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云儿 ⊙ 梦里行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五月,像麦子一样弯下腰

◎舒云儿



春心

鸟鸣一声接一声
我不动,呆呆坐着
远方,或者北方,已经没有区别
因为春天,阴阴的,小雨

我们打牌,循环往复
陷于一句话,挣扎不已
记起一个画面
一个孩子面对广袤的麦田高喊
好大一片韭菜地哇!

潮湿的空气

我醒了,慢慢站起来
梦中仍有一个人,而我没法与他交谈
憋在嘴里的话让我读出潮湿
这时,远方有人在敲钉子
一下接一下
不曾停歇

旷野

绿皮火车停了下来,不知道在哪里
一棵树,钉着一个空鸟巢
我侧着身子
在停顿的时刻里,玻璃像爱一样虚无
我们分立在它的两面

四月,杜英潮湿

酗酒。没日没夜游戏
到海边看日落,被咸腥的风吹乱
记起一个城市,然后将它抛弃,狠狠的
然而,一个名字淤积在我的深喉
并深深扎下了根须

北方以远

他说感动。是的,感动
我记住这些,是因为遥远的某个窗外
一瓣不凋零的白玉兰
但,这仅是一场持久的守候
就要到来的五月,像麦子一样弯下腰
我将再不能迎风歌唱

2008-4-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