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秋 ⊙ 风把世界吹得越来越薄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川西高原(组诗)

◎一秋



   《川主寺》
  
  远在青藏高原边缘的川主寺
  需要历经一天的颠簸、头晕和尘土的洗礼
  才能抵达
  
  远在接近天穹的斜坡上的川主寺
  眯着眼,懒懒地躺在雪山脚下
  晒太阳。一个外乡人
  站在她的岷江边上
  安静地待了一个小时
  
  画满符咒的经幡,刻着皱纹的经幡
  一个老人挺立在川主寺前方。他说
  向南,是滔滔岷江和重重山峦
  向西,是松潘大草原,是一朵白色的花
  在风的吹拂下,摇曳雪的宁静之光
  
  川主寺,天堂与尘世的十字路口
  我看见一个名叫拉莫错的藏族女子
  背着暗藏宝石的行囊
  缓缓向西走去
  
  
   2004、7、19
  
  
  《川西高原》
  
  跟着我的麻雀折回去了
  扯着我裤脚的蚂蚁爬不动了
  那年被我放生的鲤鱼
  再也跳不上岷江的龙门
  
  它们说,鸟飞不过的地方就是高原
  蚂蚁感到头晕的地方就是高原
  鱼类气喘吁吁的地方就是高原
  太高了,即使能够摘到星星
  晕眩的感觉,我们不要
  
  而拖着大尾巴平衡心灵的小松鼠
  从树林里跑出来
  在眼前一晃,滚进了旁边的杜鹃花丛
  扔下整整一个旷野的孤独
  
   2007、3、27   
  
   《爱唱歌的藏族姑娘》
  
  你说你给我们唱首歌吧
  我便看见你脸上的高原红开始生动
  仿佛两朵云霞飘过辽阔的苍穹
  又像是两匹红马驹
  在松潘大草原咴咴地嘶鸣
  
  你说你再给我们唱首歌吧
  雪山冰泉似的歌声
  在我内心的喜马拉雅绽放九朵雪莲
  落日下一个孤单的骑影
  甩着响鞭
  和牦牛一起翻过了山梁
  
  不过是一次异乡的迁徙。
  不过是相遇后永远的别离。
  不善言辞的卓玛啊,送给我你的玛瑙
  送给我你银子般疼痛的歌喉
  送给我:悠远苍凉的旋律
  白云在头顶徘徊
  血脉里的雅鲁藏布开始激荡汹涌
  我们都是秋天的叶子,春天遥远
  转场的歌谣啊
  在风雪的追逐下,寻找沃土
  
   2004、7、22
  
  
  《 旗 树》
  
  这是我第一次认识你
  没有绿叶 树皮枯裂 褐色的
  枝桠朝着一个方向倾斜
  在生命的雪线以上
  你站立 保持固有的姿势
  已有很长时间
  先我而来的人 同时抵达的人
  找寻你活着的踪迹
  孢子不是你的
  张开五指的针杉 不是你的
  春风吹向你 也吹向长海对岸的雪山
  死寂的光芒 透着一丝冷艳
  我在你的后面走动 冻土微软
  似乎你也可以像我一样随意走动
  但你没有动
  只是在我触摸你的刹那
  感到一点坚硬 一点潮湿
  
  
   2004、7、31
  
  
  《带着蚂蚁的恐惧上升》
  
  带着蚂蚁的恐惧上升
  在渐渐增大的轰鸣里
  剧烈颤抖
  
  我们都是跟泥土亲近惯了的动物
  爱着洞穴的狭小、温暖
  爱着芦苇野茫茫一片
  爱着阳光下的麻雀侧身飞过
  翅翼闪耀金币的光
  
  但我们不习惯踩着乌鸦的脊背
  上升。绿色的田畴越来越远
  曾经有风呜咽、被雨洗亮的瓦楞
  在泡沫似的白云下面
  无限缩小,最后消失不见
  
  只有渐渐增大的轰鸣
  只有蚂蚁的心跳
  在空中倾斜、盘旋
  
   2004、8、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