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鱼 ⊙ 越人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06年作品选

◎李双鱼





你的梦像迷宫,我后悔进来了
我不停地唱歌和跺脚
希望你能循声而来,带我离开
我无聊极了,每一个房间
每一条走廓,都是相同的
这让我很不舒服,总想干点什么事
那么好吧!拿灯光在墙壁上写
李双鱼,到此一游
换句话说,白兰,我爱你




一座雨水饱满的城,夏天酣睡的城
小小而安静的。宛如我的心脏
在暗地里,我是一个瓦匠
扶月光上墙。保守一个温柔的秘密
五月过去了,六月过去了
我不在意这些,因为七月
白兰你要骑马来了。我所有的爱
早已烧成砖块,我一生最大的秘密工程
就是等你来,然后动手围城。

乌鸦广场
  
在乌鸦广场,我习惯把月光
比喻成香蕉皮,那样会让记忆
猝不及防地滑倒。我记得这样的经历
父亲领着我穿过黑暗的隧道
踩着已故亲人青苔似的脸
他们潮湿的声音,绊倒了父亲
我一度想哭泣,然而命运及时地堵住了
他说:乌鸦广场,闭上你的乌鸦嘴。

天仙配

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乡下的祖母
张张嘴,低沉地咿呀了几句
天仙配里面的唱词
没人挑她腔调的毛病
她爱唱便唱。此时
亲人们的耳朵都是柔软的
像一匹穿旧的蓝印花布,举止得体
多少年过去,我似乎总能闻到一股
皱皱巴巴的韵味。还有祖母
一不留神被针扎破的手指
塞回嘴里吸吮的节奏和念白

花旦

那年冬天割舍的一段情,埋在屋后
得了病,大雪捂紧胸口
先是咳出一片桃花,跟着是
几处莺歌。水袖绵绵不绝
一日比一日淡薄,叫做画眉的人
不胜酒力,脱去两只绣花鞋
“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
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

老生

嗓子受尽风霜,像一只软柿子
拿捏不准火候,半路里杀出
一个声调,恰恰切中要害
观众呼啦啦地喝起倒彩
老生手中的折扇,掩面蒙羞
灯光一节一节地往心里暗
也罢。我且回还,脚底棉花似的音阶
栽了跟头,无人抚我一生硬伤

我站在田垄上微笑

父亲打来电话说,稻子熟了
我的眼前一片金黄
父亲接着说,你忙你的
家里忙得过来,好好工作

我放下电话,眼前冒出一片
湿润的眼泪。我没有告诉父亲
我想回去见一见
那些生锈的锄头、犁、铲、镰刀
两年了,我怕它们认生了


公园里的桂花树

它们当中的大多数
并不是土生土长
财大气粗的本地人
这部份往往
被称呼为移民

我去公园的目的
除了游玩
我还用方言说话
还希望有一棵
来自广西的桂花树
听出我这个老乡
而且奋力地张开香气
向我扑来

舞蹈演员


无数次压腿,无数次修剪
多余的动作。如何舒展
我们的身体,不争于喘气
擦汗,下意识地卷起
骨子里的酸痛。顺从音乐
喊一二三,左三圈,右三圈
只要掌声响亮,白晃晃一片
随你怎么摆弄、弯曲、塑造

老竹椅


祖父坐过
父亲坐过
现在轮到我
轻手轻脚
修理
它的关节炎
老年痴呆
整整两个小时
我为一段没来由的记忆
要不要锯掉
而情绪低落

蜡烛

我一说蜡烛,你就流泪
身体一点点地消退
拒绝黑暗抚摸你
坐怀不乱的白裙子
“剪短它,站在光线里。”
呼吸急促,眼神迷离
我将房间弄得很响
是为了留下印象美好的影子
我不管他们,是否进入

铜镜


揽镜自照,一支葵花的影子
难掩额上苔绿的锈迹
红烛再怎么垂泪
到了这个时候。木质梳妆台
已经完全毁于一场战火
拆散是残忍的。工匠们
按照设计好的图纸制造
事先并没有准备,喝下毒酒
亡国之君最后的阴谋
此时暴露在我眼前
却平静得可以,生卒年代不详


紫砂壶


南瓜形的,鼓腹
釉色紫黑。接近
一个女人衰老的样子
身段可以忽略不计
但口味必须加重
大红袍或者铁观音
差一点也要后山的
泉水,用那只缺损的梅瓶(1)
汲。用你嘟起的嘴
煮沸。我从未贪恋
流年浮云之类的东西
偶尔数杯,浅尝辄止


陶器


我使用它,空出一间屋子
盛放人间烟火,水做的骨肉
为了阻止山上的鸟投宿
饮食。妻子连夜织一条麻绳
束紧门窗。生活是憋闷的
向谁敞开都不合适
干脆还原回一摊烂泥
还原回旧日的乡下作坊
你再捏捏看,肯定有什么扎手


木雕


黄杨木,紫檀木,龙眼木
花梨木,红木,鸡翅木
我只看见木屑纷飞
琐碎的本质像一地鸡毛
轻轻扫去。初露书案、茶几
太师椅、床榻、屏风
一所即将完工的园林建筑
我远远地闻着,那股发烫的气味
一张粗砂纸反复磨平棱角
那人刀法了得,嗅不出一根铁钉子


里耶秦简(2)


难以想像,一座废水井
如何吞下三万多枚秦简
足足可以装满三驾马车
这么多秦时风云
这么多伤痕累累的文字
静静地沉入水底
伴随农田蛙鸣,安心疗养
恢复元气。像一支支莲
深陷淤泥而不染
当历史的井盖被考古学家揭开
它们集体来一次
比焚书坑儒更为壮烈的井喷

注:(1)梅瓶:小口,短颈,丰肩,瘦腹,圈足的瓶。创于宋代,元明清大量烧制。(2)里耶秦简:2002年出土于龙山里耶一座古城的废井中,共有36000余枚。简牍以木牍居多,形式多样。由于秦始皇在位期间,大兴“焚书坑儒”,许多珍贵的典籍和文献被焚毁。在正史中,对秦朝行政制度的记载寥寥数语,社会生活的记载更是不足千字。这批秦简的发掘具有重要意义。

杀青(1)


晨昏之间,他在墙角码两块方石
架上网纹陶罐,继续煎熬
他的草药。那汤里有龙骨
和一味风雨交加的病体
他有赤脚的习惯,上山下田
踩到千年龟甲。时间的碎片
总是将尖的一头,朝向世间
无畏的行者,披星戴月
伐去一片毛竹,削掉青皮
剥落二尺四寸的寒霜,施以烈火
区别于腐叶。这封与友人的书柬
气节依旧,清高堪比屋檐


甲骨(2)


一千头水牛,解甲归田
农忙后的困倦,使它们
浓度昏迷。胃中没有一根草
是瞎扯的。目盲的巫师
手舞足蹈,摸出尖利的咒语
刻毒,诅骂背弃我王的盟国
如果预言应验,势必血流成河
毁倾城邦,摧折黎民
一千头水牛,猛地梗直脖子
刀斧之下,显露宽阔的胛骨
但卜辞昭示凶相,王乃免战


注:(1)杀青:刘向《别录》曰:“杀青者,直治竹作简书之耳。新竹有汁,善朽蠹。凡作简者皆于火上炙干之。”(2)甲骨:殷人广泛使用甲骨制成器具和装饰,特别是用来占卜,祭祀和书写材料。其中兽骨多是水牛骨。


菊的根须再一次伸到公园
锈迹斑斑的铁门外
秋风用一只看不见的铁皮桶
给所有渴望开花的植物浇上露水
星语沉默一夜。而喜欢唱歌的蟋蟀
拖着疲惫的尾音,天亮爬回洞穴
这种灰暗的心情,如此固执
耐雨,丝毫没有滑坡的可能
她站在阳光下,草绿围巾
笑得很黄。阴影里埋头工作的蚯蚓
为四面旧墙体,粉刷白色石灰

《祖庙》

木头动了手脚。白蚁们看不出
家谱排列的顺序有什么不妥
风吹动古老名字,吹动一架竹梯
行动不便的灵魂爬上屋顶
初一和十五,根本没有雨水下来
清洗祖宗牌位。他们死后的样子
脸上无光,门楣矮了几分
连绕梁三日的锣鼓声
也让异姓的蜘蛛,一网打尽
满堂儿孙呀。如今只留下
生前零落的几株芭蕉、苦楝、荔枝
一年之中难得随风磕几个响头

《拖拉机》

柿子红了。十一月的山村
叶子飘落,覆盖林间小路
溪水白布缎一样,伸出来
牵引异乡人的心跳。
我经历了许多城市,严格的筛选
不断打磨,已经达到报废的年龄
骨头临近散架,我鼓足最后一点动力
翻山越岭,也要驶回山村的晒谷场
任凭孩子们捡起泥巴和牛粪
重重拍打我压弯的背脊
我只想拨开云雾,深深地吐一口夕阳的余热


《鬼火》

脱去形体的人,接着
脱去石磨、木桩、绳
辛苦劳作的一生。
泥土维系的仅仅是生活所需的物质
他更倾向于青绿山水
不分厚薄,对待离世者的造访
他黑灯瞎火,抛弃了俗气的眼光
从乡间的田垄,漫过不树不立的墓地

《蛇》

它的七寸,恰好是祖母
每年异常炎热的祭日
它从来不攻击我
陷入回忆的手脚,冰凉
动弹不得。我反复梦见它
躺在棺木里,蜕皮
衣冠不整。然后抽身离去
换一种毒性,到野外生活
无须牵挂,小桥流水
疏离的故人和桑麻
它学会清静无为
胸怀明目的苦胆,几片薄荷叶

2006年11月24日


《你听,蟋蟀在唱歌》

歌声多么黑亮,熄了灯时
我的身体更加卑微
可以塞进墙缝,瓦隙
遍地碎沙石。月光下的事物
对于贫寒,拥有天生的敏感
我只能用院子里的一口枯井
放大自己的歌声。而方圆十里
祖国多么辽阔,你们从某个城市
偶尔回老家探亲,带着MP3
音乐手机。但我需要的
不过是止痛的夜晚,和你们
小时候相互搂抱厮磨的耳朵
2006年11月27日
为母亲梳一次头

冬天的时候,木质梳子
产生微小的静电
白发是如何产生的?第五十个年头
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积淀过程
母亲自己每天都在梳理
而我这一次,看似感恩的行为
会不会打乱母亲的头绪
世事纷繁,母亲的头脑极其简单
没有任何珠光宝气,最好的饰物
还是恋爱时,父亲送的黑色发夹
城里人用七年之痒,形容婚姻生活
出现危机,母亲平稳过渡了
二十多年,那种乡下人的痒
母亲只在堆放柴禾的屋檐下
舀泉水洗了一遍又一遍
此刻,我就真切摸到了
母亲习惯性地把头偏向儿子这边

《造纸术》

永元九年(1),你们放弃铸剑
回到离政治最远的偏僻小镇
读书,养病。像一群收破烂的老头
收集树皮、麻头、敝布
吹弹即破的鱼网。
你们枕着空空的酒坛
竹席下,铺垫未曾发迹的华章和风骨
天色晦暗,国家拿出一部分非物质文化
沤烂、蒸煮、舂捣、漂白
给衰颓的农业社会,注入大量兴奋剂
至于洛阳纸贵,那是后来谈论最多的事
与你们这些草根无关

《石经》

作为参照物,太学之东(2)
出现了小小的偏差
月亮不是很准确,位置感
显得黯淡。假设以一个旅游者的身份
你便很难进入其中
这么多年他坚持强硬的态度
不倾斜,不奉迎,不在乎
伪信徒的青眼相加
现在看来,无论文字怎样穿凿
石头依然故我,注释是多余的
在浅阅读时代,深刻的东西毫无意义

注(1):永元九年,即公元97年,相传为造纸术发明之时。(2)太学之东:东汉熹平四年至光和六年(175~184),历时九年才制作完成,立于河南洛阳原太学门前。由著名学者蔡邕 ,堂溪典,杨赐,马日磾等建议树建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