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秋 ⊙ 风把世界吹得越来越薄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和艾龙、三立、田人在浯溪公园》等七首

◎一秋



   《 一张旧报纸》
  
  一张旧报纸在风中
  翻滚 从街的拐角处
  带来黄昏的气息
  
  杂树丛生的腿 匆匆移动
  向着逐渐亮起的幽暗灯光
  没有人抽出一丁点时间
  打量它 一张旧报纸
  染上了薄暮的孤单
  
  我想起在办公室看过的
  一份日报 酸雨溅响刹车的尖叫
  夹缝 登了一则寻人启事
  一珠稻子倒伏在水泥稗草里
  我从第一版翻到最后一版
  然后丢弃
  
  一张旧报纸 追上来
  在我背部狠狠地
  拍了一下
  
   2004、3、20
  
  
  
  《和艾龙、三立、田人在浯溪公园》
  
  一路疾驰加一溜小跑
  我们还是落在了黄昏的后面
  落在霏霏细雨后面
  凭栏而立,春天的苍茫
  早已抵达湘江对岸
  汹涌的水流自山的拐弯处现身
  消逝于另一座山的拐角
  水色浊黄:间或有一丛树枝一簇叶片
  偏离了时间的轨道和美学家的喉舌
  身不由己,淹没于席卷而来的
  茫茫夜色。身后的崖壁爬满青苔
  石刻已是模糊不清。我
  和你,和你,还有你
  望着陷在石头里的巨大脚印
  另一个春天
   掠过了水面
  
  
   2004、3、22
  
  
  
  
  《夏夜:无言》
  
  风从骨头里穿过
  将身子一点点变轻
  一点点变得酥软
  
  宝蓝琥珀似的天空高悬头顶
  是洞明一切的照耀:
  火车穿越河流
  牛栏栓住月色
  
  山野就在深夜里静静沉睡
  
  横卧于透明的黑暗:
  神秘而无言
  
  
   2004、5、15
  
  
   《 村庄》
  
  七个路口、七道桥梁
  通向七座村庄
  青色的瓦楞,雪白的墙壁
  敞露在田野身后
  
  七座村庄:七朵
  月光的火焰,散落
  在低伏的丘陵间喘息
  狗躲在子夜里吠叫
  
  七个人走在七条路上
  七个影子,指向七座村庄
  回到粮食荒废的村庄,果园凋零的村庄
  灌木向着河汉疯长
  
  秋风扑啦啦地在屋顶吹
  七个人,七声叹息
  砸在地上:七个坑
  连成北斗的形状
  
  稻草人立于田埂
  前年的衣裳,一条条
  缠紧婴儿的呼吸
  夜空万里无云是我永恒的悲伤
  
  
   2004、5、15
  
  
   《 清明,车过湘南》
  
  穿行。穿行蜿蜒起伏的丘陵
  火车震耳的鸣笛没有使牛抬头
  
  但是夕阳斜挂,
  荒了又长的草漫山遍野
  
  小小的村子陷于洼地
  列车从老汉的面前驶过
  一张脸:皱纹连绵
  一道道,一刀刀
  造物的丘壑
  
  火车飞速奔驰
  震动不了他的沧桑
  
  
   2004、5、15
  
   《 拔 草》
  
  拔草是一项艰苦的劳作
  每一次用力
  你都能听见疼痛的喊叫
  那不是汗珠砸在泥土里的声音
  也不是杂草葱茏欲滴
  疯狂的喘息
  那是一截旧钢轨思念火车的回忆
  搁置得太久,埋得太深
  草根连着他的神经
  他需要一个人在烈日下清除
  如同清除一个人体内的骨刺增生
  
  
   2004、3、2
  
  
  
   《漠 河》
  
  我从来没有去过漠河
  世界许多地方只是听说
  一辈子固守在光明街,一抬腿
  就陷入了漫漫尘埃
  
  我要为灵魂找个居所
  在桌上摊开地图的苍茫
  我看见:漠河
  横卧在北方的穹庐之下
  
  屋顶袅袅炊烟向西倾斜
  那是它宁静的呼吸,风吹着
  雪簌簌地掉落,一条
  无人走过的小路弯向天边
  
   2004、3、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