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衡 ⊙ 某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第二辑:抒情集束

◎黎衡



    
    即景
  
  几条铁轨荒废了。红色屋顶的
  巨大厂房、野草、天线,在目之所及处
  合拢。大桥的旋转阶梯上
  我们抱着如螺旋,这天下午
  被钻出一个孔,足以藏身,而多余部分
  脱落下来,有的是一片民房
  有的是雾气里
  溽热的盲目感。你甚至有些慌张,竖起耳朵
  听到列车开来,天际线
  就要舒展。再抱紧些。山川海水
  会在你我的缝隙里
  交错成一盘谜棋
  
  
  清平乐
  
  手扶电梯上,我拉着你,缓缓上升
  有时下降(神驱使我们)
  神通过你的眼睛看我
  这时我们是最后,是唯一
  是一个老人,是无数孩子
  是被困的天空,是下沉的东湖
  在你沉醉的笑脸上
  
  消失。而人群出现
  群光广场
  巨大的广告牌上写着:
  未来夏天
  
  
  如梦令
  
  镜头前,你摆出各种POSE
  用你西伯利亚雪地般的
  微笑,雪光上我们抓紧彼此
  忽隐忽现。光聚拢形象
  在照片上、意念里,在我的手心
  一些东西从气流滑落
  另一些成了空间里
  暂时的雕像。这时你一定
  
  站在我面前
  
  
  起伏
  
  凌晨两点我说晚安
  五公里外,你顿了顿
  “我想回到你的童年
  跟你一起长大”
  刚才的声音像一把种子
  天一亮,往窗外看
  是一片树林
  
  
  我爱
  
  “爱是恒久忍耐”,我爱你
  ——这犹如一所房子,准备着
  无穷大的落地窗,大朵大朵的光
  刮进来,可你为什么
  散成了那么多纸人儿呢?
  
  每个纸人操着不同的语言,当然
  我也不仅是我自己。我爱。我用力
  含住你,却有一粒黑暗的
  溶化不掉。“爱是永不止息”,玻璃像深渊,
  “还有多远呢?”你用力推着窗子
  
  
  你不是
  
  你不是一个名字,只是汉字的笔画围成了迷宫
  你在自己的迷宫里迷路
  琳琅满目的花园和隧道,尽头处我在
  上岛咖啡靠窗的位置喝一杯浓郁的阴雨天
  我说的话,什么时候成了满墙的爬山虎
  成了你眼睛里酸痛的青。当然我
  不是一只倔强的壁虎,不会
  轻易丢掉模棱两可的尾巴,把你的样子叠成纸飞机
  你不是一张地图,只是经纬度一次美丽的偏头痛
  藏在夏季芳香的最深处,这样
  我几乎误会,沉甸甸地停在一年前、十年前
  那时候暗恋总是沁人心脾,宁静的甜甜的海
  你也不是一条短信,手机与其说振动
  不如说是你种的樱桃落地的颤
  鸡犬相闻,溪水穿过大朵的云转弯
  你我隔着一片豌豆、两亩稻花微微一笑
  
  
  断片
  
  1.黄昏
  
  沸腾的天空依然平静
  平静的你依然沸腾
  
  2.河流
  
  闻到甘甜的天空
  听到深重的大地了吗
  
  3.沉默
  
  带上这个:指尖触到的
  小小幻觉吧
  
  
  妈妈
  
  你用一滴眼泪培育这个世界
  然后把它交给我
  我沿着你的指纹上学、游戏、早恋、迷路
  把你的话丢进废纸篓
  又捡起来好好亲吻
  
  我是从你的身体里偷来了蓝天
  当我长出胡须,你也长出白发
  我竟然到了爸爸和你相遇的年龄
  却不能打动二十年前的你
  那天你在唱歌
  外婆在洗菜
  外公遇见老张招呼一声
  然后推开木门进屋,打上井水
  爸爸逆光走来,夕照有点凉
  你想不到我的模样
  不知道我在另外的山谷燃起一堆火
  
  那时风掀起你的唇角
  你以慢镜头微笑,以快镜头低头
  油菜花的约会加快燕子心跳
  我佯装小憩,被你的美凌乱,诚惶诚恐
  
  天黑得恰到好处
  你不准备教我怎么哭
  
  
  2005——200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