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七首

◎宋尾



● 歌声

那些歌从下午就跟你在一起
你跟房间里的夕阳
混淆了距离,小狗静卧在被褥
你们之间缺乏一种语言。

茶杯坐在它的位置上
比你更稳定。
茶叶是赭色的
被放大,事物变得虚妄并不是
错误。浸泡也不是结果。
肉眼看不到的物质
沉到最下面,那里的阴影
很难穿透。

这些歌杂乱地走在时针里。
有时是男声,接着可能是女音。
那里,虚无的歌手次第隐现。
你努力地分辨着音乐背后的背景
——大批的观众
潮水般离开他们曾经伫立的舞台。

在鼓声的诱导下
你从房间走到凸凹不平的草地
在那里暂停一会,你直接穿过
短暂的、狭窄的阴影
进到那堵宽大的红色围墙。



● 孤独


我从远郊出发,找那些朋友
天不亮,就走到集市,混进
一群格子昵衣的男人当中
在他们低沉的号子里,练习
那些曲奏,微弱地
从嗓子眼里提出来。

我们一起行军,在庞大的队伍里
我抑制着满足和骄傲。
脚指头哼着愉快的歌
不知它从何而来。

在集市的另一头
埋伏着对手
他们是这样传达的。

朋友——其中高大的一位
指使我从队伍里站出来
走到最前面去,“你是
我们的哨兵”。

他们趴在原地,等着
我和另外几位成员的消息。

正午到了,我不能说话
我在拐角的隐蔽处
扫描着眼睫上的灰尘

黄昏时,不耐烦的咒骂响彻街道
酒瓶摔在地面的碎响
我——不知这声音来自
前面还是朋友。

夜幕降临,有一些黑影在收讫的
集市中心相撞,那是一片开阔地
我听到惶然的尖叫,疼痛中
带着恐惧。

一支手突然伸过来
拽着我死命奔跑
几个时辰后
我才睁开眼睛,喘息,呕吐。

我们走到
一条陌生的路上。
在岔道上,他示意
我们必须各走一边。

我朝黑色的出口,一直走
整整一个晚上,我的方向是手
或眼睛,远处微弱的星光
彻底消失在宽敞的黎明后

又只剩下我一个人。


● 我给那个池塘取了个名字


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
离我的房子不到二十米——就是
我窗子前那条小道
沿着它一直走,上坡
它就在那里——一个人工挖掘的小水塘
干涸了一小半。
趴在那半小时
也见不到一条金鱼或是锦鲤的那个小水塘。
偶尔我带着小狗去那里坐坐
当行人路过,我假装自己正在休息
其实我好得很,但还是不习惯被人瞧着。
我喜欢闻水藻的味道,虽然那里
连这点味道都没有,只有一道水泥灌注的假山
水下面全是淤泥,掩埋着厚厚的混凝土
它们都是被遗弃的物种
如今丧失了生命,俨然在死寂地
等候着某种复活的时刻。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
除了那些塑料片和泡得魂飞魄散的纸巾
还有一小块绿色的生物,我暂时叫不出它的名字。
这并不重要,它们——包括这个水塘已经有了自己的名字
是我给起的,已有好些日子了。
起先我想的是“半边湖”——因为它只有一半。
后来我又擅自改为“瓦片湖”,这简直太符合它的形状了。
但我还来不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它们。
我以为它是属于我的,这是一种默契。
然而,当我一旦离开
那么,我坐着的这个位置,以及这片区域
都将不再是我的。
我预感到,自己要离开了。


● 吃货


自我吃它之后,世界就变了模样。
现在回忆起来——的确是这样。

它是我小时的玩伴。
也许迷路了,躲匿在后院
那里有一个阔口的水缸,一丛万年青,还有几堆
潮湿的菌种,显然还有我从不知道的东西。

我坐到地上还比它高一点——
它是个椭圆的,表情生动的东西
说话滔滔不绝。

那些事,我一次都没听过。
它讲到沼泽里的僵尸,我的汗毛马上
竖起来,但巴望它继续讲下去。
它说到小巷里有鬼,我的瞳孔出现了黑夜。
后来,它讲起“世界”——
噢,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类似的单词。

我们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最终被大人们发现了。
祖父领着父亲,合力
在深夜吊死了它。

虽然它被吊在绞索上
一天一夜了,还没咽气。
那晚我偷偷溜到后院
它凄楚地笑着:
我以前讲的,没一句真话。

它被剥去皮,细心腌制起来
挂在墙壁上。
春节时,全家人围在一块
炖着炉子,吃它。
他们啧啧称奇——
这是世间最鲜美的肉呀!

被切成小块的它在汤锅里翻滚
我体会到悲伤的形状。

我不想吃,但不善拒绝。
他们硬往我的碗里添了一勺
碎肉和骨渣。
我毫无食欲地吞咽,恶心,反胃。
晚上,我在枕头上哭了
没发出一点声音。

那天过后,我突然发现,
世界在我的眼睛里完全不同了。
无论祖父,父亲,或是友善的邻居
全都变成了它——

当他们开口,就如
它站在我面前讲故事
动听,辽阔,而又生动。

昨天,我又梦见它。
两只眼睛骨溜溜地笑
拼命想从我的两条肋缝里挤进来。
我挣扎得累了
听到它说,我们又在一起了。


● 斑斓


我不想告诉你任何事情
整整一夜我懒于同自己争辩。
把这些给你。
清晨,内脏,吸烟的牙齿
紫色的嘴唇。
把花衣裳给你
还有它的淫荡和纯净。
怀中这个清晨马上就要
还给你。
聪明的鸟雀鸣叫
卡车驶过公路。
我的爱人
它们在你的门口
切成薄薄的片段
整齐地码在门口
等待你从梦中醒来
发现它,并好奇地领取。


● 苹果


总有那么几枚苹果要
半路下车,不是出于害怕
或是勇敢。而是儿童的天性。
有一个被其他的同伴挤下车
滞留在路边的青草丛里哭泣。
它整整一天都在艳羡
思念自己的同伴
恨不得立刻回到队伍里去。
而它的伙伴们
正在娇嫩的雾皑里学习
在操场,它们的体型
被礼仪老师训练得一模一样
哪怕是自己的声音
也汇集在巨大的合唱里
分不清兴奋,恐惧,敏感。
它们在列队
清点自己的编号
贴上年轻的面颊。
最终,它们要被打包进礼品盒
用庞大的卡车运走。
在路途上,它——
孤独的苹果看见了旅行的伙伴
一个干瘪,瘦弱带着泪痕的苹果
它呼喊着,希望能飞起来
回到车上
同伴们中间去。


● 笼子


你从笼子里取出铜盘
精致的碟碗、陶器
给我们演示一道日常的魔术
冷盘和卤牛肉、花生果和白干
我们歇息,共饮。

我们一道走过了几个相同的小镇
你藏在我背后的笼子里
既没有额外的沉重,也不会轻松。

我们在临近市集的草梗头饮酒
我观察着眼底的菜肴
它们就像是优美的艺术。
我遏制内心的蠢动
不去触碰更多的好奇。

我们相对而饮,只是一对陌生人。
微醺,你从酒杯里吐出一位朋友
与你共饮。
我围席而坐,看你们畅谈不休。

你醉了,兀自睡去。
那位朋友看起来就像是真的:
他同我说天,啜饮。
时间似乎重回蒙昧
朋友又从酒杯吐出一个女人
在黄昏的槐树下,她轻抚扬琴,曼妙歌唱。

我醒转时,城廓已经隐没在雾蔼深处
你醉卧于杯盘狼藉。
我们在夜色里上路,我将你放回笼子
但没有告诉你我看见的那些。



附言:

衡量一个人的标准是——在多长的时间里,以及在怎样的层次上——他能够甘于寂寞,并且无需得到他人的理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