舶良指玄 ⊙ 舶良指玄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秋尽,思明日

◎舶良指玄



这个秋天我未写一句诗,
雨在耳中画着漩涡,我遮住床前月,
赶走衣中风,钻进赶考的戏文。
为的是这一生不要捧着你的灰烬。

你说我是发了疯,日乘芥子飞,
听伶人讲经,和道士传情。
闻得书外那个人间:手与脚汹涌,
身体在织机上交错,相碰若算筹轰鸣。

潮湿的日记写满清明故事:是夜,路口
火焰如树木蓬勃,纸片若叶,若霰,
舞着别个世界的意趣,秋声秋歌
是但丁的诗吧:“原来死亡竟毁了这许多人。”

你如何令我哭那个过去?也许如此易忘记
今朝的叹息。昔年策马过此,白杨叶招展
如飘忽的经幡,而今亦如我缓缓衰谢,身躯
渐没于书页,为别者(下一个?)的哀吟腾出空白。

夜里就给我些安静吧,别再抚弄
我脑中琴…是它自鸣?吁,我分不清
鹤唳还是蚊蚋声。世界是一只空杯,
我惶然如残水贴紧那透明:谁来催我入梦?

方知梦也能这般狭窄,只是人歌人哭
日日现。我画符贴于窗前。夜仍有鬼
歌昔时闲居吟,起视之,却是贴的计划表,
打理日子的残余,似肴核将尽。

你如月,是天上一纱门。映水中
是浑圆的柠檬。瓣瓣剥开,想是柔嫩,
水和金黄。在这夜晚,也许只一阵清香。
我舌头湿润,但还要四处找糖。

丙戌九月初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