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衡 ⊙ 某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汉口送周昊之哥伦布(外七首)

◎黎衡



汉口送周昊之哥伦布

在武汉这么多年,我从没上过黄鹤楼
这个重建于1985年的旅游景点,几乎
跟我们同岁,从唐朝舶来的乌有乡并不在
这里,而在任何地方,比如我们寝室的窗子
比如,雪幕中的湖滨食堂,你看,它们都
靠岸了,当我们沿着樱花大道朝回走。

我们简直想要变成窗子的形状,将四年的
四场雪和愈来愈暗的天,锁成一个黑白的
入海口。那时每次,从下午的鸟声中醒来,从凌波门
进进出出,沿着402一直来到长江二桥,我总是
给你递烟,你则吐出呛人的黄色笑话,下午就这样
无限地延长下去,直到

今年冬至日的晚上,我们又聚在汉口喝酒,冷风
像特务一样搜遍了空旷的大街。据说
这是黑夜最长的一天,这是,你带着海水
独自飞向俄亥俄、哥伦布的前夕。



十一月三十日观东湖

黄昏在湖水的刀刃上
读着秒,那波光,一片青一片
眩晕的白,风刮来一匹小马
折在湖面的透视图上

跳啊,跳啊

高大的梧桐沿着湖岸,
一簇簇黄叶向荣耀,
行人向汹涌,万顷的水色
沉默。这里没有梯子但他

看到了出口。水天相溶处:
五种颜色在爬升



默片

我不是每一个人,我听不见三眼桥路背后棚户区
屋檐的松动,我听不见北湖夜市几个和我年龄相仿的
卖假鞋的男人,狂欢般的叫卖声里
瓦砾崩落的细响,我听不见远在家乡的某个中年汉子
因穷困而买彩票最终倾家荡产之后,他睡梦中
锥子反复的冲刺,我听不见有毒的河流
在震区的废墟下沉默地转弯,我听不见有谁
用那些虚伪的文字扑灭了什么,我腐朽的身体有时
塌陷有时又站起来,我听不见我的双手里
有另一双手在扭动着锁铐,我站在天空下垂的
深井里,哭声的棉絮落下来,就成了泥浆



饮茶

茶香在舌头上弹着钢琴
这时你才感到身体是水
窗帘桌几是雾
手臂在四散,晚霞状的客厅
撑满了悠长的海平线
脾胃中拨出小舟,脾胃是
不断延展的莲丛呀
你看这水样的短信传来
水样的楼梯朝下



露天电影院

石幕吸收了整个夏天的光,晃动在
一片惨白的秋影里,成排的石凳空着
空气长满了茸毛。一个孩子在石凳的
间隙里穿行,街市的尖呼和一只
空洞的手  牵引他,同时他又站在
忽高忽低的楼顶,他的夜晚的脸突然
照亮了石幕上通道般的光屏,那光在更多的
屋顶上来回扫着,像水银柱踩过一群蜗牛
夜晚被这群蜗牛驮起,缓缓爬向以后的
无数个夜晚,直到露天电影院再也不能
被他找到,一个陌生人悄悄坐下
在他胸中的  石凳中央



青春

青春,是凌晨的街边
一堆孤零零
      焚烧着的垃圾
散发臭气的黑烟
牵引着我们的手和生殖器
缓缓上升



放射

十几年前,一个孩子在大山里
把首都想象成一块
集贸市场大小的巧克力,
一个能搅出吊车和道路的削笔刀,
而他是一支短小的铅笔
在属于自己的狭小土地上
钻啊钻啊

那时他感觉他在那里,永远地在那里站着
或是小灰点般移动。他感觉云层之外
可能有一双硕大的眼睛,在白天和夜晚之间
呼呼转动——
他感到目之所及的山的黑影、
瑟缩的街巷、自行车,无非是他
太过随意的画

现在他一张张撕下
裹在身上的纸,从遥远的洞口
走出来:天安门广场下着小雨
日渐苍老的外婆
在家乡的电视机前观看这一切



哀歌一种
——穆旦九十周年祭

1.

一双手撕开了船票,瓷碗,春天的锁骨
撕开了旋梯,三更,黑色的雪花
冬夜的屋顶有了一个缺口,继而也被撕碎了
那些散落的碎片,银针一样立起
寒冷的孩子蹲在针尖上,沉默被撕开
叫喊被撕开,北平、汉口、蒙自
一页一页撕开,一双手承担不了纸屑的重量
只有一个空洞的胃,在一平一仄地颤抖
毒素从指缝间渗出来,大坝下成群的
蚂蚁和人民,仍拥挤在鞭子的阴影里
一双手抓住细弱的地平线,抓着,又摊开


2.

在这条地平线上你走着,用身体
弹奏失声的琴弦,背后余震中的城市,晃荡如一个
生锈的自行车铃铛。从英语的泰晤士河
和俄语的波罗的海里,你钻出来,把不能发表的
译稿交给最小的女儿,把最后的信寄给衰老的父亲
把自己藏进另一个  地道般漫长而幽冷的
名字,偶尔有二十八年前的明信片,从地道的尽头涌上来
明信片背面写着你给女友的诗,那些汉字
在中国和美国之间  鼓荡着意义的深海,现在
连肉体也成了干瘪的浪花,踏着浪花你一个人
走上了医院的手术台


3.

“主啊,”你说,你说着,你走在
湘贵交界的乌云里,炮声和死尸使你永远带上了
沉重的乌云,你说“主啊,”你说着,你躺在
缅甸原始森林不断下沉的黑暗里,你看到
有一条通道为你敞开,通道向你走来
你揉着,挤着,你把自己捣碎,再加上点
天外的墨汁,“主啊,”你说,你说着,你站在
归国的孤轮上,但天国是远的
通向欲望和批斗会的小路是一条
软绵绵的皮尺,什么也量不出,你只用它
绕住自己,你听到了吗?漂浮的天使曾对你
讲着汉语,你说“主啊,”你说着,你睡在
比身体还陌生的墓床上,只有文字
留下了你的某些部分,它们像肉身腐烂的大地上
降下的一层霜晶,它们孤独地
呼啸着,把一个凹陷的背影裹挟而去


2008.7——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