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印白木 ⊙ 黄孩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写在深秋  

◎唐海威




 

这恐怖的声音 谈不上比喻
象一枚丢弃的硬币 有什么积累呢
“不够了解一个人
不仅仅因为陌生”
像并不黑暗的屋子 仍需要一盏灯
你 或许第一次绽放的花蕾
2001年10月的孩子 沉默地
翻阅书本 他看字
那发霉的物质载体
他看见毒药 生吞下去
你不必担心 去怀疑
要确信 他的脸
蜡像般 多么平静




我负责料理自己的
空间 生怕发霉
我仍要保留一些微尘
那陈旧的书架需要一点腐蚀的外衣
我选择一张规则的纸
叠成方凳 匿大的房子
火车在不远的地方飞 有个人 白痴
他沏茶 读RILKE 并且沿着
墙壁 粗糙身子
我负责控制卧室 并为它装备
冷漠的镜子
我让一个人蹲着 在灯下
写破碎的诗句
天亮了 文字就疼痛起来




在木椅子上憋住气
请看这些死亡的蚊蝇
如果有风从窗口闯进
它们的翅仍会轻舞

秋天和深夜 这无比喧闹的城市
陌生的不只是失落的小生命

白天是黑夜 夜晚是深秋
我的房间 单调的布景
仅有一堆蓝色的水果 充斥
鲜血的咽喉




这个时候 沉默下来
看魔术 即使舌头在跳跃
我也缄口不语

正如红叶凋零秋天
我将收拾大脑 再生

大地和房屋都在跳跃
我缄口不语 缄口
不语

就象那只蜜橘忍受干裂以至腐烂
这时 我要控制情绪

我举手反对 亦或赞成
身体不是我的
它长出一只仙人掌
一直触摸到我的下巴

这个时候 沉默下来
我缄口不语



深秋的太阳落山了
最后的列车通过狮子山

我听到远方谁 一声深沉的呼唤
从后校门到商业街 秋风

扯住了衣角 那重复的微笑 绕过层楼
从霉绿的玻璃墙体 迅速
铺展 曾经遗忘的一缕诗句
久违了 被蓝鸟击中

这是不曾料想的结局
秋天 它苏醒的姿态
在我所出没的轨迹 如同锋利的花朵
它闯入视线
切割飞鸟捩过


2001。10。04 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