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世游 ⊙ 采药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02—2003年选(13首)

◎施世游



•没有上锁的门

群山脚下,绿林丛中,粉白交错
那个远行准备与人交谈之人与梦中自言自语之人
是同一个人
  
如果有人问起,说
就说在他出门看风景之时,客人曾经来过

2002.3.1

•石头房子

它倚在山脚,像艘船
停泊在安宁的海港
导航人带来怎样的消息都与它无关

石头似夺目欲出的眼珠
重重叠叠,在棱角出悬住
没有门,也没有窗户
粗糙的表面很生硬,拒绝陌生人靠近
唯一的平和,黑色的拱顶如水弯向天空
夜幕降临时,坟墓般静立不动

但阳光可以随意进出
透过石缝带来满天星斗
房里人以地为席卧观着整个宇宙

2002.7.19

•扯淡

从山间的羊肠小道蜿蜒而上
约走半个时辰就到了道阁
原有的住户业已迁走
旧时的房墙大都也已倒塌
石缝间的青草猛长,丛里成群的蟋蟀嘶鸣
前后的竹条垂挂,叶子很阴湿
距离不远的老坟残破地洞开
附近的白骨和一个狗头尖锐得刺目

午夜,应邀前去喝酒,酒菜为一条田里的蛇
用绳子勒住七寸,剪刀切开喉咙,蛇皮下拉
断节,抽筋,碎块,清洗,下锅
朋友说蛇肉要用牙齿细细剔,不像狗肉
我也就特别谨慎小心
仿佛每吃一口都被蛇反咬一口
席间朋友谈及,曾在道阁
用石片独自宰杀了一条凶狠的黑狗

2002.7.26

•景致

叶,飞鸟般腾空,旋转
南云如出海之帆
各家的门窗紧闭,房子四面受敌

大树在风中急速摇晃,喇喇作响
雨伞是只逆向撑紧的风筝
行人手握伞柄如握钓钩

这个时候,二婆蹒跚摸索进菜园
我们远远看见就拼命呼呼地喊
深怕她会在湿滑的地里搁浅
被狂风不经意卷走

2002.8.6

•别处
——念好友金丽的父亲

九月的风,吹过田野
子女庄稼般在成长,渴望丰收
但愿生命也能轮回
如春天再度归来

也许你从不曾离去
只是在不远处静静地观望
如在家中,不时地抬头观望着我们
仿佛一切依旧
  
而形体的消失
已化为无形的风,如梦袭来
不过是为了要把记忆
深刻进我们的内心

2002.10.23

•阵地
——读《中华野史镜鉴》

也不知这些到底是不是真的
男的和女的个个激情高涨
像群失控的马扬足高蹈,进行群交
有的死于非命,有的生不如死
有的死后余生,有的生了再死
而最平常的不做坏动作的那匹
人们称之为难得的圣贤,奉为祖先
却不曾人道,固执得像部断代史
吃力地站在落日的草原上
猜测着尚未出生的马崽到底有几个父亲

2002.12.22

•田野即景

远处有人挥着锄头,挖掘着
远处有人在溪边走动,离家或归来
远处的樟树、李树和青竹的枝头在晃动
远处的茴豆丛中鸟儿时飞时没

空气似玻璃,风中的阳光随意播种
犁过的黑土波涛般翻滚
那人坐在田头小憩,抽着烟
那人此刻一定不悲伤,一定很幸福

2003.3.26


•旗帜

横向一阵风来
多像一把凌空舞动着的刀
锋口切向虚无
柄很长

未升起之前
是个落寞无助的少年
渴望任意方向的风
升起之后
自己就是风的姿态

褪色与否不重要
力量与象征才是关键
不能再继续上升
就拒绝下降

地面上
很多手脚仰望着
仰望之时
横向来了一阵风

2003.4.14

•沿着地图搜索

如同打开尘封的记忆让亡灵返回故乡一样
打开纹理粗糙而又陈旧的松木窗
仰躺着凝望,炎夏的风挟来阵阵热浪

下半部分是大地,覆盖着绿色
其中隐约可见几片黑色的鱼鳞瓦
摇曳的枝头擦拭的地方是白云
这里留白,不需任何颜色填充
再上头,刺目的浅蓝一定得调匀,表示天空
如果光度不够,就用蝉声加以涂改

这样,整个世界就挂在了墙上
从午前一直挂到黄昏,轻而易举
有人用第三人称不停地观察着

到了夜晚,就用浓墨抹黑,表达内心的迷茫
如果觉得单调就往上砸点黄色果皮
像往柴堆里扔进一把火星
那么随之而来的声音就会怪异起来
仿佛墙上的这幅画不知何时会突然掉下
或者无缘无故凌空焚烧,把愧悔之人火化

第二天,梦境里死去之人依旧会回来
在旭日东升前,踩着晨露下地干活
听着,人死而复生是可能的,是真实的

2003.7.13

•将逝
——致友人

送你一束花,我会的
一束向着太阳盛开的鲜花
不在案上的瓶里插着

绽放在你坟头,迎风招展
比满山的杜鹃还美
有人前来,会开的更艳
  
现在,请跟着我念——
人类在宇宙中孤独
但我在世间并不孤独

2003.8.20

•两棵树

一阵风来,一棵树以舞者的姿态
把所有叶子的声音统一成一个喉咙
手伸过泥土握住另一棵树的裙裾不放
另一棵树欲走,背对着不肯转过身来
这是静静的日子里田野上两棵树飞扬时的形象

夜里,寒风醉酒之后迷乱的脚步
踩过门窗的玻璃,惊醒了熟睡的梦中人
借着路灯朦胧的余光,隐约可以看见
两棵树合在一起,枝头发出手指关节的声响
直到破晓时分才被雾缓缓挪开

日光下的两棵树,依然沉默如常
头顶的天空披着海浪的围巾,蓝得轰鸣

2003.11.22

•胎隐

潜泳者曲蹲,手臂前扬
俯冲,时间轰响
  
双手抱膝,下沉,深入
宁静被底部的坚实轻轻触摸
  
头上的光没有温度,但辽阔
晃动,散开,穿透了虚无
  
岸上有人在呼唤,焦虑尖锐
钩住了处于界面的耳朵
  
鱼朝水面吐着烟花,看
琥珀里的蜻蜓破茧而出,飞起
  
过程,被一阵涟漪松动
过程,被一阵风抓住

2003.12.9

•断章

风席卷而来淹没了村庄
树,伸出海面随波涛汹涌

夜色站在黎明的山冈上
打捞着几艘灯火微明的沉船

2003.12.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