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宜兴 ⊙ 梦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五首

◎谢宜兴



忽然想起


一则不足百字的消息,一个遥远的人
的去世,使我忽然想起小学四年级
那个放学回家的傍晚,夕阳下
大队和供销社门口的巨幅标语
想起那时候另一个人的逝世
黑纱、白花和校园里的第一次追悼会
那时我学着悲痛,心想墙上的像怎么也会死
后来我试着相信,那标语上的字
真的是一份遗嘱,留给了今天去世的
这个人,一个被岁月提前收藏的人
那时我不知道有块花岗岩,因为他的厚
先被立为碑记,后被改做垫石
后来我看见有棵大树,因为他的直
先被树为旗杆,后被当作靶子
而今天,曾经的岩石已沉入土中
但人们发现它做了一座纪念堂的基石
曾经的树木也已成一堆灰烬
但从中我们依稀可见一种木质的纹理

2008、8、21



季节


总难忘那个扛着板凳上学的少年
空着肚子赶到妈祖庙改建的小学
读“甘蔗木薯千万担”,回家路上
昏到在一棵红髯飘拂的古榕下
总难忘那个饥肠辘辘的春天

总想起那个被茉莉花香围攻的校园
嫌图书馆藏书太少,熄灯时间太早
在老家的阁楼上读蛙声一片
秉烛的夜里背上小溪蜿蜒
总想起一个饕餮者夏日的无眠

更记得那个踩着落叶回家的夜晚
渴望生一场病渴望住一回院
看孩子抽着陀螺仿佛自己头上也有
一支皮鞭,不敢停下旋转的速度
不敢想人生还有个漫长的冬天

2008、6、14凌晨



爱或者选择


走出商店的三个人,被我
叫做果汁、咖啡、矿泉水的三个人
仿佛在一个三岔道口,他们走上了
不同的路线,仿佛他们将去往
成都、香港或某个江南古镇

我看见蜜蜂卸下花粉后快乐的微笑
飞蛾扑火之前决绝的表情
蜻蜓在河岸边芦荻丛中练翅时
悠闲的样子,他们以自己的生活方式
告诉我,爱决定了选择

可又是什么决定了我们的爱呢
是不是我们心里住着另一个人
许多时候不由自主地把权利交给他
但任何选择都是弗洛斯特林中的小路
命运的箭矢起点决定了终点

2008、6、15凌晨



梦想丛林


三十年前不敢相信道路之外还有道路
只是不甘于未来永远的苍白与贫穷
执着的心怀着日月,认定北斗的方向
在夜色里摸索前行。荆榛遍地的日子
祈祷前方不是严冬沼泽或陷阱
未曾想东方风来满眼春色
小渔村的童话诠释了一首歌曲豪迈的底蕴
这一座象征人生代表机会的城市
谁来了都像是进入一片梦想丛林
每一棵楼树都以观念和速度命名
风中流淌着火焰般的勇敢和年轻
这只南方的神鹰,它的翅膀
掠过大江南北,播下的种子
长成了无数智慧财富和希望的混生林
那是一个时代的传奇一段岁月的证明
它无意中做了一个人的纪念碑
更是大地上无数开拓者站立的身影

2008、5、24凌晨



没有春光不回来


我在电话中对你笑:“没有春光不回来”
你说这是一首诗或歌的题目
我再次感到你的心灵也有两根触须
比燕子之于季候还要敏感

告诉我你已抵京的时候我也在首都机场
南方的冰雪冻僵了我回家的航班
我祝福你在京“快乐无限,春色无边”
而你说“快乐是当然的,春色是黯然的”

有阳光的日子就是幸福。团圆更是心中的太阳
这个冬天北方阳光灿烂,庆幸你躲过了南方
罕见的雨雪和严寒,但纵使今夜北方
暴雪成灾,我相信你心中依然春水潺潺

只要内心不是坚冰一块,就会有欢乐的
草尖探出头来。可为什么我们总是
敛着翅膀,小心翼翼地把自己伪装
其实春天就是多情的翠鸟,哪有春光不回来

2008、2、13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