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云儿 ⊙ 梦里行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06年

◎舒云儿



春情

那个地方,我去过一次
之后就陷在转军洞的黑里
一直走不出来
一个女人的抵达
温柔了它
路边淋雨棉花的白
裹着她的身子
悄然隐没在3月11日的夜里

春夜,缄默不语
所有的声音都来自那个女人
包括她体内一粒种子的发芽

2006-3-17

桃花真的开了么

姐说桃花开了
亲爱,你看见了么

这个时候
木棉早已凋谢
那些血凝成黑色
死去多时

除了死亡
我看不到别的

2006-4-5

落花生

这是一个僻静的后园
爬过围墙就是大街

我看见你们偷偷开花
地下结果

而后,有人在墙上种碎玻璃
园子荒芜

2006-6-27

偏爱

火炬树烧起的时候
我独自离开
磁州古窑,在风雨中
沉默
温度,一降再降

第一站台上
煮沸的乡音,遮不住你的味道
那些陌生人
转眼间都成了我的亲人

2006-8-27

指月的手指

八月初五,回家的路上
爬上半空的月芽
是一只弯了的手指
这个念头只一闪就过了,我实际关注
指月的手指
那是谁曾经向我提过的

至于出自哪里,我已不大记得
也许是,他还来不及说出
就已经离开

2006-9-26

飞扬草

飞扬草点燃十月
火炬树一样,烧了秋天

不着一丝痕迹,我提到了邯郸
至于那个人
一直没有消息

冰糖草

我一直挺着腰杆站着
比起那些松松垮垮的树来更像一棵树
树下的小草都拥了过来
跟我一起生活
给我更多的甜蜜

伞花草

大地咽下了秋天
虚火上升,他的痛苦
需要我去医治

那是我碎步走过,怀里开着小花
如果你在意,就会看到

过塘蛇

划水而来
柔软的话带着体温
一字一字的沉入水底

白花,浮于水面
阳光尚好,冬仍未至


含羞草

她站在路灯下
人来,人往

风一直吹
她的衣衫蔫蔫的搭拉在瘦骨上
我开始叫她野蔷薇

其实,我更愿意叫她原来的名字
那是她少女的时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