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去广州的路上

◎夏华



春天的最后一天 夏天开始
蜥蜴在一个形容词里吐着红舌,
并预示着一种喧哗与骚动
南方的热风从九澧街吹进这个

暧昧的县城。橱窗后的模特在呈现着
一种坚硬的赤裸和软弱的性别
我是在T360次列车里涸渡过涨潮的
澧水。被遗弃在石门站的人群充满了

对南方的仇恨。家园如同一只被
压制的蝴蝶。“在一本被风翻动的
书中,上帝在寻找在村子的十字路口
丢失的羊群……”婶婶会真正悔过?

不再写信给南方打工的妹妹?
在黑色的春天……广州的股市
是怎样麻痹和摇撼
脆弱的村庄?我的内心就象

响尾蛇般的风吹过,连同被荒弃的
田地。在不是第七日的安息日
由谁来宣讲主的律法和箴言:“播种的
比喻会与可能性的时间失去联系?”

“第一日我从傲慢的售票员中接过
比身体更瘦的车票……第三日我会
把双脸埋在《南方周末》之中……
我的饥饿不仅仅来自空虚的胃……”

父亲绝不会给我一枚广州的钥匙
T360次列车正加速度疾驰
祖国宽阔得让人幸福和痛伤
去广州的路上我忘了为自己祝福
1999。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