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心 ⊙ 铁心的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08年诗选

◎铁心



◇向日葵

一看到向日葵
就想起了梵高
一看到他那幅
被人复制了无数次的向日葵
我就想为他流泪
我就想把那些人的耳朵
统统割掉,然后种在花盆里
梵高的向日葵没有花瓣
就像他的半边脸,没有耳朵
他只有一支愚蠢的手枪
当子弹进入干枯的身体
世界开始旋转
疯狂的灯泡、星星和花头在天空旋转
只有醉鬼才能看到这一切


◇十二月的动物园

零度以下
我看见笼子里的
四匹狼
趴在水泥地上打盹
老鹰站在铁管上
像是鸟类标本
猴子的脸比它们的屁股还红
蛇馆里丢着几层皮
在这个简陋的动物园
还有许多的鸟和兽
我无法一一问候
它们似乎也懒得理我
好像只有老虎
还是老虎
面对我,它用牙咬着铁丝网
而且有一根已经断了
现在,它正咬着另一根


◇误区

你在黑暗中
摸灯绳、乳房
想起小镇皎洁的月光
一堆自行车,歪倒在莽草丛中
马追赶火车
你追赶马
你发现自己找不到家门
也找不到钥匙
啤酒厂在彻夜生产
瓶子后面
那些不新鲜的液体,流淌着
在夜色中闪着亮斑


◇薄雪

楼下又有打电话的声音
传了上来
还有孩子的哭声
也传了上来
我想,那我打电话的声音
也会传到楼上去
还有我们的吵闹,也会传上去
眼下,小房顶和树杈上的薄雪
被嚎叫的车辆震落了下来
天花板上的粉尘也震落了下来
它们都下来了
我想我们还是继续做爱吧
一直到听不见狗叫
一直到周围都安稳下来


◇保鲜玫瑰

情人节,走进花店
那堆深蓝色的玫瑰令我好奇
服务员特地推荐
这是保鲜玫瑰,最新品种
能放在家里三年不败
我看了又看,感觉怎么看
都像是用丝绒布做成的工艺品
我暗自叹息,如何能不败?
不败就不真实了吧
再好的花儿也有凋谢的时候
没有永远不老的容颜
而那些包装纸啊,现在如此多余


◇宠物机

刚认识他的时候
他在烧锅炉
烤羊肉串
刷油漆
现在他住中产阶级的大房子
穿着讲究
酷似主治医师
其实是一位学院派画家
现在,他和我们一起喝酒
只谈论艺术和女人
而且很平静
他的名气越来越大
偶尔说起德里达
说起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
还有他的模特们
他,给她们宝马车开


◇你疼痛吗

被截肢的树木
被移植在水泥地里的树木
你们疼痛吗
在阳光错乱的地方
在机器疯狂运转的地方
你们疼痛吗
我感觉你们更像是一群人
至少也是一个个被紧紧捆绑的囚犯
你们疼痛吗?树木们
至少我疼痛
在喧嚣的城市里
躲避砍伐
我感觉自己是一棵
会移动的树


◇等车的滋味

等车的滋味,像是在变老
变成好脾气的稻草人
变成T台上的冷面模特
而旁边的老人
遥望着天际似乎旁若无人
他的手中的风筝线好不自在
哪怕,它只剩一幅骨架
哪怕,这片天空会被冻结
在灰沉中,公交车,终于来了
你重复着线与风筝的牵连
并且自觉地投币或刷卡
在城市里,我们很羡慕
你有时间用
那只苍老的手牵扯着
几乎看不见的风筝


◇钉钉子

今天我钉的钉子
比以往都多
除了顺利钉到木头里的
还发现许多无法钉的
它们钝头无尾
只能挑出来,扔在一旁
其实钉子还不是最紧要的
关键是
我越来越害怕那些木头
一钉,它们就开劈,脆如焦炭
经常如此,握锤子的手很迟疑
看来我只能承认
我还不是一个好木匠


◇鸡

光棍鸡
口水鸡
叫花鸡
药膳鸡
荷叶鸡
白斩鸡
粘糊鸡
风干鸡
霸王别姬
其实肯德基也是鸡
还有半夜
打电话的鸡
只是我好久
没听到公鸡打鸣了


◇走廊

走廊尽头的一个身影
越来越虚
我在这一头
越来越弱
两边的门密闭着
像是保险柜
只有卫生间开着
隐隐飘出无数人留下的气味
楼外
高台跳水的人很多


◇烂尾楼

从学校到果园
抄近道
就必须穿过一片烂尾楼
它们依山势而建
规模不小
在光天化日之下
身处其中,我不寒而栗
它们黑洞洞的
张着饥饿的眼窝
那感觉,就是一堆坟墓


◇画室的黄昏

你准备种下
玫瑰还是罂粟
其实都不重要
只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雨水流失得太多,骨质疏松
你的画室里没有一件完整的作品
而且画布瘫软的像是卫生纸
把马换成豹子
衬布很多余
没有松节油和烟味的画室似乎不是画室
没有乳房的墙壁很容易腐烂
你的调色盘上缺少非洲,缺少锌钛白


◇虚雨

雨水总是
在你想要的时候不来
或者说
在你不想要的时候又来了

所以你担心
日子像花园一样被修剪
像饮料一样糖份太多
一匹马
患上了恐乡症,在城市宝贵的荒地里乱跑
与地产商打时间差
傍晚时分,雨很细、针很温暖


◇低腰裤

曾经不明白
为什么朋友的陶艺作品
总是些露屁股的
今天我走在时尚的步行街
看到那些穿低腰裤的女孩子们
不但留着雷人的发型
而且还露出了臀沟
才感觉,确实比露乳沟的,酷多了

现在的确已经是流行低腰裤的时代了


◇亮出来

乳房亮出来
阴茎亮出来
豪华轿车亮出来
多晒一会儿
酒品亮出来
身份证亮出来
假货亮出来
多扫描一会儿
把你的从前亮出来
把你的苦难亮出来
多睡一会儿
别让它们在眼眶里泛着泡沫
别让它们在肉体里搅拌
把你的骨头亮出来
把你的癌细胞亮出来
多煎熬一会儿
床亮出来
密码亮出来
位置亮出来
错觉也亮出来
多在黑暗里亮一会儿


◇磁带

在文化东路
我看到一盘磁带
扯着长长的丝
挂在冬青树叉上
还看到几个爆炸头发的女孩儿
扭着屁股
她们的头发如同那盘磁带
凌乱、缠绕、在塑料壳里牵蜷
我甚至希望听见她们的歌唱
而对面的橱窗里
花瓶没有水也没有鲜花
玩偶没有睡觉也没有活动
它们没有滑板
它们太过柔软和干净
我甚至希望听见它们的歌唱
春风再次把周围吹醒
像吹灭生日蜡烛
女孩们在镜中欣赏自己病态的装扮
商人们在歌厅迷恋自己病态的腔调
我看到那盘残破的磁带
回想起一些老歌
惶然隔世
谁还听磁带里边缘的抒情
没有了录音机似乎也没有了嗓音


◇链条是怎样链成的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
你决不会想到
那些沉重、冰凉的
根根链条
是由一帮女工
在强烈的噪声中
生产出来的
我看见她们
摆弄钢筋的样子
就像是在炸麻花
脸上蹭了油污
混合着汗水
还溅着火花
难以想象
这个链条厂的生产者
大都是女工


◇现代乞丐

那乞丐很熟练
面露可怜相
我躲开,走了
他抬起上半身朝另外的行人看去
很有耐心
看得出
他体力很好
很喜欢这份工作


◇地铁一号线

地铁一号线
一般都通过火车站
也就是说
出了火车站
你可以乘坐地铁一号线
也就是说
地下铁其实是地上铁的延续


◇拍卖

你的画被拍卖了吗
你的诗稿被拍卖了吗
你的房地产被拍卖了吗
你的精子也可以被拍卖的
朋友,今天你拍了吗
真的假的一起拍
大不了
你自己再拍回来


◇美人鱼

朋友请我去玻璃房
吃自助餐
他说那里可以看到美人鱼
我前往并发现
那不过是两名穿着鱼尾巴的美女
在偌大的玻璃缸里游来游去
还时不时地与你摆手弄姿
在灯光下
她们露出白皙柔嫩的皮肤
她们勾起了你更好的食欲


◇未遂

发现一个人
要上吊自杀
我毫不犹豫地将他解救下来
尽管他似乎显得更加悲伤
又看到另一人
把鸽子吊死在铁丝上
我劝他不要这样做
他就十分凶狠的瞪着我
似乎要把我也吊起来
还有一个醉汉
半夜躺在街边上睡着了
拽也拽不醒像一具尸体
路人都替他担心
夜色很冷
路过的汽车划出一道道美妙的光线
他睡在那里
像睡在一个舒适而巨大的床上


◇光彩大市场

我不知道为什么
要跑到光彩大市场来
我的脸已经憋得通红
媒体经常报道
这是本市最大最好的批发市场
也许我是想来批发一些人材
或是买几颗好用的螺丝钉
却没料到
落入了这个奇形怪状的迷宫
它的空荡适合拍摄电影
它的怪诞适合
举行迎接外星人的活动仪式
那些爆米花一样的标语
爬满墙壁和牌子
在这里连一只飞鸟的影子都看不到
只能闻到混合的怪气味
伟大的人类建筑物
寒气逼人
在封闭的卷帘门前
我像是一个不速之客
只想赶紧离开
出租车司机告诉我
今年的经济危机,这里会更惨了



◇展览日


1
印象派是一种误解
莫奈画了许多睡莲
却听不到蛙声一片

2
毕加索不是因为
有许多情人
才画出了画
而是因为他的画
有了许多的情人

3
杜尚的小便池
人们一直还在使用
他还在和下楼梯的裸体女人
一起把棋子粘在棋盘上

4
博伊于斯种下的树
现在已经很高大了吧
那只死兔子虽然通过了复活赛
但现在还是不理解前卫艺术

5
可惜的是
安迪-沃霍尔没有给李小龙画像
否则收视率会更高
他把机会留给了纽约人、香港人、北京人

6
顽皮的中国孩子
最喜欢过节
古老的发明
被悉数改编成
中国式的当代艺术
放烟花、放成一条长长的龙
北京肯定会这样
点燃奥林匹克的天空

7
用裸体诱惑苍蝇
用身体撞钟
现在住在曼哈顿
他终于成为自由之男

8
拍卖会敲打着艺术家的肋骨
他们的孩子成为企业家
人人都是企业家
才是当代艺术的学术论文

9
熊猫、乳房、网友
汽车、房子、摄像头
一个都不能少
有人捐献
有人贪污
有人制作超男超女
有人让*遍地开花

10
这年头
国内的艺术考生
多得吓人
那场面才是最大的年度展览

11
国学国语国画国粹
都是中国的国
是什么人
在从事着这些危险的工作

创新,是不是一种虚伪的骄傲

12
大地震
还在升级
你的需要也在不断升级
站起来
躺下。不要腐烂

13
中国没有凡高
中国没有金斯伯格
中国有孔子
中国有曹雪芹和百家讲坛
以及很多喜欢收藏名人字画的政客

14
博物馆是什么
文物的棺材
文物是什么
越来越稀有的尸首

15
艺术不需要懂
也不需要喜欢
只需要
心理麻木和对于未来的不断紧张

16
展览多如牛毛
作品就是要展览的吗?
在哪里
在都市里
在开幕仪式里

17
谁都可以对艺术评头论足
然后一定要补充
这个时代
没有真正的大师
大师是死的

18
您获奖了
祝贺!
祝贺您,取得了终生成就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