舶良指玄 ⊙ 舶良指玄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重阳读小晏

◎舶良指玄



我在镜中照你,迟暮的姓氏。
清点几年的欢,满手指头多余。
池塘上绿的白的,稀落了(不是头发)
像生宣纸遇上湿漉漉的花青。

园子大了啊,总不能像你袖中的声音
老是满着。在花间随便舞个来回,面若红雪。
唱一声“醒”,你摘下右边的“星”,袖子瓦蓝。
彩云相戏,谁剪出那些形状,和咯咯的笑声?

别来散去的,心像条青蛇缠着那窗棂。
又重阳了,“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
没有茱萸,但我会爬高,山下的女子一齐穿针,
我用银筝让线头跳舞。月亮一颤,步子就乱了。

诗像茶叶碎在杯底,也就歌声还是清瘦的。
水在额上、眉间,再往下……还“几于道”吗?
念叨着那些小小的身体,分不清谁的香了。
身子在藻中沉,眼睛像两片粘在一起的嘴唇。

丙戌九月初八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