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夏日的坠落

◎夏华



他如何献出自己。爱着。
爱他的内心,他内心的荒芜。
里尔克《杜伊诺哀歌》(第三哀歌)


落日在向日葵的田野消失
如同上帝丢掉的最后一枚
铜板。被赋予蓝色的遗忘
来自另一个世界,就象那个

精神忧郁症患者并不属于
他自己的谦卑的肉体。这个
夏天是坠落的,没有上升的梯子
这个夏日的医院是坠落的

鸽子在这个季节的边缘飞翔
百合在午夜的钟声里合拢
裂开的花瓣。是谁弃绝了
月光的赤裸和与月光有关的

回忆。这是梦游者的福祉
燃烧的罂粟和疯狂的石榴
使整个夜晚变得更轻,悲伤的
天使和哭泣的羊没有什么两样

我不可能是醒着的,星期五的
晚报送来了一只骨折的左腿和
旧照片。断翅的蝴蝶在
暗示着整个花园的流失和缺乏

医生的手指是怎样在那白色的
刀锋边缘完成他最后的
成就感?麻醉师的口罩
遮蔽的面孔如同从冰箱里

取出的纸张。病房阳台上的阳光
与渫阳路39号的阳光有什么不同?
让折断的梳子忘掉癔想症和
脱落的头发。世界一直存在

谁是真实的忏悔者?小提琴
与二胡的合奏使倾听的右耳
陷入无可挽救的困境。这个夏日的
坠落与十三楼荒卧室里的邪恶的

跳蚤有关。跳蚤的舞蹈诠释了它
自己的灵魂。为了获取廉价的
馈赠,我将化妆成一个肮脏的
乞儿?并从中获得快乐?

“让没有名字的星辰坠落到
没人名字的河流之中……”
窗外的多刺的枣树有着如此
致命的记忆。如同一个成长着的

伤疤。太阳风在托起苏醒的病床
我有理由相信这个夏日的世界
祷词的柔软有如从
输液瓶流出的汁液

玻璃缸中的鱼在体验着
一个绝食者的快感。雨后的
空气中弥漫着柠檬和苹果
腐烂的气味以及蟋蟀的嘶鸣

凌晨三点钟的电梯将坠落的
长腿袜接住。玛利亚是
怎样将她的舌头伸进一个
男人的嘴中?就象银行职员

和药剂师在柜台背后练习接吻
对于公正的游戏,我还不是
一个彻底的赌徒。谁最需要
慰抚?两个旋转的

木偶最先接纳了夏日的黎明
谁最需要遗忘?穿衣镜中的
面孔一副暗色的毛毛虫的表情
谁使你深受的羞辱达到极致?

那是怎样一个完美的假设恐高症
与一个人错误的刷牙的姿势有关
不要站在二十三楼望着自己的
过去和楚江路的尽头。上帝在

他自己的天国里堆着魔方
整个楚江路就象截溃疡的
十二指肠。我有时悲哀如同天使
对那暧昧的人群和他们的国家

充满了诗意的怜悯。那个干洗店的
女人就象一只禁欲的花瓶?
旋转的酒杯是无辜的
紧握电话线的手更是无辜的

“落日在继续它自己的沉沦……”
“百合在继续它自己的凋零……”
是黄昏的红蝙蝠在消磨着
我的意志以及暗淡的情欲

飞翔是静止的,病愈的鞋是静止的
呼吸是静止的,陌生的爱是静止的
这个灰星期三的训谕是:永远
不要靠近温顺的蝎子和它们的

梦境。这是遗弃者的日记:“
没有人会称颂我自己的从病房
走出的青春……我在这个夏日
打开了神父的灰匣子……”

玫瑰的陷落将做为这个夏日的
坠落的终结?在夜鸟飞过
星空的时刻,我内心的荒芜
会比一个送煤球的工人更甚?

门的诫命。无可篡改的胎记
最为可怕的是一个魂灵的
坠落。上帝会用干净的盘子
接住坠落的盛满牛奶的杯子?

我不可能是一个盲者。在天使的
序列中。木偶的舞蹈和舞蹈的木偶
都是为着午夜的庆典和
午夜的钟声能够唤醒沉沦的记忆

谁被允诺穿过医院的花园
谁被允诺接受夏日的葡萄
谁听见落日掷地的声音
谁听见百合呼唤的声音

1999。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