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衡 ⊙ 某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第三辑:个人的峡谷

◎黎衡




    个人的峡谷
  
  小时候,我把自己关进卧室
  台灯打开,一条柏油路下起暴雨
  整个抽屉的玩具都翻了出来
  我一无所知
  
  远处有敲门声,窗外是海水
  但我说“我不!”
  我给屋里的一切起秘密的名字
  我陷进了自我的时刻表
  
  
  雨声
  
  雨声在窗外,乱了四月的天
  幽闭着:远处的笛声、鸟鸣和这个
  压低的下午
  
  雨声浇着、流着,把一些细节搬运到
  不属于它们的地方
  而多余的我正在那里生长
  一些尸体在阴影里,忽大忽小
  
  雨声里有个空手的勇士
  直到天突然放亮,我没能找回自己
  丢失的部分,只是它们一下子
  透明起来
  
  然后,只有雨声,雨声……
  
  
  香港十四行
  
  这玻璃的雨林,灯火在每一扇窗户
  含苞待放,你可以说城市是一只鸟
  冒着五光十色的对流雨,滑向低处
  倒影太深,钻进去,鸟就成了韵脚
  
  或者她是一座水晶球,弯曲的表面
  巨大的手正轻轻,搂住夜色的脖子
  恰好她跑起来,说自己更接近闪电
  接着躺下,维多利亚港,速溶睡姿
  
  魔方转起来,她在中心搅动,什么
  是深黑色的?暗渠、历史或红树林
  一百年前她比现在更老,她沉在了
  铜锣湾虚无的黄昏,抚摸时间的鳞
  
  而现在,她忽然浮出海水,如蝴蝶
  用力抖着自己,仿佛抖动了全世界
  
  
  十七岁
  
  我们爬到上锁的顶楼,两根针埋葬在
  小乳房之间,我们摸索,无知
  我们是一片黑夜将临的水稻
  在牙齿间交换忏悔
  
  足球场上,碎石总比面孔多
  我踢一脚,再一脚,累倒,整个下午
  不醒来。寝室在水杉的阴影里晃动
  是啊,晚自习过后,顺着小路朝回走
  告别、拥挤、匆忙,偶尔有哭声
  从人群的缝隙升起
  一定会漫过我的肩头
  
  
  西藏
  
  1.
  
  黄昏,列车穿过高原中心
  大风低垂,浅草生长,牦牛旋转
  
  反光来自黑夜将临的天空
  低厚的云向你滚来
  恐惧,无处不在
  又如此陌生
  
  2.
  
  清早起床,拉萨的寒冷
  清冽得像初恋
  汽车开在云上,载我们去纳木错
  道路左边,光明从雪山背后越升越高
  右边,大阴影向远处缓缓撤退
  
  3.
  
  风从远处浮出水面
  更远处,刮走大朵阴影
  
  一转身天就蓝了
  蓝得透明、完好
  像很久前
  你没说出的话
  
  4.
  
  天黑时
  全世界的黑暗
  都从这里收拢
  
  
  风雪
  
  裹一身寒风的暖意
  骑驴人踏过小石板桥上
  一冬无言的积雪
  溪水清唱着绕过
  
  行者是叠叠空山
  怀抱里的一粒尘
  垂死的柳树裸着一缕凉
  午后已昏黑的天空
  半开一扇温馨的窗
  
  风雪又起了
  卷走了远寺飘残的虚影
  卷不走缓缓的美丽的寂寞
  
  
  山谷
  
  桥下的浪声近了
  山后的山色远了
  
  
  还有许多,许多
  ——给Luca
  
  许多人或许背靠街角,低头,侧脸
  许多风或许正晃动他,使他死去并失而复得
  
  许多冬天夏天暴跳如雷
  他落满鸽子,扬起手臂
  
  他朝你,吞下微笑,你正沿着田埂预备逃跑
  他在路那一头。刚下过雨
  
  你越跑,他越小
  渐渐
  小
  
  稻花香使你忍不住回头,天亮了
  许多次天亮
  
  
  火车上绣鞋垫的人
  
  人们拥挤,看表,在秒针上匆匆议论
  又被夕阳的轨迹绊住喉结。香烟预谋一场火灾
  烧掉终点以前所有的大好河山,起码也要烤干
  时间里黄河的水。火车逃出隧道,像一支烟
  被日光点燃,灰烬正好烧到十五车厢八号座位
  一根针反射光芒,一根针在不紧不慢地
  绣鞋垫。煮沸的心跳冷下来,成为
  白鞋垫上天蓝的花纹。
  
  这花纹
  是一座狭长的沿海城市,古老的公车穿过
  花去两小时十六分,路上,海鸥的目光
  把雨声吹远。涨潮,是风拉开海水的抽屉
  取几分生动变成餐桌上皮皮虾的香。这花纹
  是美人水袖拂去旧空气,当铺里张公子用桃花
  当不来人面,春寒一浪高过一浪
  淹过来,冲走了低眉处大片的海市蜃楼。这花纹
  是一列安详的火车,车窗外,山峦动人的曲线
  被大雪描得更加丰满。大雪慢下来、静下来
  落到世界的最深处,绣鞋垫的人也落满了雪
  一跟针轻轻牵引,火车正不紧不慢地
  探出隧道。
  
  
  优秀小学作文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我们异口同声地说:“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下课铃一响,大家都奋不顾身地冲出教室
  有的跳绳、有的拔河、有的打沙包
  啊,多么别开生面的课间生活!
  只有小红留在教室里做“好人好事”
  我看看她,再看看脖子上鲜艳的红领巾
  惭愧万分地低下了头
  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豆大的
  汗珠滴下来
  
  老师说:“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
  是烈士用鲜血染红的。”
  小红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不正像伟大的烈士吗?
  这不禁又让我想到:凌晨两点,只有
  老师窗口的灯是亮的
  
  我沉思了一天
  老师瘦小的背影
  突然变得无比高大起来
  
  
  2005——200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