿过汽笛声轰鸣的人流
匆匆离开
仿佛从不曾来过

         2006.2.26

•后来

我的房间在一楼
房东,还没有
给我挂上窗帘

这些天,我都
起得很迟,应该
会有个人走过
并朝里面望了望

我不知道那个人
是谁,那时候
我还没有醒来

2006.3.2

•寻找一把刀

我在寻找一把刀
一把看起来不起眼的刀
它可以没有刀鞘
也可以是折叠起来的
只要它是锋利的就够了

我可以用它凌迟苹果
也可以用它切割胡须如断袍
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
拿它来割脉,让我看看你的血
像小溪水一样潺潺地流

     2006.3.2

•拉面馆

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
走了进来,坐在电视机旁
一个要了碗冷面
一个要了碗粉丝汤
男的问:你冷不冷
女的在椅子上扭起了腰肢:
好不好看,好不好看嘛

我照例点了盘蛋炒饭
在一本武侠小说里
有个杀手就喜欢这蛋炒饭
杀人前吃一盘
杀完后再来一盘
我不是杀手,所以
我在认真地看天气预报

           2006.3.2夜

•我的胆子很小

鸡,是从菜市场买来的
买来的时候就被宰好了
内脏掏空,羽毛也拔个精光

我不敢,亲自割鸡脖子
我不敢,看它流血的样子
我只敢,在碎尸上
做些收拾残局的小动作

剁鸡头,剁鸡翅膀
剁鸡爪子,剁鸡胸骨
我剁,我剁,我剁剁剁

2006.3.3

•大风

大风,自山腰而起
灌满空谷,松涛阵阵
大风,自松涛而席卷平地

大风之上是山冈
山冈上的云朵
如水流归于大海

山冈上的人,双手空空
立于大风横吹之上
似两岸之中的沙石露出了水面

2006.3.4

•杯子系列

一、前天有人来过

我们
聊了会儿天
我用一只
玻璃杯
给他倒水

走的时候
他顺手把杯
搁在桌子上
我送他出门
回来后
看见还有半杯水
在杯里

昨天
我再看一眼
那半杯水
它静静地
立在桌子上

早上醒来
我又看了一眼
发现杯子
站在桌子的
悬崖边
像个准备轻生的
跳楼者

二、这是个暗号

如果杯子
从桌子上
跳下来
那没有什么的
你可以
再去买一只
比以前还好看的
像失恋后
再去
找个合适的人

你可以
把它举起来
看看杯口
再看看杯底
然后试下
握着的感觉
最后跟嘴唇接吻

紧要关头
你还可以牺牲它
用手
高高举起
朗朗地笑几声
然后猛地摔下
一群刀斧手
就会从暗处
杀出来
把该灭的给灭了

三、怀念是不需要的

怀念是不需要的
现在,我这么
告诉你
你可能说我病了

是的,现在
我病得很重
医生给我
开了很多药
叫我要按时服用

我在寻找
一只杯子
一只看起来
很顺眼的杯子
我需要用它
来倒开水

或者用碎片
在手腕上
轻轻地
轻轻地
轻轻地来一下
把药全部留给你
留给你
你找一只杯子去

2006.3.8

•菜青虫

我们都管它叫菜青虫
长条的,细细的,绿绿的
洗菜的时候总能抓到几条

我们抓住它,捻死它
在午后招引蚂蚁来搬家
阳光一点一点地斜了过来

2006.3.8

•女人花

该叫你什么呢,老女人
年轻的时候我还小
长大的时候你渐老

老女人,你是我姐姐
你是我妹妹,你是我妈妈
我该找谁去过家家

          2006.3.8

•黄蓉

黄蓉,不是那个黄蓉
黄蓉是我家的一条小狗
不小心被老鼠药毒死了

我用布袋装着它扛上山
埋的时候它腿伸得老直
埋的时候一阵风吹了过来

          2006.3.8

•红艳艳

桃花开的时候我不在家
桃花开的时候我看不见
算命的说我今年命犯桃花

桃花开的时候红艳艳
桃花开后红艳艳的是杜鹃花
杜鹃花呀杜鹃花,算命的说错了

          2006.3.8

•连琐

连琐说:相公,半夜了
你该休息了,我说:娘子
等我再写三行,就三行

三行未完,梦就醒了
门外的鸡啼,狗吠
醒来后我逢人便叫:相公
          2006.3.8

•前世

我一路涉水而来,看满山红叶纷飞如蝶
夕阳下云霞慢慢醉倒在江里,我且不管
两岸的小店开始打烊,打更人半夜未睡
走街串巷,我尽顾着往前,不清楚还要
翻过几座山,不清楚是否还能来得及
半道上手机的铃声就响了,老李短信里说:
为兄已到关外,梁上那串腊肉留给你,小庄

         2006.3.9夜

•呐喊

窗外,狗
叫了几声
接连叫了几声
叫得很凶
肯定是因为
有陌生人路过

屋子里的我
下意识地
也想喊几声

但我怕
陌生人
会充耳不闻
更担心的是
连狗也不懂
我到底在喊什么

         2006.3.10

•民国春天的一个午后

前夜,三十里外的那个小县城
一支军队和另一支军队打了群架
隐约传来几声沉闷的枪炮响
但对于这个小镇来说好像还很远

驼背的梁老头,依旧坐在屋檐下
一边咳嗽一边锔锅,木炭被小风箱
鼓吹得滚红,而阉猪的大嘴巴老赵
大清早,吹着牛角就去了乡下

茶楼上,两个人在那闲聊的也只是
家常琐事,茴香豆皮和瓜子壳土丘般
在桌子上堆起,喝下最后一口茶时
落日的一抹余晖在碗口晃了几晃

然后,天就开始暗淡了下来
老赵还未回来,梁老头却早已收摊
茶楼上的人,起身,理了理长衫
也下了楼,把木板踩得颤悠颤悠

可能是前些天,下过一场惊蛰雨吧
加上糨糊本就粘得不牢,柱子上
一张“莫谈国是”被风给揭了下来
刚好让上茅房的人顺手牵羊捡了去

2006.3.14

•城郊清晨

先是一阵“啪嗒啪嗒”的踩踏声
然后是一个水桶不小心被踢翻:“哐咚”
紧接着,一把竹扫帚在楼道的皮肤上
不停地来回:“唰,唰,唰……”
沉睡者从梦中被惊醒,感到浑身赤痛
连树上的鸟儿也似乎生疼了一般
开始“唧唧唧唧唧唧”地喊了起来

            2006.3.14

•阴司

白天,我只做一件事
就是给自己烧纸钱
很多很多的纸钱
然后,夜里去阎老六那
喝酒,花大把大把的银子
偶尔,也给牛头马面
写首诗什么的玩玩
他们说我的东西
魂魄越来越重,我才发觉
去的次数多了后
我的身体渐渐起了变化
脉搏越来越弱,体温
也越来越低,几个部位
流出了尸油,连酒
也散发出腐烂的气息
每天鸡啼前,我只能
匆匆赶回,用皂角擦拭
再去见你,说我回来了

        2006.3.18凌晨

•意料

就这么坐着
我不思念别人
别人也不思念我
就这么坐着
不思念任何人
也不要人思念我
就这么坐着
坐在一棵树下
看光线穿过枝叶
投下斑影
在地上
蚂蚁般爬行
天蓝得一塌糊涂
白云也白得没个样子
就这么坐着
风一来
我就闭上眼睛
不让沙子进来

        2006.3.20

•给雪峰

大雨突然降下
风,扑窗而来
阵阵鱼腥味
弥漫了整个房间
这是在海边的青岛
大雨又突然收住
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雾
在空中飘动、膨胀
下沉,楼台隐入其中
汽车的鸣笛声
仿佛来自于深渊

而在大雨未降下之前
时光,倒退一年
接着倒退,继续倒退
那时候,你还在京城
在某个温暖的午后
在庭院里荡着秋千
我爬上高高的墙头
往里面偷看时
脚下足足垫了五块
大小不一的石头

       2006.3.22于杭州火车站

•天堂火车站

晚点的火车已进站,检票口一打开
我与他们都纷纷朝同一个方向
急行军,走在前面的速度飞快
走在后面的汹涌而来,前面的
总是最先倒下,而后面的也可能
早已死去很久,我与亡灵同时上下车

           2006.3.22于去上海车上

•乌有

书生,回来的时候
把收拢后的伞朝向门外
用力甩了三下
然后嘎吱一声把门关上
外面雨下得很大
霹雳一个接一个地劈下

书生,坐下来读
每天要读的书
而且边读边背
背得烂熟
但我都听不懂
书生背完那些书后
要读那本有韵律的书了
我才留意起来
读一句我就脸红一下
最后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书生,回头看了一眼
雨后,蛙鸣声四起
除了从窗缝
飞进来的几只萤火虫
一闪一闪的绿光外
什么也没有
倒是回头的时候
目光从油灯上方瞄过
惊奇了一声:
咦,画中的桃花怎么开了
我屏住呼吸
一动也不敢动

         2006.3.24
•幻象

画上,一只猛虎正下山
山头有一轮月
我朝那个方向指了指后
它换了个姿势
蹲在一块大石上
身上的斑纹好像刚刚被火焰
烫伤
大石之下,飞瀑溅起
高高的水花

        2006.3.26

•碗筷

一只碗掉地上
碎了
才想起
有个人走了
再也不回来了

又一只碗
掉地上
这次是外甥女
我去买了只新的
补上

最奇怪的是
发现筷子也少了
洗着洗着
慢慢的
就少了好几双

但不是被外甥女
拿去的
她只会用调羹
在碗口胡敲:
铿铿铿铿……

     2006.3.27

•心中无恨


近来,我已
出现三次
不能准确挥刀
劈开风中的
落叶

晚霞
自后山升了起来
我突然怀念起
那个曾经被我
一劈为二的人来


站在树下
远远地看着
屋顶的茅草
在风中
微微地动了一下

有时候,我跟
找上门来的
江湖客
过招
就会想到那阵风

      2006.4.20

•太湖归来的车上

在越国途中
和一女子闲聊
她来自于楚国
我们都在
回南宋临安的
同一辆车上

聊着聊着
她打起了瞌睡
我也假装瞌睡
这没有什么不好

车,已经
过了孙权的故里
进入拱墅区时
她醒了过来
指了指窗外
告诉我
证券交易所后面
那幢深色的房子
是她两月后
新婚的房子

窗外,落日隐入
渐渐弥漫开来的
大雾之中
东风还没有来

       2006.4.23

•回忆中的一次日出

“北纬27.57.93,东经120.14.70
海拔1321米,属括苍山脉
东临瓯海,南接平阳,西连文城、景宁和青田
云海变幻莫测,素有江南小黄山之美名。”
说的是东瓯第一山:金鸡山

多年前,我们登了上去
坐在峰顶,吹了一夜的冷风
黎明时分,站在云层之上看太阳自下而起
我们俯视它、平视它、仰视它
我们被阳光照亮犹如佛祖的金身
世界在我们之下,我们暂时看不见众生

           2006.4.29

•一个对另一个说

当年,你说要在鞋子里流浪
在针眼中行走去远方,最后死在粮仓
当年,你说要让一夜的大风
把三春的桃花都吹红,把李花都吹成缟素
而你不是活在今世,你活在来生
你可以把哭泣看作
只是一场还没下干净的雨
明天,天气会慢慢好起来
就像该谢的花总归要谢
而该来的也总归要来

如今,你活成另一个
一个不太干净的随遇而安的人
你把每一个字都当成是一片刚摘的菜叶
过水两遍就可以下锅,你说你已
不是原来的你,你说你就是我
我却觉得我无论如何也不是你,哪怕前世

           2006.5.1

•两只鬼在屏幕上聊天

女鬼说她听到男鬼的声音了
男鬼说他也听到了
女鬼说最是无情梁间燕
男鬼说去年的燕子还会回来的

女鬼说她哭了三天了
男鬼说鬼是没有眼泪的
女鬼说没有眼泪那疼谁知道
男鬼说要是有眼泪那就怕光了

两只鬼在窗帘里说话
说着说着天就暗了下来
屋子外面黑黑的,正下大雨
好像有人在赶路,正赶着去死

          2006.5.5夜

•盐罐

一种陶瓷器皿
如今不多见了

它分上下两层
中间凿以小孔
上层受潮部分的盐
会成为卤水
流到下层
最后越积越多
倒掉,或者
留作他用

它站在灶台的边沿
半个身子悬空

阳光从矮矮的窗户
斜进来,厅堂里
灰尘在飞舞
主人家已经
很久没有回来了

       2006.5.8

•贞节牌坊

石柱是两条修长的腿
游人在胯下进进出出

        2006.5.8

•十月

白马自西而来
欲往东归
白马出发于
五月的清晨
白马的出发地
一片碧绿
白马出发之时
有风

白马抵达河流之时
天气已冷
白马的鼻子
喷出两股热气

河水涨起
白马抖了抖鬃毛
扬起了蹄
白马欲渡之时
天色已黑

     2006.5.13

•飞行

大风来
树叶飞
然后是连根拔起
瓦片如鱼鳞剥落
和我们一起
被卷走

大风平息
纷纷落地
我们数了数
惟独你没有回来
你去了天堂
我们想哭呀

我们回不去了
我们不回去了

     2006.5.14

•晒被子的女人

天气大好,女人从房里
抱出一团被子来
放在椅子上,摊开,抚平褶皱

从女人俯下身子的姿势
可以推测出昨夜的天气
应该很潮湿:狂风大作,雷雨倾盆
街道上积水在暴涨
漫过了膝盖
有人正推着车子往回赶

阳光投在被子上
楼顶有人也把目光投在被子上
女人不知道
被子上的那双眼睛
在她睡着的时候一直睁开着

      2006.5.17

•洗澡

关门,打开灯
脱下外套
他就没了姓
再脱下内衣
他就没了名
他光条条了

天气
还有点凉
皮肤接触冷水时
就像被火
烫了一下
——“咝”

稍后
身子会慢慢暖起来
仿佛轮回前夕
不管做牛做马
他已经把前生欠的
都洗清了

       2006.5.21

•苦丁茶

喝一口你说苦
再喝一口
你说真苦
喝完一杯
半个时辰就又过去了

你边喝
我边给你加水
喝到最后
你说:
现在一点也不苦了

2006.5.24

•端午节

一天没出门
一天没见阳光
不知道外面的天气
怎么样

农历二零零六年
五月初六凌晨
潮水涨起
一弯钩月
挂在天空这件黑袍上

我突然记起
刚刚过去的一天
是我的忌日

       2006.5.31

•烂柯

安禄山攻破咸阳
我随人群进入了四川
直到民国
才辗转来到
如今的湖南
但故人都已经不在了
我叫:小二
小二也不应
抽着中华烟的子民
告诉我:现在
都叫小姐了
可我叫:小姐
她们还是没搭理
我这个怀抱石头之人

         2006.5.31

•不死山

不死山上
住着不死民
不死民有
不死药

他们清晨起来
看日出
看山上的野花
和天空的浮云
日落的时候
看飞鸟归巢

他们的快乐
没有期限
不快乐
也没有期限
他们有不死药

窗外在下雨
这场雨
是否来自于不死山
我们不知道

       2006.6.1

•牙齿

这是我们生前唯一
能在自己身上见到的骨头
之后,才裸露出
与它相近的其他部分
比如:颅骨、肋骨、腿骨
还有脊椎骨

        2006.6.18

•六月的步行者

他在走,天空是时钟
他是钟盘上的指针
太阳猛烈,白云刺眼
指针的走向并没有改变
针眼黑白分明,针尖
弧形划过地表的皮肤

风从背后来,轻轻地扬起
路面的灰尘,仿佛羊群
被他赶着前行,而他
被风赶着前行,浑身上下
稀疏的羊毛被汗水湿透
时钟蓝得发出了蝉鸣

      2006.7.2

•蛋

我把自己藏起来
藏在哪里呢
大蚂蚁,你猜

你怎么也猜不到的
我就藏在蛋壳里
藏在没有裂缝的蛋壳里

大蚂蚁,我不想你
找到我,我不会告诉你
我藏在里面很多年了

     2006.7.7

•鬼吹灯

风,吹动山林
风,摇晃茅屋
风,在门缝进进出出
风,风,风……

无常兄,把榻前
案几上的一根灯草
信手就给掐灭了,说:
贤弟,我们该起身了

        2006.7.10子夜

•骨头煲

差不多了
筷子一动
肉就全散了
夹进碗里
用吸管吸:嘶
骨髓鲜美
有时候也想
那一刀
捅进咽喉前
它有没有
发下诅咒
如果换作是我
我想我会的
那些吸我骨髓的人
将不得好死
有时候
我也会做梦
梦见自己是一头猪
竖起狼耳朵

        2006.7.29

•方格子

平常我只是喜欢
但并没有特别去注意
它有什么不同
当我仔细看时
才发现那是布的堤坝
成排成排堆砌整齐的石头
就这么挂在窗户上
风轻轻地掀动着它

有一次,风轻轻地来
我误以为自己
就是那个台风过后
推着三轮车拣垃圾的人
不小心被洪水卷走
手还死死地抓住把手不放

      2006.8.3

•兰花草

你喜欢吗
喜欢就送给你
修长的叶子
柔柔的腰
花还没有开

绝顶高手说:
送给你爱人
送给你朋友
送给你自己
轻轻地拿

如果不轻轻地
一拉,就会
割破手指头
绝顶高手说
他的兰花指
可以断人喉

      2006.8.13

•白纸之白

白纸之白是因为没有前生
白纸出自于蒿草、翠竹或者山林
白纸出生时并未定方圆
裁切之刀割断其脐带
白纸以桌子的形式
才四平八稳端坐了下来
之上不为贵族,之下也不为百姓
白纸之白层层叠加,积雪很厚
令政事严寒、温情酷热
一纸号令竖起的帆
可以使国家的炮火返航
也可以感召鸿雁逆冬北上
白纸之白不在其白
白纸之白在于反衬其黑
或者红,或者边缘地带
白纸过喉是一种过瘾
高手过招时并不觉得痛
一滴血是血,两滴血
或者更多的血,就不再是血
而是可以拿捏的印泥和刻章
而是梅花,或者盛开的牡丹
阅读者翻动白纸会突然
发现骨头在弯曲、断裂
发现自己在衰老,手中的孝服
比骨灰盒略大,或者略小
但同样都不留记忆,使白纸不白
白纸之白在于其可以再生

      2006.8.15

•短刀十年


手提包里
放一把刀
一尺长,二指宽
内心会顿生豪气
挺胸、抬头,脊梁骨
也直了几分

穿过人流
如入无人之境
时间的腹部有肠子流出


但是,刀一定
要开锋
一定要擦拭干净
要时刻想到
它可以要人命
刀光一闪,横行无忌

最过瘾的莫过于
把人关起来
割断其血管


藏刀十年
一刀未出
那么自己就是一把刀
衣服是刀鞘
刀,便可以送人了
受刀之人诚惶诚恐

刀,不是用来防身的
刀,不是用来杀人的
刀,也不是用来生锈的

      2006.8.30

•发须

柴胡、薄荷、厚朴花
砂仁、荷叶、青陈皮
白芍、枳壳、川楝子
香附、郁金、合欢皮
当归、云苓、黑发须
亲爱的,郎中今天给我
开了十五味药,亲爱的
我加第二十回水时
月亮就爬上终南山了
郎中说,一定要用黑发须
没有你的青丝
我用我的白发须代替
亲爱的,去年你出门时
下的那场鹅毛大雪
到现在,台阶上
还有薄薄一层没化掉
另外,忘了告诉你
小青正在屋子里蜕皮
一直喊疼,我不知该怎么办

      2006.9.3 夜

•看水的人

很奇怪,那个坐在岸边
看水的人一眼不眨
他说水是清的
水中有鱼,水下有泥
他说他每天都清楚
鱼的数目和他的光阴相同
他说:你看,今天
又有一条出生了
他说的时候很认真
是的,他本来就是认真的
几十年了,该看的
他早已看过,包括不该看的
如今他只这么坐着
坐在岸边等一个人
那个借走他眼睛的人
还没有从桥的那头归来

      2006.9.4 夜

•南中国的时间

在雨中,写一封长长的信
字迹慢慢模糊、潮湿了起来
与窗外的天气明显有关
写信者在信中提到
收信者的黑色毛线衣
和蓝色牛仔裙非常干净、温暖
另外还提到,由于
阅读的习惯,收信者抬手时
银镯在腕上勒出的红痕
将清晰可见,同时
收信者会想起,雨落下的
那个时刻,收信者与写信者
面前的那个湖泊很宽
他们是两株水底的珊瑚
静谧、安详地坐落在礁石旁
而岸上,雨开始消散
大街小巷飘溢出桂花香
混合着让人咳嗽、鼻塞的流感
收信者收到此信
是在某个秋天的清晨
当时,阳光正斜斜地照射在窗上
信,散发出断头的稻草
尸体晒干后的气味
写到这里,高烧中的写信者
突然改变了想法,把信
揉成一团,扔出了窗外
夜空深邃肃穆,星辰微光
有一股冷空气会在几天后南下

       2006.9.21晨

•皮草

我说的皮草
不指服装
而是皮加草
前天晚上看电视
朱元璋杀杨宪
下令剥皮后
往里面塞草
挂城门口示众
剥皮是门艺术
对刀的锋利度
要求很高
但耐心更重要
皮要完好无损
内脏混合着脂肪
温顺得像头
刚出生的小绵羊
我没有去翻正史
不清楚当时
是不是夏天
日头是不是很毒
剥皮师傅是否
湿透了汗衫
是否有几颗
豆大的汗珠
吊在颌下的胡须上
遥遥欲坠
但可以想象
被剥者如果还活着
应该也是
满头大汗的
在最后几刀
从脸上划过前

      2006.10.9

•绿衣女

绿衣女,长发如水眼如星
绿衣女,雪脂荷腰小椒乳
当日,我迷失于林中大雾
她正在小路一侧采蘑菇
她问:相公,从何处来
小生姓施,名世游
来自越国之东瓯
只记得飘起来那会儿
身子骨轧在车底下
手提包里的东西洒了一地
山中十月,人间应该十年了吧
她那渐渐隆起的腹部里
那只小狐狸
昨日整整叫了我一夜:父亲
令我辗转反复——
是否应该从书里写到的
那条山腰小径逶迤下山
在读者翻阅时,化气而出

      2006.10.24

•医院走廊

没事的时候,你
会去医院
不像其他人
要么是去看病
要么是去看病人
所以你只站在外面
房间里的人
在跟医生们交谈
那是他们的隐痛
你不想知晓
也无法知晓

还有一点也是不同的
里面比走廊
要温暖,也明亮
白衣护士像雪片
走过来问你是看病吗
你笑了笑

现在是冬天
穿堂风夹带着
一股药草霉变的味道
冷飕飕地吹
你站着,仿佛四周
突然塌陷了,抹平了
空荡荡,有人朝着
你的红背影喊:宝玉……

      2006.1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