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世游 ⊙ 采药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05年选(26首)

◎施世游



•一月一日速写

一、云朵在漫步
风从西面而来,穿过池塘边上
死去依旧站着的芦苇,挥动
清晨的光线,抽打结着薄冰的水面
身披铠甲的鱼,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又重新沉了下去,冷静得出奇

二、东面往东
那些躲在草垛下晒太阳的人
哈气,搓手,跺脚,一边瞧着
十米之外的早起者把钢斧高举过头顶
猛喝一声,同时奋力劈向浑圆的木桩
一边谈论昨夜那场席卷往事的大风

三、迟睡的戒烟者
怕冷的人,缩入被窝如藏进水里
当他起身,贴着温暖的窗玻璃
看见邻家的屋子吐出一口浓浓的炊烟
回想起多年前那个老是搜他口袋的女孩
出嫁的情景时,突然之间感动得欲哭

2005.1.4

•人物小志

一、醉鬼张顺福

醉鬼张顺福,下午三点钟
回来,老婆告诉他牛又走丢了
两只白眼一瞪,一翻
就摇摇晃晃上山了

当黄昏的松林被落日染红过后
天开始抹黑,群鸟渐次归巢
山脚下的灯光朦胧着弥漫
一阵冷风才把卧草而睡的他吹醒

醉鬼张顺福,气狠狠地回来了
说明天要是找到那畜牲
非让它三条腿走路不可
一定要卸下一条来,片肉,下酒

身后,他那个患过小儿麻痹症的儿子
手里紧紧地拽着一段
扯断了的缰绳,一边听
一边心疼,一边流下了口水


二、麻脸秀女

今天,她,终于死了
至于细节,我们并不关心
包括她是否真的
活到了六十六岁

她的名字叫秀女
麻脸,穿男式的皮鞋和大衣
喜欢夜以继日地打麻将
抽烟,说话尖刻

不过这些,十几年前
就已经见惯了,甚至
有点烦,说老实话
她和我们并无多大关联

听说,得了咽喉癌
喝水能减轻疼痛
我们只对这一点
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好奇

2005.1.7

•诗艺
——给松坪

以黑夜为背景虚构一座桥并不难
难的是如何能时刻都在桥上漫步
拄着平安的拐杖,拧亮两旁的路灯
并且小心地避开穿梭的车辆和行人
有时候,从一地抵达另一地很容易
但穿越纸张的两面反而遥不可及
超越是不存在的,有时候我们不过是
从一面墙回撤到另一面窗户稍低的墙
来回折叠地上升,抑或下降,加速腾空
抑或贴着地面飞翔,如果行走在继续
就不可能有死亡,更不可能有永生
有的只是幽灵一般重复出现的词汇
如同一面镜子对照着另一面镜子
如此困境,我们这两只瘦弱的狮子
在春草未长前互相亲吻脸颊,然后各自
离开,对着群山猛吼一声,却只有回音
那么,就让我们祈祷吧,祈祷不幸降临
像一场把寒冷深刻进内心的暴风雪
我被深深覆盖,而你负责握笔把我挖出

2005.1.8

•上海鳞爪

一定还有什么被我们忽略了,包括叙述
老百姓挑着箩筐很远很远就瞧见
有匹黄鬃马经过铺满煤渣的道路时
扬起了蹄尖,像把小刀捅入描写的腹部
再往后就是一个涂改、剪贴、拼凑的过程
有人把纸张和文字反过来阅读,进行着
秘密的修复,小心翼翼、想方设法
携信仰突围而出,并且一边敏锐察觉
风吹草动的暴露和背叛,这样的激情
持续了很久,最后被砸碎玻璃的无知
狂热地冒领,直至再次冷却,又重新
加温,用钢筋混凝土和泡沫锻铸成
浮于浅海的大鲸,吞吐着老牌哈德门
以及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夜景,看哪
那只在水上慢慢滑翔的白色海鸥
还有那唇齿之间轰鸣游弋的客轮
一定,一定还有什么被我们忽略了

2005.2.27

•三月的书写:困兽

一、自言自语
我听见流水的声音离我很近
那里应该有一片树林,还有一阵风
惊动起鸟群,它们以炊烟的姿态
直入云端,擦拭着天空,应该
还有一个四壁坚实的洞窟,横卧于
山涧飞瀑的背后,里面铺满了
柴草,温暖而又干净,我可以
在落霞满天、夕阳西挂的黄昏时分
在饥饿之中构思无中生有的爱情:
夜深人静,佳人开始在腹中沉睡

二.旁观者清
初暖乍寒时节,在异地行走,我再次
遇见他,俨然遇见早已灭绝的祖先
双手着地,后腿弯曲,视力越来越
衰退,身上开始长出鳄鱼的鳞甲
头顶拱起状如珊瑚的犄角,耳朵
移向了脑后,但听觉反而更灵敏
一些细微的动静对于他总是意味着
大限来临,我把鞋子和手套脱掉
匍匐着爬行,依然被他认出了人形
我这站立着的冷眼旁观的畜生

三.盘根错节
经过斑马线,我虚构了一张
被车轮碾碎的纸,起先它曾被另一个
行走着的人所阅读,文字的开始
涉及一段幻想中的景色,紧接着
描写了一个人在倾听下水道时的表情
最后谈到阅读者才是真正的作者
经过斑马线的只是一支在信笺上
书写着的仿若下水道的笔,它把
剩余的琐碎全部删除,只留下两个字
上升为标题,假装自己写出了一切

2005.3.9

•捕梦者
——献给塞尔维亚的帕维奇先生
        

清明前夕,鱼的眼睛逐渐明亮
从水中跃起,切入空气的缝隙
它看见岸上的柳条正在抽叶
长出手指,以及零乱的发丝

捕梦者把手伸进水里,他感觉到
那条鱼正在怀念一棵从未谋面的
梧桐树,站立在风中,骨骼突起
酷似身着一袭黑衣的捕梦者

这是四月的乡下,当捕梦者离开村庄
那条鱼就沉入梦中,再也不曾醒来
它听见有只鸟在枝头起舞,歌唱
很动听,很婉转,也很凄凉


捕梦者进入都市的那一刻
他发现以前所获取的梦境
已全部丢失,只记得有条鱼
眼睛明亮地躺在水底入睡

还有屋后的那一束阳光
在墙角慢慢地倾斜,别的
就再也没有了,包括性别
捕梦者总是这样认为

东南方向来的风是个女人
而西北的则是男人,当风
凭空拔地而起,捕梦者
也就没有了身份,只是个亡灵


车辆进站,这是一种回归的真实
当他把两枚硬币投进箱口时
捕梦者听见一阵坠落的声音
清脆、响亮,像是一场暴雨

紧接着而来,就有了一种肉体的拥挤
车辆开始加速,驰过高架桥
阳光在窗外照耀,这是一个
新的清晨,但与昨日并无不同

目的地,还要再拐好几个弯
一个站停后,人群有了河水的流动
捕梦者变换一下姿势后,睡意
开始炊烟般朦胧着上升


捕梦者正好靠近一个年轻的女人
握住那个座位的把手,低头
看见柳叶眉和樱桃小口,还有
一双眯着的眼睛长得格外清秀

那个女人一直在不停地咳嗽
车速时快时慢,一个换档
捕梦者的手指触摸到了一片温暖
然后,就看见一杯开水放在一张桌子上

捕梦者很想告诉她,这个梦
很多年前曾被另一个女人做过
那个女人生前咳得很厉害,而且
写下不少诗,不过最后都烧了


坐在前排的那个阿婆,上车之前
朝这个女人看了又看,可引擎发动后
她反而睡着了,捕梦者吃力地
挪了又挪,如同一条鱼逆流而上

当他用鞋尖碰了一下她的后脚跟
捕梦者就被一阵雨水给笼罩住了
她梦见女儿在产后逐渐断奶
聋哑的女婿天刚蒙蒙亮就去捕鱼

路上雾气弥漫,空气很潮湿
一条睁着眼睛沉睡的鱼
被拖出水面,鳞片刮去后
浑身鲜红,流血不止地疼痛


车到达另一个站点,那两个女人
和其他一些人离开了座位,捕梦者
乘机坐下,身边有位长相平常的男人
正起劲地在阅读一本奇异的书

捕梦者听见有个故事正在被虚构
讲的是一个女人去拜访一位剥皮师
要求为她保留一个完美的纪念
从天灵盖一刀划开到脚板

剥皮师的手法熟练,技艺精湛
女人在死后的快感中又活了过来
恳请再死一次,剥皮师拒绝了她:
一个人可以死多次,但却只能被剥一回


一匹马也听见了这个故事
开始奋力狂奔,草原辽阔
然而马匹更多,潮水般泛滥
它不清楚哪里才是最终的依托

当有个女人从一棵梧桐树下
阳光一样倾斜过来时,像风中的尘埃
被猛烈地撞飞,马蹄之下血肉模糊
体无完肤,它竟生起一股莫名的爱恋

渴望能与她在雨后的林中漫步
一只鸟从巢里飞起,一片叶子落下
捕梦者这才意识到,他早已
进入急驰的车辆梦里多时了


这是周末,捕梦者从白天到夜晚
一直持续着入睡,看见自己出行
挤车,往返,衣服的口袋里
塞满一个又一个梦境,有的新鲜

有的陈旧,但却都与远在千里之外的
故乡没有关联,不过现在除外
现在,捕梦者发现有一片屋顶
正梦见另一片蛙鸣鼎沸的屋顶

当东半球背对着太阳,那片屋顶
俯向天空的水面,把凌晨的网收拢
一阵微风吹过,捕梦者观察到了
很多星辰在起伏中荡漾,波光闪闪

2005.4.2

•异乡偶书

我的思绪一会儿往南
一会儿北上,像张开一双翅膀
把天空抱了又抱
——题记

一、李明今夜将去杭州

从上海,下去一点就是了
至少,在地图上是这样
车,这只鞋子好大,狠狠地
只一步就跨了过去,车站
被踩出了一个又一个坑

再下去一点,就是家乡了
只需再多跨一步,他就会
把我家门口的丝瓜苗给踩疼了

二、在山东的妈妈说爸爸的病好多了

阿母,我今天看了一部很煽情的
电影,讲的是一对母子的故事
以前我看过,还狂批了一顿
但今天,我看得眼睛酸酸的
有人在一边,我强忍着

阿母,现在我特别想请你
去看那部煽情的老电影
然后偷偷地看着你哭

三、总是让我生气的弟弟呀

午后,我打电话回家
妹妹告诉我,弟弟在屋后
正给那只混血的黑狼狗
梳理皮毛,捕捉虱子
他的胃出血不知道好得怎样了

此刻,那里的光线应该还很充足
平时,我总是呆呆地坐在那
看风吹动树梢,叶子摇摆着落下

四、去北京的燕子怎么还不回来

她说她订了飞机票了,时间是九号
离今天还很遥远,我在心里细细计算:
空、空、空、空、空、空、空、空
我用筷子在碗口敲了八下
像个随时准备还俗的和尚假装念经

一群大雁往南飞,说的是秋天
而我念小学时老认为是冬天
冬天,离暮春就更遥远了

2005.5.2

•虚构的刀谱:红与黑

一、关 羽

知了声声,我闭门读书
听见一个刺客呵着寒气,拔刀
拼命,跪倒,风吹得很烈
我连忙翻过,生怕屋顶的茅草
会被不经意卷走,刮跑

闲暇时,我喜欢去大哥那串门
看他不紧不慢地编着草席
日子平静,没有更多的话要说
除非郁闷,特别是炎热的夏天来临
三弟的猪头卤肉才更让我怀念

母亲,总是在我醉得即将
不省人事之时找来,扶我回家
我感激她,狼烟四起后
我离开前,特地去她坟头栽下
一排整齐的嫩柳,并穿走了其中一棵

遇见曹公那年,我开始变得
羞涩,看见女人就会脸红,甚至
不敢穿新鲜的衣服,我谎称思念
我那爱哭的大哥,其实是因为
喜欢上了一个每日在庭前扫雪的身影

赤兔马朝落日的方向疾奔
雪花大如鹅毛,麦城越来越小
我突然想起离开家乡的那个光景
一个吴国将军从背后冲了上来
我看都不看,反手向马头就是一刀

桃花又要开了,柳树又要绿了,再过几个月

二、包 拯

我来自乡下,先生摸着我的头说
英雄莫论出处,达者兼济天下
但我知道,我终究不可能
有什么大的出息,所以农忙时
就帮嫂子多锄两垄蔬菜,晒得黑黑的

有一次嫂子带我上山去采蘑菇
我不小心迷了路,就在林子里
大哭,一个樵夫顺着声音找到了我
回家时,哥哥和嫂子正在吵架
看见我,双双猛虎般扑了过来

那些年的光阴真的很幸福,无忧无虑
我喜欢坐在树下乘凉,或者
躲在朝阳的墙角摆弄冰块
看风挥动牧羊人的鞭子,赶着天空的
云朵,一会儿向西,一会儿向东

秋后,我进京赴试,在酒楼
撞上一伙自称老鼠和猫的豪客
觉得太有意思了,就卖掉那头
跟我一样黑的毛驴,请他们吃了一顿
畅谈天下,大笑狂欢,明月高挂

我承认,我始终是个乡下人
我总是习惯把事情做得老百姓一些
包括我做的那三把动物形状的铡刀
让临死之人还在为身份争个不休
不过有那么多人喜欢,还是大出我的意料

有时候,我真想自己也试一把

2005.5.15

•复调:菩提

一、唯有那次,我失败了
  
黄昏,我听瞎了的祖父说
我的曾祖曾在另一条
江上,另一个黄昏,摆渡
一道残阳铺水中
有一个人却不想过江
回到他那阔别已久的故乡
只好,把船摇向对岸
身后的厮杀声,渐行渐远
  
二、两个同名不同姓之人
  
雨落下的时节,有客来访
那天,我喝了点酒,说了很多
像雨落向积水的土地
波纹荡漾,环环相扣
雾气迷漫,无界无边
那天,那位客人成了我的师傅
他对我说:你应该去另一个国度
而我代替他出行,如影随形
  
三、半江瑟瑟半江红
  
我常常会独自一个人
坐在江中,喝着那半坛浊酒
眯着眼睛,随船摇晃
水向东流,日向西山
云在头顶,风在身边
南来北往的人在岸上
时间并未走远,我在等
一个曾经错过过渡之人
  
四、客官,你要过江吗
  
雨后,大雁南飞的秋天
我欲北上,去探望一位
素未谋面之人,但行至江畔
我看见百花凋谢,唯独芦苇
尚青,晨露是隔夜的霜
我折一枝抛向江中,笑了笑
我告诉他:我的朋友已经走了
我刚从对岸回来

2005.6.26

•陶瓷女

父亲,朝阁楼急急地喊一声话后
一扇漆红雕花的小窗嘎吱一声打开
一个素洁雅致而又憔悴的女子
侧身探了出来,风吹乱了几缕额前的秀发

她想让父亲顺带捎点什么东西
却只见空荡荡的庭院里,一把紫砂
危坐在那张石桌的悬崖边,壶嘴
正对着西面墙角竹架上藤叶蔓生的葡萄

显然,父亲走得很匆忙,甚至忘了叮嘱她
要记得按时服药,而老七叔三天前
就已去了乡下,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
听说他儿子不知为何被人给害了

这几夜,院落里的蟋蟀叫得格外嘶切
油灯燃起时,房外的飞蛾就扑扑地撞窗
如同落向屋顶的雨点,有时还能听见
蜗牛慢慢爬高,最后猛然坠地的清响

三更过后,咳嗽开始渐渐厉害了起来
而黎明也显得越来越漫长,偶尔小睡
她总会梦见自己头顶一个盛满清水的彩陶盆
眼睛明亮地从瓮棺里起身,然后离开

漫步于千峰翠色的山林,黄花遍地
白云在天空随风飘荡,蝉鸣四溢
沿斜坡顺流而下,枝叶间的光线
缓缓移动,从清晰逐渐走向暗淡

年轻的考古工作者低头推扶了一下镜框
仔细地拼贴着破碎的瓷片时就会这么想
那些布满裂痕的图案再次提醒着他:
大火中离去的妻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2005.8.21

•清白岁月

一、谁没有外号谁不是人
我姓白,我叫白大奋
生在一个当红的年代
注定是个没出息的人
注定是个给人瞧不起的人

我的父亲叫白孝义
后来告诉我,他亲眼看见
我的祖父白守信
跪在一堆石子上
跪瘸了双腿
没过几年
就死了

那时候,白守信
有几十亩地
人们说他是地主
我就是那地主的孙子
我的名字
就是那地主临死前给起的

人走背运的时候
连起名字也是背运的
他们都管我叫:白大粪

二、不给点颜色那就给点疼
跟着一个老中医
我学着抓了几年药
后来老中医老得没牙了
我就开始长大了

应该说我是勤奋的
念了几年书,我开始
转而学习西医
态度认真,进步很快
这得感谢我的祖父
地主白守信:
不大奋何来大成

没几年,我就有了自己的诊所
人们都管我叫:白大夫
对于一个手握针筒的人来说
你给别人些许点疼
总是意味着能得到
些许尊敬

三、我的老婆名叫朱淑真
有时候,我会遇到各种麻烦
我总是跟他们说:
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
别担心

而在用药的时候
摸索着加重剂量

其中有个人是初次来的
来了之后,就再没有离开
她就是我的老婆:朱淑真
一个跟会写词的人同名通姓的
乡下女人

后来,我跟她说
当时,那一针扎进去
我真的就不想拔出来了
那片白,白得
让我呼吸紧张,头晕目眩

四、猪圈的日子其实挺幸福
吵架的时候
她喊我大粪,我喊她猪
邻居听见了
都笑话我们说:
白大夫,真怀疑你们家是养猪的
不是开诊所的

有谁知道呢,开诊所
比养猪累多了,半夜三更
只要有人敲门
或者打来电话
我背起药箱就得出去了

老婆说:大奋
路上当心点。我说:
知道啦,就你罗嗦
管自己睡
——唉,这就是女人

五、打针比吃药要好得快些
人活着活着,不知不觉
朋友就多了起来
日子越来越好过
心情却越来越复杂

我就是这样的
有时候,一个什么朋友
冷不丁地就给你来个电话
还要让你猜上老半天

其实,说朋友也算不上
绕了半天无非是想要几盒
羞于启齿的胶囊
有时候,也让我去给他们
所谓的朋友扎几针
胸罩的松紧带把背部勒得很紧
就像纤夫拉着满载的大船
逆流而行

我把针,扎
进去,拔出来
扎进去,拔出来
扎进去,拔
出来
一片白,接着又一片白

他们都是我的病人

六、百年光阴不过只一瞬
该说什么好呢,在我们乡下
起名字都喜欢学城里的
什么晶晶啦亮亮啦闪闪啦
这都是新时代的一些臭毛病

我老婆就有这些臭毛病
我对她无药可治
孩子没生下来她就想好了
不管是男是女都叫:白白

上学了,孩子回来就问
老师和同学们为什么总叫他名字
连电视里也有人叫他名字
开始还挺高兴的
后来烦了,就冲我喊:
白大粪,以后我再也不姓白了

我哭笑不得
只好跟他说:
都怪你妈那头猪
儿子,你就将就点吧
你看你爸不就这样过来了吗
白白,是再见,也是不再见

2005.10.23

•睁着眼睛说

一、王京儿
  
我碰到京儿
是在香港红馆的演唱会上
开个唱的是张国荣
邀请的嘉宾是梅艳芳和柯受良
当晚,我们约定
第二天去看画展
  
她在一幅基督受难画像前
站立了半天,表情肃穆
我跟她说:
等哪天我也受难了
你要是这么看我就好了
  
二、夏虫语冰
  
手机的铃声响了一下
我翻开看了一下
短信是夏虫语冰发来的
她说:吉林今天下了第一场雪
雨加雪
我说:是吗
  
她不知道,昨夜
我在乌鲁木齐的一个小酒馆里
和胡永磊喝酒
外面正下大雪
  
老胡喝得趴下的时候
我拿了个信封走了出去
把一片一片的雪花装了进去
封好,贴上邮票
  
大清早,邮车就出发了
过几天她会看见
西北和东北的雪花
有很大的不同
  
三、美术
  
土豆,土豆,我是地瓜
我是地瓜
真无聊,我又感冒了
真无聊,我去看电影了
真无聊,我跟日本的几个朋友去钓鱼了
真无聊,我去逛世博会了
走得两只脚都起泡泡了
  
我说:地瓜
我乘坐的大蜻蜓
刚刚在东京国际机场着陆
我的包包里除了两只烤白薯
还有一根绣花针
  
四、蝶儿
  
蝶儿,蝶儿
早上,我在莱佛士酒店用过肉骨茶后
背起包,就去逛乌节路了
顺便去了趟苏丹清真寺
没想到就被逮了进来
我现在在警察局里
上网,在寻找你
在这个城市里
我只认识你
  
蝶儿,蝶儿
你快上网呀
你快来保我呀
他们说我是恐怖分子
恐怖分子在警察局里
正上网找你呢
  
五、黑竹
  
黑竹就是樊松坪
樊松坪我不叫樊松坪
我叫她松子
  
松子,我现在正走在
斯特灵老桥上
河水在脚下静静地流淌
抬头,就看见无遮无拦的纪念碑
那是威廉华莱士的
他有着一颗勇敢的心
那颗心连萨达姆也表示喜欢
  
松子,我现在正站在
纪念碑的观景台上
俯瞰着苏格兰的大片草场
一群群黑脸羊走来走去
其中一只很像是你哟
  
伦敦,我就不去啦
改天,我把这张照片发给你
你会看见有只黑脸羊
是站着向你招手的
手里还拿着只风笛

2005.11.6

•八七年冬天,去看枪决

阿姨,一只手里抓着只
奋力挣扎的公鸡,一只手里
拿着把菜刀,我假装没看见
和小伙伴们跟在
大人的屁股后面跑

阿姨,在后面喊我回去
去烧杀鸡的水:……
午饭,你就别回来吃了
这时候,是不能回头的
回头,就没得去了
我假装没听见
和小伙伴们跟在
大人的屁股后面跑

大人们说,今早
陶弥后就要被枪毙了

陶弥后,是陶贡村人
陶贡村是我们显桥村的
隔壁村,半月前
陶弥后从外地回来
把和他家结冤的刘寡妇
给杀了,连那夜睡在
刘寡妇那的女孩赵芳芳
也给杀了,一连捅了十一刀

前些天,警察们
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他
用稻草像熏獾子、山猪一样
把他给熏了出来

其实说和他家结冤
说得有些夸大了
陶弥后父母早死了
老婆和孩子也早给卖了
无亲无故,典型的
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说和他家结冤
其实就是说和他结冤

大人们说,今早
陶弥后就要被枪毙了

我们赶到陶贡村的河边时
人已经很多了
我们站在河这边
陶弥后被押着跪在河对岸
阳光从陶贡山
一寸一寸地升了起来
河面上有几块碎碎的薄冰
还有几只芦鸭在游来游去

我还没看清
是怎么回事,只听见
“砰”地一声,陶弥后
就倒下去了,大冬天的
还喘着最后几口气
紧接着就被抬上了
警车旁边的一辆救护车
拉走了

一点意思也没有
还不如筷子爷爷打野兔
打松鼠、打猫头鹰好玩
“砰”地一声野兔就下来了
“砰”地一声松鼠就下来了
“砰”地一声猫头鹰就下来了
不过不用烧水
能出来玩,就很不错了

路上,一个大人对另一个大人讲
——你知道开枪前
那个医生跟武警讲啥吗
——讲啥
——别打心脏,也别打腰子
这两样我们都要了

回到家的时候
阿姨已经到溪边
洗衣服去了
那些被掏空内脏的鸡
早已一只一只地串在竹竿上
没几天,就要过年了

2005.10.8

•村事二则


台风来的时候
我的好朋友罗成雨
他二舅陈联统被水给淹了

当夜,陈联统开车经过
大水泛滥的凤卧路时
车熄火了,下车查看
结果刚下白酒的二百斤身体
一摇晃,就让水给带走了

大清晨,台风已经过境
在两公里的下游
有人误以为是头淹死的猪
用竹竿把他给捞了上来

这不能怪那个人
有贪小便宜的心理
更不能怪他的视力有问题
要怪只能怪陈联统自己
生前长得太胖
太白


张金直这个败家子
这个小混混
又跟他妈吵架了

“妈,你去死好了。”
没想到,那个下午
他妈灌了瓶农药
就去找阴间的他爸去了

村里人都说他妈
太想不开了
他们的算术太差了

我们吃的菜里
哪棵没有农药呢
我们不过只一点一点
一点一点
而他妈是一气
给喝了

这些年来,张金直
都吃鱼肉
不吃菜

2005.11.10

•硬币


走上天桥时
天空开始下起了小雨
有几滴细细的
掉进前面那个乞丐的碗里

这年头,富有的人越来越多
乞丐也越来越多

这一次,我狠狠地
捏了一下手里的报纸
双手使劲,不伸进兜里
去摸刚刚破开的硬币
一边看报
一边就走了过去

我相信,后头
会有比我心肠要好的人的


报上说,香港
应大众和旅客的要求
人力车将以旅游的名义
重新推上市场

现在,我特别想
去香港看看
顺便坐回人力车
再买根雪茄烟叼上
那风度,那气派

如果他喊我一声
——老爷
我就多给他一枚
印有“中国人民银行”的
硬币

2005.11.11

•一条鱼的午后


鱼在脸盆里吐着泡泡
它对即将发生的
浑然不知

我把鱼放在砧板上
它拼命挣扎

我把菜刀放平
朝鱼头用力拍一下
鱼就晕了,这样
刮鱼鳞的时候
它就不疼了


筷子伸向鱼眼睛
我突然想起
老家寺庙里的那只木鱼

不知道,那些不吃荤的和尚
是否会经常想到
鱼头炖豆腐

听经三千遍,它
应该已具魂魄了吧

如果换作是我
我非敲破那些
在我头顶胡敲一气的脑壳不可


席间,朋友说到
我的弟弟施世乔

那年在厦门时
经常一天只吃一顿
有时候只啃几块饼干
有次半路胃里反酸
就走不动了,后来
胃出血,吐了一口杯

我的眼泪下来了
朋友问我怎么了
我说我被鱼刺卡住喉咙了


风刮了起来
天就暗了下来

近的人步行回家
远的人乘车走了

街道上什么也没有了
如果有,清洁工
也会把它们清理走
我把那些鱼骨头
扔进垃圾箱
干干净净,回来的时候
特别轻松

2005.11.11

•面壁

对着一堵墙
我暗暗打算
等老子出去了
老子就不干了
老子要还俗
老子要吃肉、喝酒
还要找个女人,成个家

于是我开始
对着那堵墙
练习——
我喜欢你
我爱你
我只爱你
今生今世,我只爱你
今生今世,我只爱你一个人
今生今世,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转身的时候
那堵墙就扑了过来
这些年来
我都背负着那堵墙
在寺院里劈柴、扫地
打坐、念经、敲木鱼
女香客来了
我只说:阿弥陀佛
然后就退回到墙角

这些年来
我渴望老师傅
能再罚我一次
又怕真再罚我一次

2005.11.21

•大伯

大伯,很少跟我们
讲话,很少给我们
糖吃,也很少骂我们

他总是早出晚归
好像总有忙不完的活
晴天,自然不用说
雨天,也还是这样
霹雳从天上一个接一个
劈下来,我们站在门口
才看见一个人影由远及近
从田间的小路回来了

摘下竹斗笠
锄头柄滑不溜手
大伯跺了跺脚
蓑衣上的水珠
纷纷跌下
地上湿漉漉的

站在门口,如果是雨天
如果霹雳从天上一个接一个
劈下来,就会仿佛
去世六年的大伯
又回来了

2005.11.23

•心事

这阵子,我每天
给脸盆里
那件待洗的衣服
换水
别人养金鱼、养乌龟
我养衣服

什么时候,衣服
被我,或者
被某人给洗了
我要穿上那件衣服
像只风筝
飞一次
认认真真飞一次
从阳台上
往下飞

如果可以
安然抵达地面的话

2005.11.24

•在上海,去看望萧武


那是萧武
在甘肃老家
拍的一张照片
光线很充足

他站立的那个地方
曾经有个男人
把他的女人
一棍子下去
给打死了
然后,扔下
背后的那条山沟

我问萧武那条沟
有多深,叫什么名
他说大约有十几丈深
黄土高原上的山沟
大都没有名


下河东,这是
一出秦腔
很是高亢

我来这边
已经听过
不止一次

每次听的时候
总感觉
有根钢丝
穿过心脏
并打了个结

2005.11.27

•傻子

傻子,这么冷的天
你又坐在大坝上
看坝面碎碎的薄冰块
在阳光下,在大风里
在水中飘动,慢慢融化

傻子,别看了
水仙是个好姑娘
可那是大人们戏弄你的
他们说要让水仙
给你做婆娘
其实,那时候水仙
早已跳进这个大坝了
那个大冬天,四周的竹子
跟现在一样茂盛

傻子,你常常跟我说:
水仙,开在坝面的冰上
傻子,你真了不起
你的话,比我的口水诗
精炼多了,傻子
傻子,他们都这样叫你
都忘了你叫什么名了
只有我,还记得
小时候,那些还活着的人
都管你叫:施世游

2005.12.5

•切洋葱时易流泪

洋葱呀,一二三
切洋葱呀,四五六
我切洋葱呀,七八九

一刀
切在手指上

接下来的一个数字
它的发音自然而然
让我想起了你,外婆

你走了
快两个五年了

2005.12.7

•圣诞节前后的行为艺术

一、白天

我在等着
圣诞节的
到来

那天
我要肩扛
比我还高的
十字架
穿上
圣诞老人的
衣服和帽子
到广场去

我要把自己
钉在
十字架上
直到
有人
前去
报警

二、黑夜

当然
可以选择在
平安夜
也可以选择
从警察局
出来以后

我要怀抱
穿戴整齐的
骷髅骨
坐在公园里
数星星
直到天明

我要让
每一个
路过的人
都在心里
暗暗
羡慕不已:

他们
多幸福

2005.12.8

•风铃

在一个屋檐下
我挂了将近百年
行人一过就起风
起风就通灵

在一个屋檐下
我一直挂着
直到一个老和尚
来屋檐下避雨

他说:什么都能放下
为什么你就不能
说完,雨就小了
雨一小,就走了

在一个屋檐下
我一直修炼着
等修炼成人形
我就找个书生嫁了

2005.12.10

•回忆一九九九

炒白菜
要多放油
别放水
放水就不好吃了

火要猛
要快翻
要让锅吱吱响
香味就出来了

二婶在炒白菜
给玩火铳
震碎心膜
全身水肿
坐着等死的堂弟
吃,外面
阳光很温暖

2005.12.24

•人与自然

一只豹子看上去
很饥饿
它行动缓慢
在搜寻猎物
  
它靠近一只羚羊
无声无息
迅雷不及掩耳
咬住、撕扯、品味
  
一只饱餐后的豹子
从屏幕里向外
正看着你
神情专注

2005.12.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