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雏菊

◎沙沙



◎高处

是我在尘世的短暂缺席,是一次
生命演练——从繁华闹市转入
曲折山路,婴孩般被松脂的香气
吸引,在挫伤我的崖壁前,以及
辩不清方向的迷途中,我相信我哭过
也笑过。如今生活已经把它们撕成碎片
像游走在松林间的小鹿,记忆里
环抱过的小树,被众多的绿色遮盖
曾经爱过的人,已然消失无踪。这里
只有风和硕大无边的寂静,它们
映照我的老年,一切都是过往
白云轻轻飘过——

◎雏菊

醒来时,衰败已成定局
枫木滴血,残阳收走最后一丝
温暖。雏菊睁开葵花的眼睫
世界改变了模样,童话像蝶翅上
闪光的鳞羽,等不急和纯白的严霜
挥手告别——爱,只停留在漆黑的夜晚
‘给我温暖,我们环抱在一起’在清晨
他们各奔东西。浓烈的迷雾,隐灭了眼前的
事物,更远的远方,却清晰显现——
嘈杂的公交车上的一次短暂游离,一瞬间
对生活的决然叛逆,对爱情的重新归整,远方的
那个人,仿佛春天,是睡梦中的永久长片
等到傍晚,才有一只伪善的黄蜂造访,仿佛
落魄的水手,在深夜,倒伏于深黑的泥土
恒久流动的风,吹刮着零落的枯叶——
婉若命运的转轮,随意的把你带走
这是秋天,白霜如雪,把黑夜还原成黑夜
没有梦想——

2008/11/11/

◎低鸣在持续……

低鸣在持续。当你走出音乐厅
穿过嘈杂的人群和车流,寂静的小巷
正被沉落的太阳染成金红,转瞬间
夜晚就在它们狭长的腰身上,涂满尘灰

你无法拒绝生活的骤变,好象花朵
绽放,紧跟在美丽身后的永远是暗自
凋落。秋天,落叶拼添大地的伤口
大风吹过田野、山岗,你看不到
它们,却感觉到了时光摧折一切的

力量——草叶枯黄,柳枝摇动
一道道鞭影,敲打着谁?又抚慰着谁?
你说不清,沉积在身体中的那些
困倦、痛楚、名目不清的忧伤源自何处
就像你一遍遍地诘问:我还是我吗?

总是没有答案。你坐在暗夜里,是暗夜
延续的暗影。而月亮是童年,穿着白色纱裙的
小天使,有隐形的翅膀,飞走了
再也不会回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