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阅读《我弥留之际》

◎夏华



热风一直吹着607房间的玻窗
静止的月亮是黄色的。卡什
砍木头的声音一直在十二平米的
书房和打开的《我弥留之际》中

响着。倾听的含意应该包涵
整个身体?除了迟钝的耳朵
福克纳坚硬的牙齿在隔着
1930年有美国说着一些邪恶的

词语:“这是真实的丑陋的美国?
一切都在苦熬,一切都是喧哗?”
我知道,在夏天的阅读的姿势应该
是赤裸着的,就象水中的鱼

在第188页未出嫁的女儿“杜威德尔”
并没有从药剂师手中买到坠胎的药
最小的儿子是没有记忆的“瓦德曼”
卡什砍林木头的声音有着十三种表述

第77页达尔的空气中有着浓浓的
硫磺味母亲怎会跟神父有着一段
让整个家族蒙受羞辱的偷情经历
第230页达尔去了杰克逊达尔疯了

从涨潮的河水中救出母亲的遗体的是
“朱厄尔”。乡邻“弗农”的善良如同
慷慨借出的骡子。带着木刻的面具的神父
从160页的反面开始祷告:“让上帝的

神恩降临这个家庭……”父亲是怎样
装上假牙?并续娶一个鸭子模样的女人?
热风一直吹着阅读者扩张的肺
和1999年8月5日的夜晚。福克纳在

他自己的圣殿里,隔着1930年的美国
和近七十年的时空说着邪恶的词语:
“卡什砍木头的声音有着十三种回声……
卡什砍木头的声音羞辱了美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