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执浩 ⊙ 荡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九首

◎张执浩



雨夜说明书

雨下了一夜,说明
我在失眠
雨点敲打凉棚,致幻剂一般
粉身碎骨的快乐
说明我在失眠
雨水横流
从庭前到阴沟
从眼前到天边
很多出口
很多被堵上的出口说明
我在失眠
说明我
不外乎是一具漂浮物
整夜都在找说明书
             2008-11-5



鹌鹑

忽然想见一见鹌鹑
栗褐色的小鸟
埋着头
从一簇棘草窜入另一簇草棘
忽然想看看它
的慢动作
哦  不要怕,慢一点
不要等死后再接受我的爱抚
那年盛夏
那个正午
少年攢紧拳头
埋着头
他也有飞禽一样的举动
他也有走兽一样的举动
             2008-11-7



恍惚中想起早年的某个夜晚

夜路越走越窄,宽阔的
该是沉寂的湖水、被风吹来拂去的流萤
狗的吠声呈弓形,像一个射手
隐而不发
黑暗中,竖立的汗毛倒吸凉气
黑暗中,一树梨花像花圈一样
插在漆黑里
少年在烛灯下转动圆规
方圆十里,蛙声压倒了蛙声
                        2008-10-14


度量

走到一棵槐树旁,它比我高
走到一棵桃树旁,它也比我高
走到一棵橘树旁,我在想
这世上是否有这样一棵树:它
由我亲手栽种,却仍然矮小于我?
走到童年的伙伴身边,走到他儿子身边
站在他们父子之间
高大的儿子还在发育,有一天他
也会在这群草木中接受
被超越的现实,皮尺无法丈量的
现实需要身体去抵消
此刻,我与你,背对背
眼中各含一座山岗
你翻过去就看见了你父亲的坟
我翻过去就看见了我母亲的
                    2008-9-25


深秋预感

我已经活到了迷信之年,臣服于命运的
说服力:昨晚,它在梦中影射现实
早上起来它像念头一般
闪过,像念头和念头
缠绕着,预告着
新的一天仍将无所作为
43岁,我已经。我已经活到了
可以对这个时代啧啧称奇的年龄
而这些变异会毁了我吗?
坐下来,打开显示器
那些呼啸而来的悲喜剧
相互抵消,化解
落叶坠至中途,最美的果实
没有核,只有最美
                       2008-9-11



如果雨一直下下去

榔头,粉丝,长长的豇豆
山与山之间吊着的
一根弧线

夏天去流浪的想法
粉身碎骨的想法
前赴后继的想法
最强烈的想法,是这样

爬过去,再慢慢地站起来
用侥幸丈量我们
齐腰身的恐惧

不可能的现实像散落的豆子
越堆越麻烦
你在上面走,你要过去
——这不是灾难片,这是
一个人在后半夜养大白鲨
                  2008-6-17


黄昏降临的时候

读一本诗集,信手翻到了大海
这一页,读这首诗,朗读:
“船桨的永恒的秘密在于
它们向后划动而船向前滑行……”﹡
我顿在这里
一天已尽尾声,乌云依旧颟顸
我忽然想起太阳
已经多天未见
有点神秘
有些惶惶不可终日
                 2008-6-19


余生

举着一根火柴走到窗前看暴雨
举着
一根燃烧的火柴
一根虎头蛇尾的火柴,举着
火焰的模型

暴雨漆黑,他看不见
看暴雨的人不停地擦脸
六月的汗水近乎热泪
六月的雨点拍打白铁皮

他想起早年写下的
那句诗:“闪电划过,神在拍照。”
他想起更多的往事
身体缩小
团成一滴
                2008-6-29


突然发现

乌龟的牙齿缩在肉里
蚯蚓把自己一分为二
握鼠标的手热衷于点击,已经丧失了
抚摸的能力……突然发现
你去过的高山都在变矮
熟悉的,陌生了
陌生的,不存在
惟有一个地方还有耐心
还在等待
每一件新衣裳都属于故人
                   2008-7-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