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素描

◎夏华



扳道工的冬天


扳道工在10点30分的K267次列车
驶过之后进入冬天。北京的雪
被运载过来。还携带着邯郸、洛阳
襄樊等城市混合的口语和体臭

扳道工讨厌这个枝柳线上的无名的
小站和自己平庸的妻子:“一个
鱼样的嘴唇描上口红有什么好处?
能够让人忽视那雍肿的腹部……?”

扳道工的父亲的白骨还混杂在
这条铁轨的卵石之中:“那一年的
雪远比今年的大……还夹杂着冰雹……
是父亲的双腿与第二次燃烧的导火索

无法迅速分开……”52度的白酒在胃中
浸淫得太久了,沉醉的舌头就开始期待
荒唐的梦。(自从一个夏日的午后,在一个
路边店鬼混之后,扳道工就没有梦了……)

扳道工的火炉在没有窗户的屋子里
燃着。雪一直在下……扳道工像
稻草人一样醒着,雪在覆盖屋外的世界
溃烂的耳垂已无从怀想雪中奔跑的父亲……

扳道工依然用高起来的颧骨来数着
日子。一列列火车从他的身边驶过
扳道工看惯了一些快速移动的焦虑的
脸,就象一些纸花,在不断叠加中消失……
2001。11。23。

乞妇


阿斯匹林与三九感冒灵混合在
早晨七点半的杯子。送牛奶的
工人与小学生上学的队伍相遇
在医院的门诊大楼的阴影内部

在阴影的边缘走着一个异乡的乞妇
赤裸的上身耷拉的乳房干瘪、肮脏、绝望
就象被秋天所遗弃的精神分裂的
葫芦悬垂在枯叶的藤蔓
就象一个男人的禁欲主义者的
胸脯长出的两个被诅咒的肿瘤

乞妇并没有向这条街的人乞讨
手中的碗擦拭得比自己的牙齿还要亮净
碗内的大半个煎饼和一条四寸长的干鱼
会让这条街的人想起
耶稣让五千人吃饱的故事?

夏日的阳光正一点一点地从裸露的脚趾
浸淫乞妇没有羞耻没有性欲的身体
这是一个垃圾桶的阳光
这是一张旧残币的阳光
这是一只黑苍蝇的阳光
2002。1。24。


击鼓的少女


鼓只是一个隐喻:可以击打的
青蛙的肉体.并与一个少女的
经期有着暧昧的联系.

灿烂.天使的演奏只可能给
上帝的盛会 让耳朵失去
应有的敏锐 让舞蹈

停滞0.138秒.我无法回想
家乡的河流的星辰的流向
去北京以北是一个诗人的宿命______
2002。1

修鞋匠的一个夏日



助听器被遗留在另一个春天
整个九澧街被停留在用一只腿
支撑整个身体的补鞋匠的左脚上
夏天漫不经心地延伸过来
从补鞋匠身后的围墙上的

苔藓的喉咙里。小学四年级的
语文课在练习“铿锵”一词的造句
在这个学校升起国旗的时刻
补鞋匠已经修完七只鞋了
高跟鞋四只 大头鞋三只

(炸油条者与烤红薯者争抢摊位的
争吵声,更年期的清洁妇的骂街声,
第十一株梧桐的知了的嘶鸣声,卖
鲜奶的吆喝声,出租车的喇叭声,
婴儿的哭喊声,补鞋匠的刀子划破
一滴血的哽咽声)

补鞋匠在修完第九只鞋之后
就无事可做了。空洞、焦虑的脸
就象拧干抹布皱巴巴地望着
对面的鲜花店的小女人
就象上帝说成群的蚂蚁集聚在废颓的花园
就象祖国的贫穷的西部结结巴巴
200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